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蔡老闆應該先給他的員工新聞自由

卓然
·3 分鐘 (閱讀時間)

當我們向某人索討某種東西時,通常是因為這個東西原本就是屬於我所擁有,因為某個原因失去了,又或者是我應該擁有,但因為某個原因未能擁有。

這不是在繞口令,這是因為看到兩位媒體大老闆,身穿印著「我要言論自由」標語的黑T,走上街頭吶喊時,心頭湧起的突兀感,乍看還以為是個萬聖節的搞笑段子。

我完全同意一位大律師的見解,「中天換照案的重點,從來不是言論自由。」我甚至說過,「中天換照是政治問題,應政治解決。」到現在這個看法依然不變。但很奇怪的是,參與爭辯的各路人馬,都不肯(或不敢)面對這個事實,官方就不用說了,大家都知道真正的原因出在中國滲透對台灣國家安全或社會安定威脅的政治考量,從來就不是什麼言論自由的問題,主事的人因為不敢承擔政治決定的後續效應,只好在新聞違紀的枝節問題上大作文章,以致於文不對題,愈說愈糊塗,大大不如館長和黃國昌那樣直白,直言揪人上凱道就是為了「反紅媒」,群眾一聽就懂。

對中天老闆來說也一樣,出席公聽會答辯也照著這個口徑詰辯,就是不敢控訴這是「政治迫害」,因為這樣一來就會陷入該不該限縮紅色大外宣的漩渦中,這在當今國際氛圍或台灣的政治光譜上,就會非常被動。

所以藉著國民黨反萊豬秋鬥的場子,兩位大老闆挾在隊伍中,一吐胸中塊壘,旋律當然不怎麼合拍。兩位老闆索要的言論自由,他們還真的從來就沒有缺少過,蔡老闆雖然失去了52頻道,旗下還擁有三家報紙,一家無線電視和一本周刊,而且只要他願意,隨時隨地可以上Youtube發表視頻,哪裡欠缺言論自由了呢?

這兩位老闆所擁有並且可以掌握的平面媒體,在過去半個多世紀號稱X大報,曾經是喊水會結凍的政治參與者,奇怪的是在台灣民主化的過程中,它們卻逐漸掉隊而失去了昔日的光彩,問題出在哪裡呢?

大約與民主化同時期,兩大報業集團都曾前進中國布局,希望能在廣濶天地裡大展身手,三十年來始終難越雷池一步,但是他們從來沒向當局吭過一聲,更甭提給香港道義聲援這種高難度的抉擇了,反倒是天天回台灣索討從來不稀缺的言論自由,這不是很奇怪的事嗎?

於是問題就回到起點,台灣既然不缺言論自由,中天撤照頂多能算得上「新聞自由」的層次,剩下來的問題就是新聞可以「自由」到什麼程度?美國應該算是很自由的國家了,他們對中國媒體或孔子學院也不是來者不拒的。

NCC決議非常看重一份外露的群組對話截圖,坐實了蔡老闆深度介入新聞編採流程,媒老闆熱衷指揮新聞編採,算不算踰越新聞自律規範,又是另一個嚴肅的課題,倒是兩位老闆上街籲求言論自由的同時,可不可以先給自家旗下的專業員工們一些「新聞自由」的空間呢?

※作者為自由評論者

更多上報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