拘捕何韻詩又如何 雞蛋遲早會瓦解高牆

·3 分鐘 (閱讀時間)

《日經亞洲週刊》今年11月發行的第三期,封面故事的標題斗大寫著「So long, Hong Kong」(再見,香港),副標題則補上「亞洲樞紐褪去光澤」。文中直指伴隨疫情而至的旅行限制,以及習近平在港推動的《國安法》立法,都是迫使海外銀行家成群結隊逃離香港的原因。

任何保有理智的政權,都不可能坐視一座得來不易的金融城市,淪為平庸、毫無特色且可有可無。唯一合理的解釋只有中央對地方長期「不聽話」的報復心態,才能將多年積累的矛盾與恨意毫無後顧之憂地宣洩。

香港立法會選舉在12月19日落幕,這場中國人大修改香港選制後,以及港版國安法實施後的首次立法會選舉結果,正式宣告「愛國者治港」的時代全面降臨。選前由港警國安處執行的「資格審查」,基本排除了傳統泛民人士的參選。最終,史上最低的投票率,換來的是香港最無懸念、也將是最聽話的立法會。

然而,港府與北京對幾乎已難構成威脅的異議之聲仍持續加大打壓力道。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等7名香港《蘋果日報》高層在12月28日提訊,期間除了原本被指控的違反港版國安法和勾結外部勢力等案,7人還遭檢方加控一條「串謀發布煽動刊物罪」。

當人們還在試圖釐清,這項1967年後便從未採用過的罪名將如何影響早已奄奄一息的香港新聞環境時,隔天(29日)清晨警方再度以同樣的罪名,拘捕了網媒《立場新聞》的6名前任和現任高層人員,其中包括曾任董事的歌手何韻詩。《立場新聞》則在同日稍晚發佈了與半年前的《蘋果》類似的公告:除了公司即時停運,網站及社群媒體也將立即停止更新並移除。

自知代表性不足的政權,懼怕一切比它更具社會基礎的事物,因此參與選舉是罪,詳實報導、記錄時代是罪,至於傳播力更強的歌唱行為,當然也是觸法的。

與何韻詩同樣多次聲援民主派、參與抗爭的香港歌手黃耀明,8月才被廉政公署起訴,原因是在2018年立法會補選期間,為後來順利當選又喪失議員資格的區諾軒站台,在造勢會場唱了兩首歌,「涉嫌提供娛樂以誘使選民投票」。

由黃耀明和劉以達共組的音樂團體「達明一派」,1987年發行、收錄在《我等著你回來》專輯中的〈今夜星光燦爛〉,日前在他們2021年尾的6場演唱會中再度響起。歌曲中彷彿預言般唱出對香港主權移交後的想像——「恐怕這個璀璨都市光輝到此」。

黃耀明涉及「選舉舞弊」的案件,在律政司主動撤回控訴後暫時落幕,但陪著他步出法院的好友何韻詩,原訂1月2日舉行的演唱會恐怕凶多吉少。黃耀明在法院外面對媒體,唱起了〈問我〉來表心情,並寄語「香港人繼續唱下去,香港人繼續撐下去。」

從歷史上的社會抗爭先例來看,傾全力阻止人民擁有自由的政權,遲早會學習到:監獄只會換來暴亂,子彈只會換來炸彈。若執意與人民的普遍意志相向而行,雞蛋遲早會瓦解高牆。

※作者為新聞工作者

更多上報內容:

英特爾執行長預錄影片盛讚台積電了不起 很高興回到台灣「盼繼續深耕」

【影片】「2021桃園青年表藝月-藝表人才在桃園」 串聯5校6系表藝青年熱情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