投書:美國從戰略模糊走向戰略清晰的關鍵

·9 分鐘 (閱讀時間)

要討論中國與台灣會不會開戰,最主要的關鍵在於,習近平如何看待,兩岸之間的戰事爆發後,所引起的軍事及政治效應,及戰事爆發後,中國在軍事及政治上的贏面會如何?

台灣內部或許有些人會認為,從川普及繼任的拜登政府不斷地提升對台軍售的質與量,及近日美、日領袖會議後,首度明確定義及公開對外宣示:「日本周邊有事區域涵蓋台灣」,就認為美、日、台已軍事結盟,而忽略了一般軍事結盟國中,「軍事將領互訪、共同召開軍事會議及軍隊共同參與演習」之有無,這些軍事結盟下所必然呈現的軍事作為,都是美、日、台目前所欠缺的。

更何況,在民主國家中,與任一外國作軍事結盟,乃事關重大,絕對是要經由國會授權,以國對國的關係來進行。若美、日、台已走到軍事結盟的階段,那麼美、日兩國將立刻要面對,外界(尤其是國、共兩黨)對美、日政府如何看待「台灣的國家定位」、與「台灣的國際地位承認」的難題,這一點,從川普到拜登政府以來,每次有美國官員到台灣訪問時,國、共兩黨都(不約而同地?)拿著顯微鏡,來檢視並逼問蔡政府,有無現役的美國軍事官員隨行,就可見一班。「對台獨勢力釋放不當訊息」等類的話,也常出自這兩黨人的口中。

本人認為,只要中國對台灣本島或外島發起攻擊,哪怕是擦槍走火造成,都會馬上促成美、日、台的軍事結盟,軍事結盟後不久,政治結盟也會緊接而來,反而讓台灣有追求法理台獨的機會,而經歷了全球武漢肺炎疫情及狂搶台灣晶片等事件,現在是台灣民心士氣最高昂且最獲得國際及美、日同盟重視與支持的時刻。相反的,卻是中國最受到國際及美、日等列強責難的時刻,中國對台更不敢輕舉妄動。

「一、美、日、台的軍事結盟與否;二、結盟時機;三、若中國先發起攻擊,就會立刻促成美、日、台軍事結盟」這幾點,其實才是真正探討中、台兩國開戰與否的「眉角」。

或許,我們從美國不分朝野地標舉鮮明的反中旗幟,及力挺台灣的立場;日本首相公開宣示,周邊有事區域涵蓋台灣,與日本媒體最近也報導了前所未有的民調—「日本有七成以上的國民,支持政府為維護台海和平而出兵」,這幾個面向來看,似乎在美、日兩國方面,對美、日、台的軍事結盟已做好了準備。

但反觀台灣,從最大在野黨國民黨的現任主席江啟臣的一句「中國是台灣的最大威脅」話才一出口,就馬上被黨內同志逼著吞回去(這個新聞事件,頗接台灣地氣,且當陶德抵達台灣時,去機場接機的美國AIT官員,一定知悉);及拜登派特使陶德,帶著執政、在野的國會代表性人物來台,與台灣朝野探詢,美、台現階段能結盟的程度時,略去國民黨主席江啟臣(反正江說的話也可能馬上被逼著吞回去而不算數),見到國民黨籍國會委員,劈頭就問,國民黨對九二共識的看法,及從國民黨委員的回應可知,台灣尚未對美、日、台同盟作好準備。

這也是近來美、日官員頻頻對外表達對台海和平的高度憂慮、及力挺台灣的情況下,美、日還無法與台灣走到軍事結盟階段的主因,因為美、日對親中並追求與中國統一的國民黨,還是抱持著高度的疑慮。

作者認為,只要中國對台灣本島或外島發起攻擊,哪怕是擦槍走火造成,都會馬上促成美、日、台的軍事結盟。(湯森路透)

為何我會判斷,只要中國對台灣本島或外島發起攻擊,哪怕是擦槍走火造成,都會馬上促成美、日、台的軍事結盟,因為只要是中國先發起攻擊,美、日、台的結盟是在情勢危急下,被動或被迫組成,美、日、台結盟就會被台灣內部及國際解讀成,是為了「保台」,而不是為了「獨台」。相對的,就會讓「戰狼中國」,及台灣內部的「與狼共舞者」,對此事無操作的空間。

以下是我在2017年6月寫的「賴清德及柯文哲都犯了戰略性錯誤」一文中的部分內容—

「國民黨從反共,變親共,不但分散了台灣內部的力量,還增加了中國的戰略縱深,成為中共對抗台灣的籌碼。更可悲的是,它現在還位居台灣的最大在野黨。台灣有一個取名叫中國國民黨,且主張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統一的最大在野黨,那要叫國際間,如何幫台灣爭取應有的國格?叫國際間,如何幫台灣人民爭取應有的世界公民權益?台灣有一個親共,且願意自我矮化的最大在野黨,中共怎麼會現在就釋出善意,接受與蔡政府對等談判?賴、柯兩位有意在未來爭取大位的市長,應該要認清兩岸的情勢。」

有許多台灣人民,無時無刻地在散播失敗主義,認為台灣實力每況愈下,無法對抗如日中天的強鄰-中國。但台灣在華人國家中的民主價值及影響力,國際間能輕忽嗎?台灣的公民素質、醫療技術、經濟等實力及在國際上的付出與貢獻,全世界能視若無睹嗎?

更重要的是,台灣執全球牛耳的戰略地位。試問,全世界有哪一個國家親中,會讓美日兩國承受不住?或許,大家會說是俄國,但我認為是台灣。

因為,即使中俄結盟,以美日兩大軍事強國,加上第一、第二島鏈的軍事同盟國,要對付中俄結盟,是綽綽有餘。但不要說台灣是在被中國併吞的情況下,即使台灣獨立於中國,只要兩國關係好到,台灣人民及政府願意讓中國軍隊駐守台灣,日本承受得了嗎?

本人在「王毅憲法之說及川蔡熱線後的亞太戰略」一文中有提到:

「一旦台灣走向親中,那麼日本在亞洲要維持親美的路線,將極為嚴峻,日本在台灣親中後,也可能從親美改為親中。到那時,中國在全球的影響力,將超越美國,這應該也是絕大多數美國人,當今的最大噩夢」。

在以上的亞太戰略形勢下,筆者認為,現在不是向中國表態親中、友中或和中;也不是講兩岸一家親的時候。賴、柯兩位市長應該要振臂高呼:『現在是終結中國國民黨,催生台灣國民黨的時刻,2018年讓國民黨進一步敗選,習將對國民黨徹底死心,並調整對台策略,真正對台釋出善意,兩岸才能真誠、和平地對等談判』。」

美國國家情報總監海恩斯在參議院聽證會表示:若美國放棄對台「戰略模糊」的立場,明確表態介入台海衝突,中國將進一步認定美國決意阻止中國崛起,進而加強破壞美國的全球利益。」……這樣的立論,只符合於歐巴馬總統與他的前幾任總統任期內的政策,川普總統早已打破這樣的美中國際戰略格局。

並且我要進一步追問,若美國政府主張,繼續維持戰略模糊的對台政策,難道美國能接受,台灣與中國走向統一嗎?

或者美國及世界各民主國家(不能排除澳洲,雖然澳洲政府已情義相挺地率先表態願意為台灣出兵,但只是站在配合美國的立場,也就是美國若不出兵,澳洲也不會出兵),只能在戰略模糊的對台政策下,等著看中國入侵台灣時,台灣到底能撐多久?

坎貝爾、阿米塔吉的「戰略清晰」及中國經常恐嚇台灣的「獨立等於戰爭」,若沒有區分是在一個「團結的台灣」或是「分裂的台灣」下,那麼說了也等於是白說。

若美國政府近來不斷的對外釋放,兩岸的情勢已近戰爭邊緣,戰事可謂一觸即發,而要改變戰略模糊的策略,走向戰略清晰,那麼為何不趕緊連同日本,與台灣作軍事結盟呢?這不是心口不一、言不由衷、毫無誠意嗎?還是另有隱情?

美國現在連與台灣作軍事結盟都投鼠忌器,顧慮一堆,難道能戰略清晰到,跳過軍事結盟,直接對外宣示,願意為台灣獨立而戰嗎?

難道能戰略清晰(白目)到對外宣示,在中國國民黨的對中政策不變,且仍舊是台灣的一個大黨之下,美國與台灣無法做軍事結盟?公然干涉他國內政?

難道能戰略清晰到對外宣示,只要中國國民黨變成一個小黨,美台一定可以馬上做軍事結盟,若絕大多數台灣人民支持獨立,美國會支持且力挺嗎?

全世界的民主國家,也會跟著響應美國老大哥,而不甩這個台灣人民,經由民主選舉所選出的台灣最大在野黨-國民黨的兩岸主張嗎?

當分裂中的台灣,未獲得絕對多數的台灣人民同意,對外宣布台灣獨立且獲得美國支持時,世界各民主國家,是要支持美國,還是要支持台灣的民主呢?

當這個時候,台灣執政黨與最大在野黨,都互控對方叛國,那麼國際力量介入時,要由誰來認定,是哪一黨違反民主,是哪一黨叛國呢?台灣的軍隊難道也不會跟著分裂嗎?

※作者為藥師

更多上報內容:

白宮印太協調官:不會聲明保護台灣 戰略清晰有「嚴重缺點」

紀永添專欄:日本走向戰略清晰 台灣必須有所因應

投書:歐美「戰略模糊」將阻礙「台灣人民自決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