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魔鬼就藏在李永得口中的「民主防禦工事」

王宗偉
·5 分鐘 (閱讀時間)

文化部長李永得28日針對大陸出版品許可辦法不合時宜之處,文化部將以「精準規範、低度管理」啟動修法進一步表示,初步規劃朝明確規範中國共產黨或解放軍所屬的出版品才需申請許可,其餘則放寬免申請。

李永得強調,中共出版的是宣傳品、且用書籍形式包裝,而不是書;他直言,一個國家面臨不友善國家的文化侵略,如果不築民主防禦工事,「那我很懷疑這個國家、這個政府在做什麼」。申請許可絕非思想審查,而是為民主防禦機制的體現,避免不具善意的國家利用台灣的民主自由,進行文化侵略,破壞台灣的民主自由。

中國共產黨或解放軍所屬的出版品,不曉得李大部長自己看過幾本,就敢斷言這些都是用書籍形式包裝宣傳品,而不是書?

隨便挑幾本李大部長口中的宣傳品,看看解放軍所屬的出版品到底程度如何。

本世紀初解放軍軍事理論大師,國防大學教授孟憲生,號稱每天至少看2小時書,做1000字以上的讀書筆記。為了研究登陸作戰,孟憲生查閱了古今中外近200個戰例,反復修改形成5萬多字的「登陸戰役戰法」教案,並在此基礎上,撰寫完成了近26萬字的《登陸與抗登陸怎樣打》學術專著。此書並且有不同作者撰寫的姊妹作《空降與抗空降怎樣打》、《信息戰與反信息戰怎樣打》。其目的不可否認這些出版品當然帶有宣傳涵義,也就是我方也高唱入雲的全民國防。表示1990年波灣戰爭後,全世界都掀起一陣追隨美軍軍事事務革命的浪潮,中國人民解放軍也不落人後,也注意到這個趨勢。

猶記得當時剛退伍沒多久筆者在台北的書店中看到這幾本書,其實是非常高興的。因為登陸與抗登陸怎樣打、空降與抗空降怎樣打與信息戰與反信息戰怎樣打,而且當代解放軍官兵如何認識這些事,攸關台灣生死存亡。台灣社會豈可不察?

與宣傳本身不同的是,解放軍本身在高技術戰爭下如何遂行各種作戰甚至只是運動,從戰略到戰術戰鬥的思想認識理論指導,與具體操作方向為何,本來就是萬一台海戰爭爆發時,台灣社會都應該關注的事。假如現在台灣的全民國防教育本身就先假設,軍事國防與備戰不僅僅是現役軍人的事情而已,了解當前解放軍目前各種戰術思想的演變與戰場的想定,不也是全民國防最重要的組成成分之一嗎?

這些技術知識其實最該令台灣社會感到恐懼的地方在於,中華民國國軍的官兵現在不完全靠譯介外國出版品,能自己產出同等級的著作嗎?台灣版的孟憲生在哪呢?

如果當局把孟憲生寫的這種等級的軍事普及著作一併禁止發行,可能產生的效果只有一個,等於變相承認國軍的軍事學術研究能力遠弱於對岸。證明解放軍在實體戰場征服台灣以前,已經先在軍事技術學術的戰場上打敗國軍了。

在可能威脅台灣安全的最新軍事技術知識刊物的公開分享外,純粹的解放軍政工官方宣傳作品,我國政治部門就可以加審查嗎?就像作家楊照先生所指出的,2012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的著作以後如果要在台灣出版,依此體制文化部要找怎樣的專家學者來審查,又有誰自認夠資格敢來審查?難道要找另一位華文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作家高行健嗎?自己在高壓政審體制下生活多年過,殊難想像高行健先生本人會同意這個審查模式,且也願意來幫民進黨政府當刀斧手嗎?

按照李部長最新的標準,本名管謨業的莫言先生,是解放軍上校退役的中國共產黨員。他漫長文字職業生涯出版過的作品中,有相當大部分是完全符合李部長強調的,是歌頌中共解放軍出版的,是宣傳品且用書籍形式包裝。在莫言這個名字以作家文豪聞名於世以前,他確實就是一個專門在寫解放軍如何偉大光榮正確的部隊專職寫手。例如他創作過報告文學作品《千萬里追尋著你》,發表於《解放軍報》1994年7月7日的「長征」副刊,並以全票獲得全軍「慶祝建國45週年國防現代化報告文學徵文」優秀作品獎。

換言之,文化部就算只把打擊面縮小到中共黨與解放軍的相關出版品,著作等身的莫言大概還是跑不掉,仍然存在被當局禁止發行的可能。如果未來台灣有出版社要出一部莫言作品大全集,就像聯經出版社在高行健得到諾貝爾文學獎以後所做的那樣。文化部是不是就要求出版社先把其中歌頌中國共產黨或解放軍的部分,如新聞或報導文學都全部清洗掉?

當你凝視深淵的時候,深淵也正凝視著你。李部長認為一個國家面臨不友善國家的文化侵略,如果不築民主防禦工事,顯得政府沒在做事。先不論在相關學術與文學領域,一個諾貝爾文學獎都主都沒出過的台灣本來就是弱勢的進口國。只是據說管謨業先生當時取筆名<莫言>的原始用意,就是提醒自己不要因言賈禍。想不到莫言本人在專制中國從未因言賈禍,但這個黑色幽默的冷笑話,居然在自由民主的台灣可能成真。對抗極權的民主防衛機制一旦實現,自己反而會愈來愈像要驅趕的惡魔那樣,成為2020年代初始台灣社會的一抹哀愁。

※作者為台大國發所博士生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從旅行中找回自己

【影片】政府打炒房,甘安捏?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