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請王丹、胡平繼續揭露中共「冷文革」的暴行

·4 分鐘 (閱讀時間)

王丹先生、胡平先生:

你們好!

我寫信的目的是想和你們探討一下「中國文革2.0」問題。我認為當下中國已經進入了「文革2.0模式」,我曾大膽肯定地撰文(《<長津湖>上映 標誌文革進入2.0》一文)指出,中國上映《長津湖》是中國社會進入「文革2.0模式」的標誌,但是這場文革不同於上場文革,它的本質是場「冷文革」(the Cold Cultural Revolution)。

我在那篇文章中,解釋說明了為何說《長津湖》的上映,標誌著文革進入2.0,在這裡我對我的解釋作進一步發展。我認為中共發動文革,總會找一個理由作為突破口,當年毛澤東憑藉「海瑞罷官案」發起了那場浩劫十年的災難,然而,習近平這回以《長津湖》上映作為跳板,在中國境內全面開展起文革來。但有一點值得注意的是,這場文革的開端是潛移默化的,因為它不像毛澤東那樣官方地宣佈,僅有媒體的宣傳,而且隨後不久中共當局立馬公佈此為謠言。

我認為,因為上世紀毛澤東發動文革引起國際恐慌,人們至今還沒有從文革的陰影中走出來,所以習近平他故意地模糊化這場新文革,目的想使外界甚至連中國人民自己都誤認為,中國境內比較穩定,不存在「鬥爭」。

「冷文革」之所以稱為「冷文革」是因為它動靜小,沒有大規模的流血。習近平整治娛樂圈,所採用的方法是殺雞儆猴,而批鬥的工作則是由新聞媒體和「五毛黨」負責,劃分「走資派」也是同樣,嚴格意義上來講應該稱作「資本家」,習近平強迫企業家交出大部分財富來實現「共同富裕」,批鬥工作同樣由新聞媒體和「五毛黨」負責,所以說這場文革動靜小,主要以官方輿論批鬥和群眾網路批鬥為主,但是小動作也會引起軒然大波,比如「彭帥失蹤事件」是因為中共「定點清除」漏了馬腳。

這場文革沒有大規模流血,主要表現在對新疆維吾爾族的集中營政策和文化滅絕行為、以及對香港民運的鎮壓。在集中營政策和鎮壓民運中致死的死亡人數,雖然沒有毛澤東時代批鬥地主一串串天文數字那麼恐怖,但集中營政策和鎮壓民運的本質歸根結底還是侵犯人權。

「冷文革」當然也少不了對習近平、對中國共產黨的政治宣傳,前不久召開的中共六中全會,把習近平塑造成了一個「我將無我,不負人民」的領袖形象。但有一點值得關注的是,最近彭麗媛以身著軍裝的形象重新展現在公眾視線前,這也是冷文革的證據之一,彭麗媛身著軍裝重新出現在公眾面前,說明了她很有可能成為21世紀的江青。因此,我認為從2022年開始,中共宣傳部會朝著把把習近平描繪成太陽,彭麗媛以及14億中國人民都是他的追隨者方面深入做好其宣傳工作。現在「習思想」已經被寫入中國小學教科書,我認為習近平建立個人崇拜想從娃娃抓起,中國境內有一支龐大的「小粉紅」團體,但這對習近平來說遠遠不夠,他還想培育出一支更強大、更壯大的新紅衛兵(the New Red Guardians)。

習近平對這場文革沒做太多宣傳,是想迷惑世界,當人們徹底放鬆之時,冷文革便它的達到高潮,我們誰都不希望看到這一幕發生。這40年中國和平崛起讓我們出人意料,這次的冷文革決不能讓它再次成為意料之外,王丹先生、胡平先生,兩位一位是文革的見證者,一位是八九民運的領袖,在此,晚輩力量薄微,想請兩位先生對「冷文革」繼續研究,並聯和西方民主國家,一道揭露中共的又一暴行。

此致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

更多上報內容:

英特爾執行長預錄影片盛讚台積電了不起 很高興回到台灣「盼繼續深耕」

【影片】「2021桃園青年表藝月-藝表人才在桃園」 串聯5校6系表藝青年熱情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