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該超前部署的不只是防疫

吳傳立
上報

人類的行為當然是來自於自己的決策,但是所謂的決策未必是基於理性。事實上,不管是研究人類心理的心理學家、研究人類社會的社會學家,還是研究人類大腦的腦神經專家,都必須承認「人類的決策行為深受情緒所影響」。比如說恐慌、集體的歇斯底里,還有「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

但是至少有一種活動是完全不必擔心「情緒」壞事──算數學。我們再怎麼恐慌歇斯底里,一加一終究還是只能等於二;給定一個高等微積分的算術題,雖然像筆者這種假文青肯定連題目都看不懂,但是這個世界至少有數十萬、說不定上百萬的人有能力驗證答案的正確與否。答案就是答案,不可能受到情緒所影響。

儘管人類自詡為萬物之靈,但人類畢竟是動物的一種;再怎麼說,直到最後「拍板定案」的那一秒,情緒始終都會是一個重要的因素;但也正因為如此,我們更要努力地克服情緒,不讓情緒阻止自己的理性思考--不讓理性阻止我們面對客觀事實、也不讓情緒否定了基本邏輯。

如果新聞報導正確,那麼,目前已知客觀的事實是:武漢肺炎病毒「不容易」被人體的免疫系統所發現,在病人沒有症狀的時候就已經可以傳染,而且傳染力「極強」(同桌吃飯就很容易被感染),病毒存活在門把、扶手等各種物體的時間「很長」,而且病人在痊癒之後依舊「很可能」帶病毒,況且當前世界人與人的互動「如此緊密」,而從中國網路上流傳的「一家三口死三個」之類的慘劇來看,死亡率「很可能」「遠高於」中國官方所宣稱的百分之二或三──至少在中國武漢這樣一個醫療崩潰的社會裡,在沒有基本醫療的支持下,武漢肺炎的死亡率與「武漢肺炎爆發初期」的世界各國相較,「應該」是相當不一樣的。

雪上加霜的是,武漢肺炎病毒似乎不是只有「一款」──況且病毒株也可能持續變異,人類目前對這樣的病毒了解仍有限,自然也就還沒有研發出可信賴的特效藥、更別說是事前的預防疫苗了。

上面那一段文字中充滿了形容詞。文字的形容有其侷限,用字遣詞之間很容易影響/操弄讀者的情緒,但是數學不會。針對問題中的各種重要變數,分別設定不同的參數之後,就可以得出所謂的模型運算結果。沒錯,懂「模型運算」的人會進一步提醒「小心魔鬼就在參數的設定裡」、「只要調整重要參數,就可以讓悲劇變成喜劇」,但是至少我們可以借用數學的理性,暫時拋開容易被文字煽動渲染的情緒,進而去誠實地面對各種可能的情境劇本。

說了這麼一大串,想要提的是:那麼,各方專家們,是否願意開始去正視哈佛專家所提出的「全球有四成到七成的人可能被感染」這樣的「可能情境劇本之一」?

如果那種劇本的撰寫基礎是不合理的模型參數設定?那麼請駁斥它;如果合理,那麼請正視它!在那樣一個社會裡,要如何防止醫療崩潰?要如何處理遠較過去為高的死亡率?整個社會的經濟、金融、治安、水利電力交通通訊等重要基礎設施、教育、心理衛生乃至於糧食的儲備與生產,政府是否都正在著手規劃出一套「至少能維持國家最低限度運作,努力確保台灣不致崩潰」的因應計畫?

已經有家庭主婦在抱怨「聽說有許多米已經被其他亞洲地區買走了」、「不過只差了一週,我喜歡吃的某一款米,已經缺貨了」這樣的情況「逐漸蔓延」。「逐漸蔓延」又是一個不精確的形容詞,如果不能正確解讀,這篇文章看起來就很像是一篇「散播恐慌」的文章。然而你我都知道,「恐慌」只會讓病毒造成的衝擊加倍。唯一避免這種恐慌蔓延的方法,就是執政者提出明確的數字與具體的政策、與有效且即時的措施,一如原本可能野火燎原的「口罩之亂」在大火燎原之前防微杜漸。

該超前部署的,豈止是「口罩生產線」與醫療公衛領域相關的防疫措施?野人獻曝,願蔡政府明鑑,台灣幸甚!

※作者從事金融服務業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芋頭控快來吃!來自日本「gelato pique café」推出芋頭牛奶霜淇淋

【影片】防堵武漢肺炎+登革熱 韓國瑜日夜視察不停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