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殺言論自由導致無知與無解

胡全威
·4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自由主義的經典著作、約翰‧彌爾的《論自由》一書中,對於言論自由有一個非常關鍵的核心概念,就是人們沒有「絕對正確」的立場。簡單的說,就是因為我們無法確認自己的立場一定是正確無誤,所以應該讓不同的聲音被聽到,亦即確保言論自由,才能避免誤判。

彌爾舉了歷史上兩個著名的例子,蘇格拉底與耶穌。這兩位在當時被人們敵視,視為異端,甚至被眾人判處死刑。今日回頭看,會覺得這些人怎麼會犯下如此明顯的錯誤。因此,彌爾認為我們要避免再度犯下這種錯誤,就應該要確保言論自由,讓我們不會陷入一廂情願的想像,而做出錯誤的判斷。

近日亦有與言論自由相關的爭議。據報導,NCC可能對中天新聞台撤照,將換照審查上綱到國家安全,特別是因為中天被貼上了「紅媒」的標籤。

媒體是否為外國資金所操控,應有事實的證據可以查驗。政府的國安體系應有能力調查清楚,這是事實問題,應無需討論。但一家新聞台不應只是因為報導中國大陸的正面消息或是現實情況,就被視為「紅媒」,認為這有違國家安全,進而被撤照,取消發聲管道。

這裡我們就要注意「絕對正確」的問題,不能在社會「反中」、「仇中」的氛圍下,冷漠地看著中天落井,而不聞不問。未來回頭看,大家可能會後悔曾經犯下的錯誤。

筆者認為若中天新聞台被撤照,將會為我們社會帶來兩個嚴重的問題。

首先,就是「無知」。例如台灣有名嘴說,大陸人吃不起茶葉蛋、吃不起榨菜。這類無知言論不知引發多少對岸人民的憤慨。事實上,這些名嘴對於大陸並非不了解,他們的發言或許有特定目的。但觀看節目的觀眾真的有許多對於大陸並不了解,所以這些名嘴才不會擔心自己會遭到觀眾的恥笑。

實際上,我們常聽到許多第一次到大陸的台灣年輕人,往往會驚訝於大陸的高速發展與繁榮。他們之中很多還停留在上一輩傳下來的「富裕台灣」vs.「貧窮大陸」的想像。

要面對客觀事實才能幫助我們認清現況,更知道兩岸彼此之間應該如何互動,知道自身與對岸的優勢與劣勢,才能做出正確的判斷。關閉對大陸的正面報導,很容易讓我們誤判。事實上,我們已有很多對岸的負面消息了,民主陣營的國際媒體也常提供這類消息。由於兩岸政體與社會文化的差異,要尋找對岸的缺陷、問題,隨手可得。但政府的立場不應該是愚民,而是要讓民眾掌握更客觀的消息,消弭無知,避免誤判。

其次,沒有大陸相關的報導會造成的困境是對於兩方衝突更難化解,甚至成了「無解」。如果政府要的是一面倒的媒體輿論,那麼兩岸只會不斷地強化對彼此的仇恨。就像現在甚至面臨軍事衝突的邊緣,有學者已稱為「準戰爭狀態」。

近幾年來本來兩岸和平無事,交往頻繁,甚至可以簽訂各種合作協議,但現在卻變成軍機擾台不斷,全民似乎得隨時備戰,準備要拚得你死我活的樣子。更令人擔憂的是,政府並沒有因此而謀求減緩緊張之道,反而成了動員民氣,加深兩岸對抗的最佳理由。

政府間的敵對可以隨時化解,因為大多是權力菁英的理性計算、利益比較。最可怕的是人民之間的敵對,這些是真實的情感,更容易成為政治菁英無法煞車的衝力。塑造一面倒的輿論環境,只會促成一個純然對立的環境,造成對台灣的最終傷害。兩岸的民族主義對撞,缺乏對於彼此設身處地的理解,形成了無解的衝突僵局。

總的來說,中天新聞台違背新聞採訪專業之處,固然應該予以處罰,但罰錢與處以死刑(撤照、關台)有很大的差異。尤其台灣作為一個民主社會,要能包容多元的聲音,讓各種合理的可能性發聲。如果只因反中、仇中作祟,更不用說是為了安排黨性相同的媒體取代,而讓台灣成為一言堂,那麼將造成民眾對於客觀事實的無知,以及對於兩岸衝突的無解,結果將會反噬台灣社會,帶來更大的傷害。

(作者為世新大學口語傳播暨社群媒體學系副教授兼系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