拋開兩岸背後靈 國民黨才能走出安寧病房

·7 分鐘 (閱讀時間)

四位國民黨主席候選人辯了兩個多小時,主題都是兩岸、兩岸、兩岸,對於過去20年兩岸交流的現實與歷史,選擇性的面對,卻沒有認真的面對。

張亞中提出《創造兩岸和平備忘錄》文本,算是最具體的也最完整的,其論述與全文可以去他臉書上看看,不在此贅述。

連戰、馬英九都做不到 現在的國民黨憑什麼做得到?

但理想很豐滿,現實卻很骨感。和平備忘錄及其他幾位主席候選人所提主張,多數已在過去二十年兩岸交流過程中充分討論過,從連胡到馬習,過去國民黨主席已多次赴陸,與對岸共產黨總書記和政治局常委開過會,發過公報,但最後都沒有成局。

例如:2005年連戰赴陸,與胡錦濤展開「連胡會」,這是國共兩黨領導人1949年之後的歷史性會晤,會後雙方共同發布「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內容五大項:

一、在認同「九二共識」的基礎上促進恢復兩岸談判;

二、促進終止敵對狀態,達成和平協議;

三、促進兩岸在經貿交流和共同打擊犯罪等方面建立合作機制,推進雙向直航、三通和農業交流;

四、促進擴大臺灣國際空間的談判;

五、建立國共兩黨定期溝通平臺。

在當時對岸集體領導的政治氛圍下,這些文字是需要9個政治局常委一起簽字同意的,代表中國共產黨的集體意志,並非胡錦濤一個人的乾綱獨斷。但20年下來,「和平協議」連談都沒有談過,遑論簽署。若說台灣民主制度下政黨不能代表國家,馬英九執政8年,同時代表了黨與國,還進行了馬習會,也沒能進一步開始談判「兩岸和平協議」。講「擴大台灣國際空間」,其實就是想為SARS引發台灣無法加入WHO及WHA分享疫情資訊問題解套,訴求非政治性國際組織中可以容忍「兩岸兩席」。但20年來,即使馬執政時「外交休兵」,中華民國也從未被允許以任何名義加入任何國際組織。即使沒有民進黨,即使國民黨執政,五條願景也已去其二。請問,連戰、馬英九都做不到的事,張亞中、朱立倫、江啟臣,憑什麼覺得他們自己做得到?

連戰、馬英九都做不到的事,張亞中、朱立倫、江啟臣,憑什麼覺得他們自己做得到?(湯森路透)

類似題目,宋楚瑜和胡錦濤的「宋胡會」中也提過,一樣改一個字也得9個常委簽名才改得成。台灣國際空間一樣是主題之一。當時參與談判的陸以正大使步出會場時,緩緩走在人群最後。記者問他對「胡宋公報」和兩岸的看法,他老人家悠悠吐出幾個字:「他(們)有時候太天真了!」記者再追問,陸大使卻不再多言。但以一個外交老兵多年來在外交戰場上與中共搏殺無算的經驗教訓,一句仰天長嘆,一切都已盡在不言中。

中共為何要跟「泥主席」談?

等到老習上台,尤其第二任收緊兩岸,戰狼外交,狠打民進黨後,整個理論走向重回「兩岸關係就是國共內戰的延續」主調,不與民進黨談判、不撤飛彈、不放棄武統台灣、「除了統一,其餘免談」,皆出自此一理論。在中共眼中,國民黨就是個國共內戰落敗的叛亂團體,根本不承認你是個「國」。既不是個「國」,怎麼可能容忍你參與啥小「國際空間」?沒有拔光你的邦交國已經很給你面子了!在中共眼中,馬英九時代,國民黨起碼還算是「迴光返照」,現在根本是「爛泥扶不上牆」,他幹嘛要浪費時間跟你們這些自身難保的泥菩薩「泥主席」談?國民黨人何不自問一下:除了當作統戰工具,國民黨的存在對中共還有什麼價值?

國民黨該面對的是這些政治現實。和平協議,國際空間,20年來主席交流都做不到的事,70年來政黨領袖、國家領導會面都搞不定的題目,現在搞得定嗎?國共內戰一旦協議中止,「內戰延續」此一理論基礎便被徹底顛覆,形同承認台灣政府政治主體,這等於徹底翻掉老共統戰論述,老共肯嗎?這些全台灣大多數人都知道的屁話,適合拿來當政治主張嗎?這些題材是否該認真面對,檢討修正,甚或廢而不用,重新思考更務實可行的立場?而不是摘幾朵黃花來妝點自己枯槁容顏,更不是繼續自己騙自己,一廂情願的幻想這些不可能的任務,把自己不斷逼進牛角尖和死胡同。

國民黨人不該忘了,1949年,我們的父輩為了躲避暴政、戰亂、與虐殺,才不惜一切逃來台灣。那些留在大陸的叔伯公婆,多是黑五類地主、國特、資本家,不死於內戰,便死於韓戰,或死於反右、大躍進、與文革,現在還能看到的,都是倖存者中的倖存者,而我們也是當年抗拒暴政的倖存者後代。

四個博士卻講不出一套務實論述

你可以認同中華民族,追求兩岸統一,羨慕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國共產黨的繁榮昌盛,但必須認清,任何人無法逃離無所不管,隨時可能因言蠱禍、懷璧其罪的習式威權,那是吊在每個人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也是台灣大多數人拒絕對岸統治的根本原因。共產黨就是徹底人治政治,溫柔的江胡時代都辦不到的事,習大大可能放行嗎?如果連江胡時代與習時代都不能分辨,區別對應,跟可以談的人談,同時拒絕屈服於暴力恐嚇,國民黨將成一具連路上石頭都繞不過去的殭屍,成了小姐都保護不了的懦夫三七仔,既失掉自己的人格與靈魂,也喪失立足台灣政壇的正當性與合理性。

辯論台上四個博士,卻講不出一套令人信服的務實論述,實在讓人想哭又想笑。(攝影:王侑聖)

和平雖是多數人的期望,卻絕非善意可以製造出來的產品。邱吉爾說過,核武是一種「崇高的反諷」,它使「安全成了恐怖的健壯孩子,生存成了滅絕的孿生兄弟」,這句話準確的點出二戰後70年冷戰和平的本質。和平的本質來自權力平衡的僵持對峙,兩岸問題從來不是兩岸自己可以解決的問題,台海安全向來是美中兩個核武大國,反反覆覆對幹私通中活下來的私生子。親美又友中,三年前也許還辦得到,現在不選邊站的空間和機率已愈來愈低。務實面對險惡的局勢,認真把自己打造成一根啃不動的硬骨頭,遠比不切實際的複誦過去20年失敗的主張,更能贏得眾人的信任,才是國家領導人的格局。

雖然很討厭國民黨,但我並不希望台灣缺乏一個頭腦清楚的在野黨。辯論台上四個博士,卻講不出一套令人信服的務實論述,實在讓人想哭又想笑。國民黨,振作點,拋開兩岸那個背後靈,你們還是有機會從安寧病房中走出來,活蹦亂跳重獲新生的。

※作者為前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專欄作家

更多上報內容:

陳嘉宏專欄:只有張亞中說實話

投書:江啟臣兩岸論述一日三變陷泥淖

投書:沒有「兩岸內戰」 只有「中國統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