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美新冠新現實:中國影響力隨堂考

郭篤為 ((發自巴拿馬))
德國之聲

(德國之聲中文網)2020年,拉美各國先後受到新冠疫情影響,中國在該地區的許多投資項目中,除在秘魯的大型鐵礦投資受到較少沖擊外,其余各國大型項目大多停擺,影響大量的就業機會,2020年度數據難免出現嚴重下滑。

中國2019年對外貿易總值達4.58萬億美元,也是拉丁美洲國家阿根廷、巴西、智利、秘魯和烏拉圭等國除美國外最重要的貿易伙伴。

2015年年初,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曾在"中國-拉丁美洲加勒比共同體論壇"首屆部長會議期間承諾,到2025年中國將向拉美提供2500億美元的直接投資,中國與拉美的雙邊貿易將達到5000億美元。

5年之後,拉丁美洲已經成為中國第二大投資目的地,僅次於亞洲。包括南美的秘魯首鋼、阿根廷貨運鐵路、首都地鐵更新、大水電站巴拿馬銅礦以及港口、地鐵。中國收購智利桑普拉能源發電站,以及巴西最大私營電力企業CPFL公司54.64%的股權,甚至租地簽約大規模種植農作物。此外,從委內瑞拉港口重建、厄瓜多爾公路建設,到巴拿馬運河大橋、科隆港口、發電站,到處都有中國人的身影。連接智利與中國的海底光纖,加上2018年起進軍墨西哥後南下哥斯達黎加、哥倫比亞和巴拿馬的〝滴滴出行〞,都可以感受到中國的存在。

依據"拉丁美洲暨加勒比中國學術網絡"(Latin American and Caribbean Academic Network on China)資料,2018年中國對拉丁美洲直接投資82.03億美元,這些投資中60%為用於原物料和農產品領域,37%為工程項目。

拉美經濟受到嚴重沖擊

新冠危機產生的難以想像的金融和政治壓力,將使大部分拉美國家轉而擴大對中國的依賴。阿根廷政府5月22日債務違約,使其在籌集抗擊新冠疫情和眾多中國承包基建大項目所需資金上,別無選擇的尋覓傳統金融市場外的中國高利率貸款。

如今正面臨類似2008年違約風暴的厄瓜多爾,前總統拉斐爾‧科雷亞(Rafael Correa)任內與中國簽署以石油換取60億美元水電站貸款的協議將於2024年期滿,如今再面臨新冠疫情引發的嚴重經濟危機,是否繼續轉向中國伸手有待觀察。

在墨西哥,由於油價低迷,政府正考慮允許中國為虧損連年的墨西哥石油(PEMEX)提供融資。中交集團並已與當地公司合組集團,承建振興經濟的標志性項目尤卡坦半島瑪雅鐵路(Tren Maya)的首段。

巴拿馬銀監會則在6月12日核准中國最大銀行中國工商銀行在巴拿馬開設分行,對亟須融資恢復運作的工商界帶來好消息,同時緩解5月7日歐盟將巴拿馬列入全球洗錢名單後帶來的負面效應。

中國參與拉美競爭威脅美國地位

美國戰略和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CSIS)拉丁美洲研究教授埃文·埃利斯(Evan Ellis)6月24日出席華府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舉行的會議時指出,中國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的參與活動,主要使北京政府受益。

在這個探討"中國與美國戰略競爭下在拉丁美洲的參與"的會議上,埃利斯表示,這種參與本質上是競爭,因為它威脅著美國的地位,即威脅"我們的安全與繁榮,以及我們所依賴的民主價值觀、權利、體制和法律。 這些威脅主要基於經濟活動,但對美國而言卻具有戰略意義。"

美洲國家組織警告,一切都表明,如果不採取世衛組織建議的緩解疫情措施並繼續予以加強,拉丁美洲新冠肺炎大流行的持續時間將比在歐洲更長。

美國特朗普政府宣布中止對世衛組織的援助,而中國則提供5千萬美元的現匯支持以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承諾今後兩年內給予世衛20億美元資助。拉美對中國大量醫療援助,反應不盡相同。盡管中國目前已集中精力通過捐贈醫療設備、測試和防護裝備來贏得掌聲,但這種"口罩外交"的效果如何,尚待檢驗。

巴西受援不欲人知

今年3月,中國與拉丁美洲第一大貿易伙伴、金磚五國成員國的巴西之間,因總統之子、州議員愛德華多.博索納羅陪同其父訪美返國後即發推文譴責中國"獨裁政府"隱瞞新冠病毒,掀起了一場外交危機。

同月底,中國商務部以遠超實際需要的數額,拒絕了巴西500萬套試劑盒和14000台呼吸器的巨額醫療用品采購。巴西衛生部長路易斯‧曼代塔努力下終於峰回路轉,4月2日透露中方同意供應約2.28億美元的醫療物資,緩解醫療用品極度短缺的窘境。

中國援贈超過2噸醫院用品已運抵巴西,中國企業、省、市已向巴西捐贈3000萬雷亞爾(約合547萬美元)的醫療用品。

6月中旬,中國政府再度提供1500萬雷亞爾醫院用品,指定用於亞馬遜州,強化土著社區對抗新冠肺炎的能力,也表明中國援助巴西不受個別因素影響。

當地報紙《聖保羅頁報》(Folha de Sao Paulo)報道指出,巴西政府刻意將中國"口罩外交"影響最小化,同時將美國緊接而上的援助最大化,避免成為中國大外宣的宣傳品。

巴拿馬在靜悄悄疏離中國

3月中旬當巴拿馬疫情呈現首波上升勢頭,官方宣佈未雨綢繆趕建方艙式模組醫院,並在4月16日組裝完成。

方艙醫院施工之際,傳出承建阿馬多會展中心(Amador Convention Center)的中建集團美國分公司曾建議利用已竣工但仍未啟用的會展中心,以最短時間組裝方艙醫院投用,但卻未被採納。

各界對官方捨棄僅收取組裝費用的中企提議,反倒耗資1200萬美元修建這所100病床和26重症病床醫院引發較大批評。總統勞倫蒂諾·柯爾蒂索(Laurentino Cortizo Cohen)4月16日主持該醫院接收儀式時,宣布是他拍板並負完全責任。

柯爾蒂索總統上任後,首都至哥斯達黎加邊境地帶大衛市的420公裡41億美元鐵路計劃被擱置,巴拿馬運河第四大橋項目也毫無進展。這兩大工程均為中資參與,後者更是習近平2018年12月國是訪問時津津樂道的"一帶一路"延伸拉丁美洲的標竿工程。各界懷疑柯爾蒂索是在不動聲色地修正前任胡安·卡洛斯·瓦雷拉(Juan Carlos Varela)與北京建交後"棄美就中"的外交政策。

更引人注意的是,特朗普政府在4月20日宣布,提名曾在上海主持"華復拉丁股權投資"多年的中國通埃裡克·保羅·貝瑟爾(Erik Paul Bethel)出任駐巴拿馬大使。有分析認為,此舉目的之一便是制約中國在巴拿馬的影響力。

民間的懷疑與官方的肯定

中國在拉美的醫療外交,引發越來越多的關注和美國的抵制。特朗普政府一再譴責中國官員在今年1月隱瞞新冠疫情的嚴重性和傳染性,已至於鑄成大錯。當地出現層出不窮的防疫物資品質不合規的負面報導,北京以捐贈官方認證醫療設備的機會,修補受損的國際形象。

4月14日夜,由中國3個省市援贈的醫療用品專機由上海飛抵哥斯達黎加首都,卡洛斯·阿爾瓦拉多總統(Carlos Alvarado)的新聞發布會上有記者問道:"總統先生,耗費120萬美元專機運送這些醫療用品值得嗎?怎麼確定這些物資都合規呢?"

記者的懷疑不代表官方的態度。哥斯達黎加外交部長魯道夫‧索拉諾(Rodolfo Solano)在接受中國官方援贈醫療用品及10000組新冠快篩試劑時表示,中國政府的3批及時援贈,及時填補了抗擊新冠的醫療真空,哥國民眾感受到中國人民的善意。

作者: 郭篤為 ((發自巴拿馬))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