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防疫如作戰」不是地方首長綁架中央的口號

何冠霆
上報

武漢肺炎疫情加劇,18日台灣確診案例已經破百,雖疫情中心指揮官陳時中表示多數為境外移入個案,無旅遊史的案100卻令人擔憂,隨著疫情逐漸升溫,指揮中心做出更多積極決策保護台灣,不料卻引來「威權復辟」、「濫權」等指政府違憲的批判,然而亦有人認為政府應更有所作為、不可輕「敵」。巧合的是,雖兩派的論述、主張截然不同,卻有相同的訴求-要求總統發布緊急命令。

為何需要緊急命令

民主與威權之差異就是法治,以法律限制政府的權力並保障人民權益,然逢危機時,為了確保國家能夠不因此崩潰造成社會裂解致使人民生命財產遭受侵害,國家多設有緊急條款,暫時允許政府(國家)擴權解決危機,保護國家及其子民。

現指揮中心因防疫需求限制部份人民權益,其包含出入境自由、部分人身自由及言論自由等,引起部分人士恐懼,多位國民黨立委認為「制定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紓困條例)第七條有權力過大之疑,應透過總統發布緊急命令使其充分授權,然紓困條例本就屬於緊急立法,並已經立法院公告後執行,要求再次發布緊急命令如同否認立法院的立法權,其必要性應更詳細討論。

另有一派認為如今如同作戰,政府不應為法令束縛,應透過總統發布緊急命令使政府機關得行必要之作為,新北市長侯友宜即於昨(18日)質疑為何政府防疫慢半拍,此說法不只忽略防疫指揮中心的努力,更是目無法紀的政治算計。

國民黨民主素養顯然沒有進步

如今國人團結抗疫,國民黨的觀念顯然還停留在過去。在行政機關步步為營、時刻檢討是否因防疫動作侵害人民權益之際,國民黨的侯友宜卻主張政府應更加擴權、做出各種限制,透過限制人民自由達到目的,與過去威權政府「為了社會穩定必須限制」的邏輯絲毫不差。首先宣布禁止高中以下師生出國逼得新北市教育局需彆扭的「超譯」替市長圓,19日又再度宣布新北公有密閉場館關2周,還得意洋洋地認吹噓自己是防疫先鋒、連中央都跟進自己的政策。

實際上不過是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與各地方首長召開的防疫指揮官聯繫會議,中央政府根據現有資訊研擬可行對策先行討論,侯友宜回到市政府因怕遭人口舌頻頻放話,還有臉以「先知」自居,令人不齒,只不過近期中央政府不願轉移焦點,為國人健康、安全為首要考量,卻遭無恥之徒惡意中傷,讓人感覺痛心。

另外,依我國憲法規定,緊急命令發布後需於十日內提交立法院追認,抗疫期間國民黨可能會配合民意,但很難不令人聯想到在疫情穩定之後會在立法院「秋後算帳」、炒作新聞,將民進黨政府冠上濫權之名,就是為了挽回2020大選後國民黨的頹勢。

「防疫如作戰」當口號危險之處

防疫視同作戰是叮嚀政府紀律的方針,而非地方首長綁架中央的口號。2003年SARS疫情嚴峻,將防疫視同作戰的北市府下令疑似院內感染的和平醫院封院,醫師周經凱以專業評估此舉不妥,被以「敵前抗命」為由嚴懲,經長年訴訟也換不到一個道歉,甚至釋憲亦因符合公眾利益為由判斷市府決策並無不妥。

首長的錯誤決策使再一年就能退休的專業公務員從此背負「落跑醫師」之名,只得遠走他鄉尋求生路,直到今年才退休返回台北家鄉;而軍警體系出身的侯友宜「超超前部署」的功力,在緊急命令頒布後曲解法令、揣摩上意後的本事可能更甚法律學院出身的馬英九,屆時誰會因「敵前抗命」為由遭到責難更是不得而知。口號背後的邏輯應仔細梳理,隨著口號起舞可能讓政治人物藉以濫權,有前車之鑑的台灣人民不可不慎!

台灣防疫世界第一,指揮中心功不可沒,如今當務之急應是尊重專業決策、國人團結抗疫,而非因政治考量炮打中央、塑造恐慌,要累積政治上的聲量,靠的是理念的堅持與執行決策的勇氣,而非將責任轉嫁他人的政治口水。一般民眾也應在疫情趨緩後督促此次「防疫國家隊」所及之處的完整立法規範、配套以保障國人權益,並在往後面臨相似情況時能有法律依據避免爭議。

※作者為台大國發所研究生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黑鮪丼挑戰「海鮮丼之最」!日本橋海鮮丼辻半推出全新菜單

【影片】六龜幸福公車小黃啟動 韓國瑜:這我們應該做的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