拚公投過關成「共同目標」 朱立倫與戰鬥藍分進合擊防砸鍋

·6 分鐘 (閱讀時間)

迎戰四大公投及明年1月9日台中第二選區立委補選,國民黨內憂外患不斷,始終無法整合集結成一股足以與民進黨政府分庭抗禮的強大力量,近來不但傳出朱立倫領導的黨中央與趙少康發起的「戰鬥藍」齟齬不合,彼此互搶主導權,就連四大公投最新民調也慘遭逆轉翻盤,情勢相當危急。藍營內部倘若還未因此產生危機意識及團結一致對外,最後恐怕將再度兵敗如山倒。

黨中央與戰鬥藍分裂? 朱立倫駁:分進合擊「總會合」

對於「戰鬥藍」自辦公投宣講造勢,邀請前總統馬英九、中廣董事長趙少康及前國民黨副主席郝龍斌等人「合體」同台,遭外界質疑黨中央與「戰鬥藍」分裂?對此,國民黨主席朱立倫28日受訪時駁斥,直指很多媒體有預設立場,故意製造矛盾,不管是黨慶活動或公投宣講,全台灣從南到北都有幾百場在進行當中,大家是分進合擊,不可能每一場誰都邀請,但也有「總會合」的時候,即1212凱道全國大會師及1217公投選前之夜等活動。

「戰鬥藍」自辦公投宣講造勢,邀請前總統馬英九、中廣董事長趙少康及前國民黨副主席郝龍斌等人合體同台。(資料照片/張哲偉攝)

朱更反問,外界不要再想製造任何見縫插針或製造國民黨的對立,「那我也要講一下,那昨天(指27日綠營活動)蔡英文,如果沒有跟蘇貞昌在一起,是有意見嗎?沒有跟游錫堃在一起是有意見嗎?沒有跟賴清德在一起是搞分裂嗎?搞對抗嗎?無聊,窮極無聊!」

對此,有黨內知情人士坦言,在前基進黨立委陳柏惟遭罷免成功後,選後的確有一度因罷免功勞及搶功問題,引發「戰鬥藍」與朱立倫之間的矛盾及不滿,而後續展開公投藍綠對決之初,趙少康及「戰鬥藍」方面也對黨中央宣傳力道及動員能量有所擔憂,因此才決定另在六都自辦大型的公投宣講場次,並找前主席江啟臣、前立法院長王金平等人協助。

國民黨公投街頭宣講台中場。郝龍斌、馬英九、江啟臣、趙少康同台。(資料照片/陳愷巨攝)

但該位人士表示,縱有再大的恩怨或競爭關係,「戰鬥藍」及朱立倫現在都是站在同一條船上,彼此有「共同的目標」,不管誰想主導、誰想收割戰果,前提都必須要先力拚1218四大公投案過關才有資格來談,因此,目前雙方關係已趨於緩和,「私下互動氛圍沒那麼差」,不僅「戰鬥藍」自辦的活動會主動邀朱參加,且「戰鬥藍」先前搶下自由廣場1217的路權,也無條件供黨中央舉辦選前之夜大造勢,促成朱在凱道旁辦活動,帶頭為公投守夜和民進黨拚場。

戰鬥藍颳起鯰魚效應 朱團隊誤標籤成「趙少康的」

「其中曲折難以為外人道,但希望能打開藍軍合作團結的契機!」另有實際參與「戰鬥藍」運作的人士則解釋說明,「戰鬥藍」的用法始於今年8月首次由趙少康提出,當時藍軍仍陷低迷不振、公職人員個個怕得要死的窘境,尤其碰到民進黨反中、仇中等「大內宣」,更是不敢吭一聲。直到疫情初步有望控制,鴻海創辦人郭台銘採購的BNT疫苗已經上路,民怨沸騰卻不滿國民黨公職龜縮,基層民代也飽受選民責難壓力,因此「戰鬥藍」一出,旋即造成萬方響應風起雲湧之浪潮,每個人都願意參與表現一下。

針對當時永齡基金會和台積電採購到BNT疫苗一事,媒體人趙少康還在臉書痛批「蔡政府意識形態卡疫苗」。(資料照片/張哲偉攝)

在此政治氛圍下,「戰鬥藍」發起串連後的「鯰魚效應」迅速奏效,每個人都多做一分、多講一句,又突然發現「德不孤、必有鄰」,原來同樣想法的大有人在,綠營側翼及1450只是少數靠此維生的打手,藍營黨公職人員變得比較肯說,而網路上更是群雄並起,大家都敢於表達自己的看法,不再擔心會被「查水表」,1450假新聞、帶風向的難度也大為提高。

只不過,該位人士直言不諱地說,朱立倫當選主席後,其團隊誤以為趙少康是要另搞派系分庭抗禮,因此努力並成功地將「戰鬥藍」標籤化成為「趙少康的戰鬥藍」,扭曲了「全民一致、反綠霸凌」的原始格局,導致黨內公職人員面臨「選邊站隊」的兩難,在面對未來提名、連任等現實壓力下,「戰鬥藍」迅速萎縮,多數人開始敬而遠之,保持一定距離。

討厭民進黨氛圍又來了 藍群體「戰鬥」力升高

該位參與「戰鬥藍」的人士表示,好在目前社會氛圍已經改變,「討厭民進黨」又重回「全國最大黨」,藍營中層及基層「戰鬥」的勇氣和意願普遍提昇。換言之,「戰鬥藍」的階段性任務接近完成,目前面臨的新問題則是「缺乏整體策略性的整合」,每個人在自己的角度和立場衝出去就亂刀痛殺,但缺乏組織、沒有策略,導致力量分散沒辦法集中,就無法形成具體戰力。

參與戰鬥藍人士表示,目前社會氛圍「討厭民進黨」又重回全國最大黨,藍營「戰鬥」勇氣和意願普遍提昇。圖為民進黨公投說明會基隆場。(資料照片/張哲偉攝)

舉例來説,他指出,台北市議員羅智強率先衝出去舉辦凱道夜宿活動,很快就聚集了媒體焦點並造成龐大聲量,正好填補了當時國民黨欠缺論述的窘境,照理説,國民黨全黨應該全力投入加碼才對,但實際上黨中央卻沒有即時跟進,而「戰鬥藍」協辦了萬聖節Party活動後也消失了,變成羅一個人的孤軍奮戰,終使效果因無法延續而大打折扣。因此,接下來無論是四大公投案或明年初中二選區立委補選,或是緊接著馬上就要開始進入2022的九合一地方選戰的初選及暖身,對朱立倫領導的黨中央或趙少康發起的「戰鬥藍」而言,「集中」及「整合」將會是未來新階段比「戰鬥」更加困難及重要的課題。

更多上報內容:

【衝4大公投】朱立倫赴北投買菜搏婆媽感情 尷尬遇台灣基進同場較勁

藍又分裂?戰鬥藍公投宣講沒找他 朱立倫喊別插針:都是必勝藍

「馬政府核定三接蓋在藻礁上」 民進黨:當年不見朱立倫吭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