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片現場不得超過5人 網路卡當劇組導演全崩潰

·2 分鐘 (閱讀時間)
河合朗弘(左)和邱治澔在《隔離後見個面,好嗎?》戲裡戲外都相差超過十歲,但因有許多相同嗜好兩人都說不覺得有世代隔閡。(KKTV提供)
河合朗弘(左)和邱治澔在《隔離後見個面,好嗎?》戲裡戲外都相差超過十歲,但因有許多相同嗜好兩人都說不覺得有世代隔閡。(KKTV提供)

由日籍演員河合朗弘和台灣演員邱治澔演出的遠端BL劇《隔離後見個面,好嗎?》在三級警戒下,利用遠端視訊方式展開製作,並全部使用手機拍攝。微解封後拍攝期間劇組嚴守不得五人以上群聚的防疫規定,導演姜秉辰、黃弈勛事前不斷和劇組研究流程,制定SOP,開拍後再進行滾動式調整。

姜秉辰解釋:「我們會找空間設置好布景,再架設機器,調整燈光、聲音、網路,事前準備完成後,工作人員離開,演員再進去。」黃弈勛則表示,開拍後演員只需要照著SOP做,由導演和劇組來檢視流程上是否有需要做修改的地方,「每天都做調整,到後面就很順了」。

導演姜秉辰(右)、黃弈勛(左)在《隔離後見個面,好嗎?》開拍前反覆討論調整拍攝SOP。
導演姜秉辰(右)、黃弈勛(左)在《隔離後見個面,好嗎?》開拍前反覆討論調整拍攝SOP。

礙於人數限制,現場包含演員只留2至3人。造型師事前已搭配好服裝,演員需自己完成妝髮、穿上指定的服裝,進到拍攝空間,自行按下手機錄影鍵,導演等劇組其他人員則透過視訊會議軟體進行監控。

演員賴東賢也友情演出《隔離後見個面,好嗎?》,飾演河合朗弘的好友。(KKTV提供)
演員賴東賢也友情演出《隔離後見個面,好嗎?》,飾演河合朗弘的好友。(KKTV提供)

事前的準備工作不易,光是架設拍攝手機的腳架就買了12種,因呈現出的畫面不能與視訊有太大差異,還得測試不同角度的拍攝效果。姜秉辰說明:「還有距離問題,演員一個不小心可能會出框,表演範圍和角度、距離都得先抓準才行。」

邱治皓(左)與河合朗弘殺青後感情更好,訪問空檔聊個不停。
邱治皓(左)與河合朗弘殺青後感情更好,訪問空檔聊個不停。

另外,網速也是一大考驗,由於劇中每通電話都是採一鏡到底的方式拍攝,演員邱治澔說:「每次開始都要自己按錄影,很不習慣。不過最大問題常常是網路,網路卡住當下多半不會發現,本來情緒都已經到位,演完發現有一方網路卡了,就得全部重來。」


更多鏡週刊報導
4人同框7支鏡頭同步錄 即時互動感讓畫面更豐富
《隔離後見個面》全員上線共同創作 BL名編林珮瑜也喊新鮮
BL劇突破疫情時空限制 首齣日台遠端劇《隔離後見個面》誕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