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黃安條款的缺陷

陳禹瑄
上報

用一年內居住在台灣有無半年以上,判斷是否受罰於「黃安條款」,是有缺陷的。

我有不少朋友在東協10國和其他國家發展,但最重要的前提就是他們會以台灣作為主體出發,在越南創立角落咖啡屋,用懶人包製作醫療基本知識,同時推銷台灣的醫療並進行台越文化交流;有的人則在越南工作走跳,將在越南的經驗訊息分享給台灣人,有的人在泰國和馬來西亞行銷公司工作,並參加馬來西亞和泰國的非政府組織,用台灣民主素養服務於當地的民主運動;更有人在印尼教書,將台灣文化、華語文和專長培育帶入印尼,他們都以台灣之名出發。


相反,近5年來,從稱讚上海好方便順便貶低台灣的「台大畢業生」到前往廈門稱讚高樓大廈壓過台灣的社會新鮮人,他們很清楚,語言可以溝通、連祭祖都不用擔心的狀況下,他們甚至連清明返台都不必了,何須視台灣為根?

以上兩種人,誰是黃安?

再來,俗話說「患難見真情」,一名越南台商,總部位在台南的「角鋪茶飲」董事長發起捐贈口罩,雖然說這位老闆表示一切都是因為太子爺的託夢,但無論如何都是善心義舉,我想請問,當台灣茶飲在越南、菲律賓和印尼風行崛起的這個年代,這個企業旗下會不會有不少員工必須半年在越南?這是非常可能的事情,但是總部設立在台灣的這間企業也是納稅人之一,難道他們都適用黃安條款?

相反,武漢台商卻揚言要控告台灣政府違反憲法,但我們的政府卻希望可以將他們解救出武漢,這不是非常的違反邏輯嗎?在漢地18省各城市工作的台商和台灣人,本來就會有所謂的統派思想,武漢台商在去年才支持韓國瑜和九二共識,這群人才是台商界的黃安吧!

黃安之所以是黃安,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支持台灣變成中國的一個省,而且他又長期居住在北京,和國台辦等機構有牽扯不清的關係,強化北京對台灣統戰;相反,像我在印尼大學教書的朋友以及印尼各界好友和東協秘書處都有私交關係,也幫台灣牽線台灣與印尼、東協的連結,這樣就算他大半年沒有居住在台灣,雖然兩者都有「官方加持」,但很明顯所造成的效果是不一樣的,所以問題的根源最後還是回到長年不在台灣的台灣人,居住在印尼、越南、菲律賓和印度自然不是問題;相反居住在北京、廣州、廈門和成都,那才是大大的有問題。

從我在印尼教書的好友和長居北京的黃安,到越南台商和武漢台商的分別,就可以知道問題壓根不在是否居住在台灣,而是他是不是長年居住在中國。所以拜託,2020年已經開始了,不要在打馬虎言,也不要再打模糊政策,直接切中中國這個問題根源比較實在。

※作者為碩士在讀學生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芋頭控快來吃!來自日本「gelato pique café」推出芋頭牛奶霜淇淋

【影片】防堵武漢肺炎+登革熱 韓國瑜日夜視察不停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