拚到躁鬱症 靠莊園咖啡終於殺出血路

統一超商後來推出CITY CAFÉ搭早餐的特價優惠,黃銘賢思考,台灣人既然有吃早餐的習慣,2013年也開賣全天候早餐,推出熱壓吐司、貝果和三明治等輕食。

黃銘賢的妹妹黃凱鈴回憶,當時專業咖啡店賣吃的很衝突,覺得會破壞格調,「但其實哥哥對市場敏感度高,路易莎開到新北市後,我們發現新北市人習慣坐下來吃餐點,早餐提高咖啡的消費需求。」如今早餐占整體業績的30%,黃銘賢驕傲地說:「買早餐的人至少會有三分之一點飲料或咖啡,帶動了40%業績成長。」

黃銘賢還觀察到,4年前手沖咖啡在台灣還不普遍,他推出平價莊園級精品咖啡,在競爭激烈的市場殺出血路。

2015年,他又下了個眾人反對的決定,為了迅速建立品牌辨識度,他在尾牙喊出2年要開2百間店的目標,「內部行政都快瘋了啊!一直說不要再開了啦,你停啦…」但路易莎不參加加盟展,也不舉辦加盟說明會,開出加盟金280萬元含店面裝潢、設備,幾乎都是親朋好友加盟後再拉人,「曾經有一個月簽了30個加盟合約回來耶!遇到好地點我們會先租下來,可是裝潢做不出來,有好幾間店放半年到8個月,都在燒租金。」

同年,黃銘賢認為,路易莎缺乏甜點,難以被歸類成正式咖啡館,「咖啡館和早餐店最大的差別是蛋糕,你會說米朗琪是早餐店嗎?不會。你沒甜點,就是brunch。」於是他又獨排眾議,在三重成立百坪中央烘焙廠。

有業界行銷人士認為,路易莎近二年拓展速度過快,「經營腳步跟不上展店,品牌行銷和危機處理都有待加強。」姊姊黃佳雯也坦承,公司成長到一個規模,大家要重新適應改變,「以前想到什麼講什麼,會直接吵架,現在會討論溝通,行銷部分也交給專業公關公司。」

採訪過程中,黃銘賢情緒經常高亢,有時他意識到了,刻意壓抑,講話仍掩不住激動,他突然自爆:「我之前吃了2年抗躁鬱藥,發作起來會覺得頭要裂開了,眼睛快掉下來,後來靠運動才把藥戒掉。因為工作、休息對我來講是一樣的事,沒有辦法分開,所以之前很躁鬱。」

徐愛筑聽了,眼神藏不住歉疚,「可能是我產後憂鬱影響到他…所以後二胎生完,我都很快速回公司上班幫忙,讓自己不要胡思亂想。」

路易莎沒有企業當背景,也沒和人合夥,黃銘賢曾說,若有外人,會影響他對咖啡的信仰,「我寧願很累,自己撐。」但疲累背後,有家人支持,再怎麼犯錯、吵架,他們也不拋下彼此。


更多鏡週刊報導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