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趙少康的推理,柯文哲的遺忘

·2 分鐘 (閱讀時間)

國民黨與民眾黨政治人物、媒體人,日前一再質疑第二類「維持防疫體系運作之中央及地方政府重要官員」施打情形,暗指中央將「人數膨脹」、耍特權與民爭疫苗。指揮中心週二公布第二類造冊數據,經媒體報導,國民黨執政四縣市的彰、雲、南投、嘉市,就高達第二類地方官員總數的七成二。原來趙口中搶人民疫苗的,竟是自己人最多。

兩人誤射迴力鏢背後的思維與邏輯,或可以從管理心理學找到答案。

管理上如何處理所接受的資訊、如何做預測與決定等,會拿認知科學家的「動機性推理(motivated reasoning)」來提醒決策者。趙從蔡政府擋疫苗、挺高端議題,到這次中央跟老百姓搶疫苗,皆是動機性推理的經典案例。動機性推理是一種普遍的現象,簡言之,就是我們會受到動機、慾望,以及恐懼的影響,因而有強烈傾向去尋找支持我們論點的證據。趙的動機是拉下民進黨,他看到的執政黨作為都可以解讀成惡行。

應用理性中心(Center for Applied Rationality)的共同創辦人Julia Galef把動機性推理稱為「士兵心態(Soldier mindset)」,指出在戰場上,士兵的角色是打敗敵人;與此相對的是「偵查兵心態(Scout mindset)」,重點則不是防禦或攻擊,而是盡可能了解真實的情況。

心理學家Jonathan Haidt說道:「人的推理過程,與其說是法官或科學家追求真相,不如說成是律師為客戶辯護。」趙是媒體的董事長,這樣的身分理應會儘可能接近偵查兵角色;或像法官、科學家的了解真相後再下斷言。但趙顯然不是。他的士兵心態,左右他的觀點,還想複製、把整個藍營帶向「戰鬥藍」。

柯文哲也嗆中央,「第二類人數一直在膨脹,我也覺得,這是政府一直自己在製造特權。」但疫苗特權的濫觴,不就是從自己主政的城市開始。「如果我們忘記某些事情,是因為對這些訊息感到不舒服或是覺得受到威脅」,這不就是心理學上的「動機性遺忘(motivated forgetting)」。柯的附和趙,或許還有另一個目的:鞏固目標群眾的偏見,換取共鳴與支持。從市場占有率來看,這個事件的紅利(關係到政黨支持度),柯不想讓趙(藍營)獨享。

※作者為專業經理人

更多上報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