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需要的是烏鴉而不是烏賊

·9 分鐘 (閱讀時間)
圖片來源:中央社
圖片來源:中央社

新冠疫情爆發一年半,台灣前期國境封閉嚴密,疫情管控良好。朗朗青天偶爾飄來幾片烏雲,幸都未釀成大禍,行政當局和指揮中心為此志得意滿,對於幾隻烏鴉發出的警語都置若罔聞,甚至疾言厲色駁斥。自身則像烏賊一樣,對於任何指控或是懷疑拒不傾聽,不斷編織一堆說詞,藉以粉飾太平,混淆視聽,要國人及世人相信形勢一片大好,防疫成功。

直到一個月前疫情暴衝,趨於失控,當局為了緩和民眾恐慌與憂慮的情緒,一方面出手打烏鴉,要他們不要揭露真相,不要唱衰疫情管控效益,不要批評當局的應對措施錯誤,更不要對政府冷嘲熱諷。另一方面則施展烏賊戰術,想要掩蓋真相,或是渾水摸魚,期能蒙混過關。

問題是:若求抗疫卓越有成,究竟應該包容烏鴉批評指教,還是要施展烏賊戰術掩人耳目?

原先疫情紓緩之際,就有一群烏鴉奉勸當局嚴管嚴控,以免出現破口而釀成巨禍;疫情爆炸後,更有大批烏鴉起來逆時中,提出諫言或是嚴厲斥責,希望當局循正確道路以行,錯誤的政策必須改弦更張,以期亡羊補牢,控制住疫情。然而,烏鴉多被棒擊,烏賊卻橫行霸道,不斷將「認知作戰」升級擴大,火力越來越旺盛。

烏鴉之言繁多,中廣董事長趙少康歸納點出16項,就是陳時中認為不可行或是沒必要的做法;事後證明,這些建議都很正確,只因執政當局不肯採行才釀成大禍。這16個烏鴉嘴對陳時中發出的「早就叫你」如何如何,概括如下:

1.普篩,尤其桃園機場進來的人要普篩,你就是不理。

2.全力守好唯一對外孔道的機場,你偏偏要搞個3加11。

3.開放機關學校、公司企業、家庭快篩,你總以怕偽陰偽陽搪塞。

4.允許民眾到藥局通路購買快篩試劑,你就是堅持醫事人員才能做快篩。

5.盤點國內快篩試劑製造商,確保足夠量能。你拖到6月8日才說,國產試劑都供專家使用,已請食藥署鼓勵廠商申請進口居家試劑。

6.擴充檢測病毒基因序列的能量,才能在第一時間偵測到是否有新的變種病毒進入台灣,你到現在還是沒做,台灣到底有沒有印度變異、越南變異病毒?

7.多準備收治輕症的類方艙醫院及隔離病房,你就是不理。

8.早買多買疫苗,你就是不聽,還說我們沒疫情,讓別國先打。

9.接受郭台銘、佛光會捐贈的疫苗,你就是不要,但你自己又買不到。

10.國產疫苗要完成三期人體試驗,你就是睜一眼閉一眼,導致疫苗有沒有保護力都不知道。

11.注意老人安養院的群聚感染,你就是不管。

12.注意外勞群聚效應,你就是視而不見。

13.提高PCR核酸檢驗儀器的效率,你就是不願。

14.準備單株抗體等治療藥物及高效率呼吸器,你就是不買。

15.迅速解決物流貨運大量超載、低溫宅配停送的問題,到現在你還是無計可施,最近又不接受貨物宅配了。

16.快跟日本買或是借1千萬劑AZ,你顧左右而言他,不敢回應,查誰散布「假訊息」卻迅雷不及掩耳。

趙少康指控陳時中「自以為天下無敵,新冠病毒不侵」。這是他看過最「剛愎自用、驕傲自大、一意孤行又無能無腦無邏輯無遠見無智慧的官僚」;他認為,「國家交到他們手中,真是人民的不幸」。說句公道話,這16點烏鴉之言確實不是事後諸葛,早就說破嘴了,但說了白說,被當廢話,致使烏鴉們白鳴一場。

最大的一隻烏鴉是中研院院士陳培哲。他直言批評「國產」疫苗未獲採納憤而辭職,誠如政治學者游盈隆形容,陳培哲從專業(醫學)到顏色(綠得出汁)都無懈可擊。然而,即使陳培哲這樣的專家也無說真話的自由空間,綠營名嘴、側翼、網軍立刻對他發動猛烈攻擊,內容多半惡劣不堪,甚至指他因為選不上台大醫院院長而對蔡政府心生怨懟;扣他「紅帽子」的標配當然沒有少,只因一張不實宣傳就被爆是中國藥廠的榮譽顧問。這是一種烏賊戰術的運用,不針對他提出的專業意見嚴謹討論,反而對他潑髒水,塗糞便,藉以蒙混問題的焦點,戕害他說話的公信力。

高端公司公布的新冠疫苗二期臨床試驗解盲狀況,是另外一種型態烏賊戰術的表現。這家公司說,免疫生成性部分,不分年齡組中的受試者接種第二劑28天後,血清陽轉率全體達99.8%、中和抗體效價達662、中和抗體備率比值為163倍,而且這種次單位疫苗的安全耐受性很好,在安全性評估的全身性不良反應與局部性不良反應比率皆相當低。

對於這套說詞,另一隻烏鴉台大兒童醫院院長黃立民對於這種烏賊戰術神不以為然。他認為,從疫苗學來看,血清陽轉率全體達到99.8%就只是符合蛋白疫苗的期望值,沒有多厲害,「請不要關起門來自嗨!」因為「免疫生成性」就是打完疫苗後測得的免疫反應,「血清陽轉率」是受試者從沒有抗體變為有抗體的比率、「中和抗體幾何平均校價」則是受試者的平均抗體濃度,但施打疫苗的目的是「獲得保護力」。他認為,從這從報告中就看不出保護力如何,只能說打過疫苗幾乎會產生免疫反應,但這不等同於保護力,這些數據無法讓食藥署核准EUA(國產疫苗緊急授權),想通過審核就必須做到與AZ疫苗有差不多的抗體濃度。

中研院基因體研究中心研究技師詹家琮也是一隻烏鴉,他表達對國產疫苗的不安,批評高端的二期臨床試驗只用最早的原型病毒株,沒加入最新英國病毒株,不僅不專業,不科學,而且防護力下降,只剩十分之一。他認為,「國家是在蒙蔽老百姓」。換句話說,都是烏賊戰術的運用,掩蓋實情,蒙蔽視聽。

前疾管局局長蘇益仁是一隻老烏鴉。他指出,目前高端只提一、二期抗體效價多少倍,没有三期臨床才能得出的保護力數據,而只有做第三期臨床試驗,暴露在病毒環境下驗證,才能證明其為有效,但現有的數據只能表明抗體能把病毒中和,只是一種「連結」。然而,高端卻聲稱解盲成功,將藉此申請緊急使用授權(EUA),這不是烏賊戰術什麼才是烏賊戰術?何況高端臨床試驗使用第一代病毒,未用後來的英國和印度的變種病毒去做,如何確信未來還有保護力?這又是另一種烏賊戰術的表現。

陳培哲批評國產疫苗如果只做到第二期期中分析就給緊急使用授權(EUA),台灣疫苗會變成國際孤兒,「全世界法治民主國家沒有這樣做的,只有中國和俄國這樣做。」那如何是好呢?在這個關鍵問題上,前副總統陳建仁和一些學者專家又施展起烏賊戰術,他們說世界衛生組織(WHO)會議認定可以免疫橋接(Immuno bridging)取代傳統三期臨床試驗的議題,也就是官方公布一個抗體標準,符合這個標準的疫苗就可以不經過第三期臨床試驗。但是,陳培哲和一些學者專家都說,世衛組織會議有討論這個可行性,但迄今沒有做出結論。

據陳培哲院士說,免疫橋接是針對已做了很多年、非常成熟的疫苗,要累積很多案例才能找到可靠的閾值(臨界值,threshold),不可能短期可以出現的。「這次WHO討論時多是抄捷徑,很多大藥廠都知道正確做法是什麼,所以美國、歐盟都不同意,只有英國、南韓想嘗試。」可悲的是,台灣官方卻支持高端這種全新疫苗採用這個捷徑,完全罔顧其未成熟性;分明又是在搞烏賊戰術。

依據詹家琮等權威學者的說法,必須進入臨床三期試驗並完成中期的試驗,才能看出人體的整體表現,不只是簡單的中和性抗體的效價。這些烏鴉們的主張不但未能澄清烏賊們製造的混沌局面,反而激發他們施放更多、更濃的墨汁,以圖蒙混過關。

人命關天,官方努力防控疫情,但總有思慮不周之處,必有防堵不密之漏,甚至有策略錯誤之弊,需要有眾多的烏鴉批評指教,不斷糾錯調整,才能使防控措施有更大的保護力。烏賊戰術的作用恰恰相反,掩蓋真相與誤導輿論的後果,必然會為病毒提供更多、更大的破口,為民眾的生命安全製造更多、更大的威脅。在防疫大計上,我們寧可多幾隻烏鴉,而沒有一條烏賊。

【作者 陳國祥/政治大學新聞系、新聞研究所碩士,台灣資深媒體人,曾任中央通訊社董事長、中央選舉委員會委員、《自立晚報》總編輯、《中國時報》總編輯、《中時晚報》社長、臺北市政府客家事務委員會委員、《中國時報》特約主筆、時報育才董事長。 現為<大師鏈>傳媒顧問】

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