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在恐懼蔓延時

趙政岷
泛藍學者專家以「哪來的芒果乾」為議題進行討論。(本報系資料照片)
泛藍學者專家以「哪來的芒果乾」為議題進行討論。(本報系資料照片)

突然發現,今年跨年留在台灣的歌手變多了。蔡依林、五月天、楊丞琳、蕭敬騰、王心凌等都在,當然也還有台灣藝人仍在大陸演出。只是試想一下,做個表演要被問你是台灣人還是中國人?只是做個交流,還要擔心是不是會出賣台灣?在《反滲透法》通過的此刻,格外令人擔心。

生於匈牙利布達佩斯,現任英國肯特大學社會學榮譽教授福瑞迪(Frank Furedi),被譽為是英國最偉大的公共知識分子之一 ,他以研究恐懼社會學而聞名,新出版《恐懼如何被操弄:不確定的政治、經濟與社會,為何形成21世紀的恐懼文化》一書。書中指出,盤古開天以來,人類便時時面對著恐懼,為了存活得隨時察覺威脅。恐懼是人類為了生存而具有的原始本能。但若是把恐懼道德化,人們懼怕的不單單只是失業、貧困、犯罪、年老等極其私人與日常的威脅,全球政治、經濟、社會、族群、宗教等不確定因素也滋長了恐懼心理,形成了21世紀的恐懼文化,讓人們無時無刻都更加害怕。

書中舉了一個1995年的例子,在波士尼亞戰爭期間被擊落的美軍飛行員歐格雷迪上尉,安全跳傘落地,並躲過地面上塞爾維亞敵軍的追捕。在一場表彰他獲救的記者會上說道:「人人都說『你是英雄』,但我只不過是隻嚇壞的小兔子,努力想要活下去。」福瑞迪說,當今社會正不斷地被這種訊息轟炸:「社會面臨的威脅不可估量,且無法應付與掌控」。這種恐懼的觀念正居於上風,與人們的無助及被動並行,讓大家的無力感與焦慮加劇。

作者認為,恐懼文化的主要驅力之一在於道德權威的解體。恐懼看似為道德的不確定提供暫時的解答,基於這個理由而被五花八門的利益團體、黨派及個人接納。作者預言,在社會為不確定性找到更加積極正向之前,恐懼的政治化仍將大行其道,社會仍處處籠罩「恐懼窒息感」。

而媒體,尤其是社群媒體,更需要為恐懼文化負更大責任。匹茲堡大學的社會學家柯爾(Margee Kerr)認為,媒體幫助我們取得新聞的即時性,這正是「我們如今比200年前更恐懼的理由」。因為持續接觸新聞,使我們負載更多情緒,並且在災害一發生時,我們就開始從手機裡接到通知,因此大家如今有一種150年前不具備的、虛假的恐懼參與感。

誰在利用恐懼勒索?誰在從事恐懼行銷?誰在放任恐懼罷凌?又是誰在操作恐懼亡國感、反送中?台灣早已度過「白色恐怖」,但「紅色恐怖」、「綠色恐怖」似乎蠢蠢欲動?「我們正活在有史以來製造恐慌最甚的時代」,但希望台灣不要如此。

(作者為台北書展基金會董事)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