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趙韓合流 國民黨青壯派和本土派路線幻滅開始

冼翰宇
·3 分鐘 (閱讀時間)

趙少康大動作重返中國國民黨的新聞,一連多天佔據版面,展現在媒體圈行走多年累積的功力。這樣的功力在國民黨內確實少有人能比擬,畢竟放眼當今國民黨的從政黨員,發言不是只能引起口水戰就是挨罵後道歉收尾,像趙少康這樣能引發公眾討論的人趨近於零。

然而能有這樣的討論,除了得益於趙少康本身的個人特質,也與其以「救世主」之姿劍指——同時有很大機會成為——黨主席,並且不排除投入2022或2024的選舉有關。另外無法忽視的,當然就是在背後推動整起事件的,韓國瑜的影子。

首先感受到壓力的,便是那些經歷過乘著「韓流」潮起潮落、如今仍在戮力災後重建的國民黨人。隨著民進黨再度流露輕敵的跡象,不時藏不住完全執政後的傲慢,正在學習當個稱職在野黨的國民黨,很幸運地獲得不少「免費課程」。

他們已經從經驗中理解到,取得在黨內仍占一定比例的「韓粉」支持,儘管可以輕而易舉地在黨內呼風喚雨,一旦走出黨外就絲毫沒有優勢、難以獲得認同。

如今,趙少康再度扛起「韓家軍」的令旗,除了「消滅義和團」、「鬥亂臣賊子、牛鬼蛇神」以外,究竟要把這個黨帶往哪裡?腦中想像的又是個怎麼樣的台灣社會?

以趙少康的條件,加上韓國瑜對黨內成員殘留的號召力,要取得黨主席之位絕非難事。然而這趟重返政壇之旅能走多遠,還是得看一連串吸引眼球的口號之後,如何帶領黨進行未盡的路線辯證,並藉此說服黨外的世界,中國國民黨也能是務實的選項。

國民黨重返執政路上最大的阻礙,無疑是如何擴大在中間、年輕選民的支持率,以及將政黨的價值與台灣主流民意嫁接。從以上兩點來看,趙少康選擇拉攏已證明難以獲得中間、年輕選民認同,且在對中立場上偏離台灣主流民意的的韓國瑜勢力,可謂在第一步就把路走窄了。

儘管如此,面對極擅於議題設定的趙少康,民進黨也並非勝券在握。過去,國民黨內互看不順眼的「菁英藍」與「草根藍」,因為黨產和其他裙帶利益而得以相忍為黨,但在黨產漸失後已形同貌合神離的伴侶。

當趙少康與韓國瑜的結盟成型,意味著兩股勢力再度找到了交集,無論那是對以更鷹派的手段抗衡民進黨的認同,還是黨內被擠向邊緣的深藍勢力對黨權的渴望,甚或中國因素提供的強力黏著劑。

對長期被揮之不去的大老幽靈盤旋、掙扎著轉型的國民黨而言,當趙、韓所代表的兩股力量合流,青壯派、本土派對黨路線調整的期待將宣告幻滅;對已臻成熟、進步的台灣社會而言,則要提防保守勢力以新的面貌反撲,別讓民主的成果被輕易推翻。

※作者為新聞工作者

更多上報內容:

【金球獎入圍揭曉】 《黑豹》已故男主角角逐影帝 中國女導趙婷《游牧人生》搶最佳影片

【影片】部桃群聚案成挑戰 鄭文燦坦承:防疫壓力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