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著病體打理家 癌媽:我好想回來住院

癌症希望基金會
健康大補帖

責任感讓她無法「放下」 只有在醫院才有理由好好休息

文/癌症希望基金會學術委員 葉北辰

當病友被告知罹癌後,從診斷、治療到追蹤,都是身心靈的煎熬。因癌症所衍伸的經濟壓力、自我功能短暫喪失、家庭角色重整、人力照護等,對癌友而言都是一種身心靈的壓力與煎熬,尤其是在家庭裡扮演多重角色的30-60歲罹癌病友來說更是!

「我好想回來住院。」化療結束的乳癌病友芳華(化名)最近壓力很大,透過主治醫師跟我約了會談時間,第一句話就這麼說。這讓我回想起來,之前她化療住院時曾經表示過,做化療雖然辛苦,但是住院的時候讓她覺得終於可以好好放鬆休息一下。

原來芳華生病前是補習班老師,雖然排課時間彈性,不像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但也因為這樣,她沒上課的「彈性時間」都奉獻給這個家。早上先生趕去上班,她就要張羅兩個孩子起床、上學,白天的時間若沒有排課,就要處理家務,洗衣打掃,或是趁著上課的空檔採買食材,準備回家煮飯。

個性太ㄍㄧㄥ 開完刀還忍痛做家事

診斷罹患乳癌之初,整個家庭都很震驚,但是對她來說狀況反而好一點,先生和孩子會幫忙做一些家事,孩子要上學時也比較不會賴床。不過芳華的個性比較ㄍㄧㄥ,加上「媽媽」這個角色總是堅毅不拔,她甚至在開刀完沒多久還是忍痛做家事,還開玩笑說把手舉過頭晾衣服就像是做術後的復健運動,她幾乎每天都做復健一定恢復的很快。沒想到這樣過度堅強的表現反而讓家人以為她都復元了,全家人的生活回到媽媽沒有生病前那樣。

「住院和沒住院對妳來說有什麼差別呢?」我忍不住好奇地問。原來當時她被醫生告知要住院做化療時,不只害怕化療,還擔心自己不在家的時候,老公小孩吃飯怎麼辦?家事誰做?小孩上學和功課誰盯?但是住院之後,因為化療的不舒服,病人的角色擠下了媽媽的角色,終於讓芳華覺得自己有一個名正言順的理由不要管這些事情,得以放心地在醫院好好休息,晚上享受家人的照顧和陪伴。 然而,唯有住院時才能擁有這種「放下」的感覺,出院返家後,「媽媽」或「家庭主婦」的角色就會跑出來,讓她覺得自己應該要做點什麼事情:簡單的整理打掃、衣服亂丟看不順眼就跟著收拾、因為要弄自己吃的東西就順便張羅全家人的用餐……等。就算很累、很不舒服,只要在家她就無法放下這種過度擴張的責任感(媽媽/太太應該要照顧家庭)。

事情總會有人做 家庭成員角色可互補

芳華的例子告訴我們,當媽媽/太太的角色因為生病而暫時缺席,原本需要做的事情就會有人接手(做得好不好是另一回事),家庭系統運作良好的時候,家庭成員會彼此互補不足的角色功能,但是當病人反射性地回到原本角色不加以調整時,其他家庭成員就會以為不需要互補了,很自然地回到原本的位置。
另外一種狀況是,家庭系統稍微卡住,或因為現實因素(經濟狀況、家庭成員的年齡、工作型態⋯⋯等)而導致整個家庭無法立即因應癌症做出調整,這時就需要尋求專業人員或社會福利資源的協助。
◎溫暖集氣:為正在抗癌的親友發起祝福
◎看完整專題:青春未完 癌症來了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