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該是美國戰略嚇阻清晰的時候

孫國祥
·3 分鐘 (閱讀時間)

強權競爭是歷史定律,只是能否避開修昔底德陷阱。中國的崛起注定將與美國進行一場「嚴重的戰略競爭」,是一場軍事、經濟、科技、意識形態與制度之爭;拜登政府近日指出處理美中關係將採「非常戰略性」(very strategic)方針,國務卿布林肯也說「要敵對時敵對(adversarial when it must be)」,未來美國將毫不猶豫使用武力以保護美國人民和盟友,並表態反對中國侵略台灣,強調中國侵台之舉將面臨惡果。

面對中共威權攻勢,且是唯一有綜合國力挑戰國際體系的競爭者,拜登政府所展現「戰略嚇阻清晰」態度是有效降低美中衝突的可能性,但公開的表態除展現美國決心與意志外,更要實質部署嚇阻武力展現「戰略自信」讓中共知難而退,尤其在南海、東海及台灣海峽之間。

過去40年美國在美中台三角關係採取「戰略模糊」政策,除了避免台灣正式宣布獨立可能被迫捲入戰事外,主要仍防範中共對台用兵。其實美國對中模糊戰略可能一樣落入過去「交往政策」假設的錯誤,中共過去對台灣或鄰國侵略止步,不是美國戰略的模糊,而是中共實力不足。歷史會重演!中國歷史是一部戰爭史,強盛時自然對外擴張,秦朝以降就沒有所謂的「固有領土」。

現在中共已非昔日阿蒙,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第二大國防預算最多國家,2021年國防預算估計己高達4,617億美元,是一個正試圖改變國際秩序的「修正主義」政權;美國過去所執行的「戰略模糊」政策,已無法在未未來40年再讓中共維持和平現狀。台灣民選總統已多次公開宣稱,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已無對外宣布獨立的必要,且多項民調顯示,絕大多數台灣人希望「維持現狀」,美國政府無需再顧慮,現在該是美國在兩岸關係採取「戰略嚇阻清晰」的時候!

1979年美國公布「台灣關係法」,明確表達對台灣防衛需求的承諾;1996年柯林頓總統派艦護台嚇阻中共十數萬大軍對台蠢動;近年美國不斷宣示南海自由航行及自由開放的印太戰略,都是美國「戰略清晰」政策有效嚇阻中共威權擴張最好的策略。既然美國承諾維護印太地區盟友的安全,不惜使用武力對抗競爭對手,就無須對台採取「戰略模糊」空間,應仿效冷戰時期東德圍繞「西柏林情境」,讓中共確實瞭解美國意圖才能達到嚇阻作用,避免中共誤判形勢鋌而走險,陷自己與日本、澳洲等盟友於戰爭風險之中。

美國歷任總統對於美中對抗基調從未變過,有89%美國人更視中共為「競爭對手」或「敵人」,台灣地緣戰略價值已與日俱增,白宮印太事務協調官康貝爾(Kurt Campbell)也呼籲應要重新認識台灣的重要性。現階段美國對中政策當務之急必須以「非常戰略性」畫出「紅線」,展現「美國依然強大」,制止中國霸權以「灰色地帶衝突」騷擾民主台灣及周邊國家,強力捍衛民主價值的生活方式與意識形態,並以壓倒性的常規軍事力量預防戰爭,防止中共發動不可接受的行動,重建美國威信和重新伸張具前瞻性的全球領導地位,確保當前以規則為基礎的自由國際秩序。

※作者為政府前駐美人員

更多上報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