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者和投機者之間最現實的區別,在於他們對待股市的態度

李杰
今 周刊

關於投資與投機之間的差別,葛拉漢提供了新的解釋:「投資者和投機者之間最現實的區別,在於他們對待股市的態度。投機者的主要興趣在於預測市場波動,並從中獲利;投資者的主要興趣在於按合適的價格購買並持有合適的證券。」可以看到對待市場的態度是主要的區別。

葛拉漢在《證券分析》(Security Analysis)一書中有過如下的定義:「投資業務是以深入分析為基礎, 確保本金的安全,並獲得適當的報酬;不滿足這些要求的就是投機。」從這個定義來看,投資與投機的分別來自於:


1. 投資需要深入的分析,而投機缺乏這一嚴謹的過程。

2. 投資的報酬預期是以本金的安全為前提,而投機並不將安全性放在首位。

3. 投資對於報酬具有理性的預期,投機則瞄準暴利。


就個人而言,我更傾向於第二個解釋。這裡的區別在於:投機很多時候並非不需要嚴謹深入地分析,例如一些基於宏觀經濟波動進行投機的人,同樣需要就他們所關心的領域進行深入和細緻地分析。並且很多投機者也並非完全忽略本金的安全。同時,如何衡量「適當的報酬」呢?我們很難用模糊的概念去定義一個人在投資還是投機。


但從對待市場的不同態度來劃分確實是一針見血的。在我看來,投資的核心在「資」上,決策是基於某種「資產」的性價比。而投機的「機」可視為所有「機會」的統稱,可以與標的資產本身的價值毫無關係。


例如石油價格的上漲或者利率的一次調整,雖然未必會真的對某個公司的獲利能力造成實質性的影響,但卻可能引發市場相關的情緒而帶來短暫的波動。在投資者看來,這種波動毫無意義。但在投機者看來,這種波動是可以利用的。


顯然,投機者更看重能帶來「波動」的因素,無論這種因素是宏觀經濟指標的變化,還是某種突發事件的影響,只要有足夠的「波動」產生就有相應的機會可以把握。而投資者更關注資產所含有的穩定價值,一個最不容易或者最小幅度受到意外波動的資產,才是好資產。所以,對投資者來說,成功的關鍵是理解資產價值和衡量的某種普世規律;而對投機者而言,則需要敏感於各種變化和轉換中稍縱即逝的機會。


投資需要遵養待時,而投機需要敏銳的直覺。它們在本質上都有苛刻的要求:投機貴在善於捕捉變化,投資貴在領悟不變性的東西。所以前者彈性必然高於後者,而後者可持續性必然高於前者。從現實的層面來衡量,投資者生活在一個更安穩的世界裡,而投機者就要繁忙得多了。但這兩者要想做好的要求卻有不少相似之處:耐心、善於控制情緒、扎實的專業知識、嚴密的交易規畫等。


嚴格來講,投資與投機存在重疊的部分。如果說企業內在價值的成長是投資的回報,那麼由市場波動導致的估值變化帶來的回報,其實也含有一定的投機成分,只不過是主次關係而已。投資和投機並不具有道德上的高下之分,但投資腳踏的是更為堅實的土地,其相關知識也更容易被普通人掌握。而投機卻似乎需要更多的天賦,其獲利也更容易出現大起大落。


除了投資和投機之外,另一種參與者的行為是賭博。

賭博是一種非常「純粹」的活動,這種活動完全與資產衡量無關,與真正投機所需要的環境分析也無關,就是幻想著一個傻瓜從自己的手裡接過股票的接力棒。更不幸的是,很多在進行著賭博行為的散戶都或多或少地以為自己在投資或者投機。他們認為看看K線,或者更高級一些按一下股票軟體的F10看看最新的數據,又或者把每天的財經熱門新聞翻翻就不是賭博。這就像一個賭馬或者買六合彩的人,也會去仔細翻翻往期的中獎記錄和名嘴們的評論然後再下注,但這能改變賭博的本質嗎?


以較長的時間週期來看,在股市中會有成功的投機者,必然存在更多成功的投資者,但沒有成功的賭徒。但為什麼人們清楚地知道十賭九輸的結果,卻依然樂此不疲呢?心理學家透過對老鼠的試驗解釋了這點。


簡單說,人們傾向於獲得即時的回報而不是延時的回報。賭博和投資行為完美地表現了兩者在這一屬性上的不同,賭博可以馬上帶來結果(無論輸還是贏),而一筆嚴肅的投資行為卻需要相當長的時間才能知道最終的結果。


所以,不善於等待、焦慮、急於求成、不勞而獲的幻想,以及在刺激的體驗中無法自拔,都是墮入賭博深淵的強大推力。


看更多《勝出》


更多今周刊文章
罹癌、車禍撞斷牙齒也能領?沒搞懂勞保失能給付4問題 小心虧很大!
老謝:專注市政的首長,才是真正的黑馬!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