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能帶動GDP嗎?

于國欽

工商時報【于國欽】

凱因斯說,當權的狂人們,他們只聽那來自空中的聲音,但卻在擷取若干年前學術界某一無甚價值人士的學說,來證明自己瘋狂的正當性,…,或遲或早,是好是壞,具有危險性的乃是觀念,而非既得權益。

■2002∼2018年民間投資成長率與實質資本設備進口成長率的相關係數是0.95,而民間投資成長率與經濟成長率的相關係數僅0.80,顯示民間投資與設備進口高度正相關,而與經濟成長的關聯度則略低一些。

最近台商回流到底有沒有灌水,在台北政壇鬧的沸沸揚揚,姑不論這些投資是既有的計畫還是新增的,能落實總是好事,但是投資真能帶動GDP嗎?

包括總統、經長及不少專家都強調這些投資有助於今年的GDP,經長沈榮津就曾指出:「台商回台已在擴廠、購買設備,怎麼會對今年GDP沒有貢獻呢?」

從國民所得統計而言,投資當然有助於GDP,不過效果有多大?還得看各國產業層次。怎麼說呢?GDP=C+I+G+X-M,投資(I)增加當然有正面效果,但台灣的情況比較特別,歷年只要投資大幅成長,進口(M)便會大幅增加,這是因為台灣多數設備無法自產,得仰賴進口,如此一增一減,投資帶動GDP的效果就沒有那麼顯著了。

教科書裡告訴我們透過投資,在乘數效果下可以提振經濟,然而這是假設投資的乘數效果全數留在國內,因此藉由投資點火,可以帶動產業鏈的生產動能,但台灣如今發展半導體、面板等產業所需的設備,多數得自海外進口。換言之,投資的活水多數是流到美國、日本及歐洲了。

依據產業關聯表,台灣的投資輸入需求係數2011年達0.50,這意思是台灣的投資(固定資本形成)有半數是自海外輸入,固定資本形成包括房屋、廠房興建、機器設備、運輸工具、公共建設及研發支出等等,亦即除了蓋房、蓋廠及研發,多數是仰賴自美、日、歐進口。

這不是說投資不重要,而是說投資對於當期GDP的提振作用通常會被進口給抵消掉,這些投資的設備待其就緒量產後,自然有助於我國生產力的提升,但這已是下一期的事了,不會出現在當期。

我們從歷年資料也會發現這個事實,資本設備進口與民間投資亦步亦趨,而民間投資與經濟成長則各唱各調。2013年民間投資成長9.2%是十年來最高,但經濟成長2.5%卻是倒數第三。而2017年經濟成長3.3%是十年來第三高,同年民間投資卻是十年來最大的負成長。

由此可知,就算如經濟部所說的「投資大爆發」,對當年經濟成長的幫助也極為有限。更何況台商回台7,000億投資還有一大部分得拿去買地及做為營運資金,這兩者在國民所得統計裡是不算數的,是不會列入投資的。

如果依經濟部所言,台商回台今年到位的金額是2,255億元,依主計總處概估,扣掉買地、營運資金之後,能算為民間投資的只有1,600億元,而這筆支出再扣掉自國外進口資本設備更只剩下寥寥500億元,對今年GDP的貢獻也只有0.3個百分點而已。

投資對產業發展極其重要,長期而言更是一國經濟成長與否的關鍵所在,但被說成如今這個模樣,左一個大爆發,右一個大爆發,簡直是不知所云,凱因斯若看到今天我們政府官員的投資用語如此之粗鄙,只怕也會搖頭嘆息。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