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上台 對抗中共的鬥爭還是要繼續下去

顏純鈎
·5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大選至今未塵埃落定,拜登雖宣佈當選,但川普未認輸,各種消息滿天飛,一時一個樣,我們的心情也隨之起伏。

我有不少朋友都因為太投入,搞得有點情緒不穩定,有的太悲觀,覺得川普大勢已去,有的挺拜登,又覺得勝利在望。

藍絲挺拜登不奇怪,黃絲內部也有不少朋友挺拜登。甚至我自己家人中,也有兩派意見。後輩在英美工作,看左派報紙多,也多數接受自由派思潮,除了與民主黨的理念比較接近以外,也基於對川普個人的厭惡。

平心而論,川普也有個性上的問題,不招人喜歡,他又是富二代脾氣,強橫獨斷,做事情喜歡走極端不留餘地,結果當然是得罪人多稱呼人少,因此也失去不應該失去的中間選民。他連自己黨內的大佬麥肯恩都得罪了,麥已去世,但他太太此次乾脆為拜登站台,因此打擊自己的選情。

朋友圈中撐川普的,多數看重他上任四年對中共的全力反擊,招招到位,把中共的處境整個翻轉,使中共由攻勢被迫轉為守勢。徹底反共的態度,客觀上對香港與台灣反抗中共壓迫的人民是一種莫大的支持。相反的,拜登與中共關係不清不楚,他上台後就有很多不確定性,因此兩個人比較之下,當然川普連任對我們有利。

朋友中撐拜登的,很多都是深黃絲,他們看事情的重心,不是反共不反共的問題,而是自由派理念得到貫徹,因為川普個人的性格,不容忍他繼續做下去。有的認為拜登也不真正親共,有的認為即使拜登親共,也好過川普退出巴黎氣候協定。

兩邊的爭議在於,什麼事對我們更重要?是反共不反共重要,還是合不合時代潮流重要?

筆者認為,黃絲內部爭議美國大選,到今日已經無關宏旨。總統大選舉行過了,點票有爭議,有舞弊之說,這件事我們不用太上心,上心也沒用,因為美國的事輪不到我們左右,美國的事還是美國人決定。誰輸誰贏,現在取決於兩件事:一是舞弊之說有沒有真憑實據,舞弊是個別現象還是系統性的陰謀操作,二是點票爭拗是不是去到法律層面,法律最終的判決又是如何。

勝負之爭取決於這兩個因素,而香港人根本無從插手,只有靜待結果而已,吵到上天也解決不了問題,還白白傷了和氣。

對我來說,不論川普連任,還是拜登上台,對抗中共的鬥爭,都要繼續下去。川普連任,事情做起來會順手一點,拜登上台,事情變數會比較多,但我相信拜登上台也不可能與中共再親密起來,他也要避嫌,更要看美國的民意做人。

始終我們要相信美國的憲政,相信兩黨之爭最終都要服從國家整體利益,因此,我勸大家都不要對美國總統大選太上心,不如放下歧見,靜觀其變,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車到山前必有路,做好自己的事才是道理。

若川普連任,我們以前做什麼,還是做什麼,若拜登上台,就要加強國際線的工作,要盡可能把港台兩地人民的心聲傳達出去,盡可能把中共踐踏基本法,濫捕濫告的證據傳播出去,藉此讓更多美國人了解我們的處境,得到他們的支持。

近日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出了一份報告,指出國安法之下香港人權狀況急劇惡化,證明美國人即使忙於大選,仍舊關心香港的情況,所以對總統大選後的港美關係,也不必太悲觀。

只要美國人保持對中共的反感,就能影響兩黨的外交政策,而作為總統的更不可能一手遮天,拜登有奶共的嫌疑在身,他只有撇清自己,絕對不敢對中共施恩太甚。他的任期只有四年,前面兩年要花大力氣去彌合國內兩黨兩派的恩怨,後兩年又要操心連任競選。如果民主黨在參議院又處少數,施政處處受制於人,他要做好國內的事已經不容易,對中共不可能大幅調整國策。

因此,即使拜登上台,也不必太悲觀,與其怨天尤人,不如做一點實事,影響美國民意,藉此產生對拜登的民意壓力,客觀上阻止他與中共勾兌。

最要緊的還在於,現在我們面臨比較嚴峻的處境,林鄭正喪心病狂憑國安法整治民主派骨幹,最近相繼對新聞界﹑學界開刀,正需要我們團結一致去對付的時候,千萬不可因為美國大選這件事,造成內部互相攻擊,以致自我分化,削弱自己陣營的實力。

美國總統大選這件事,對我們有影響,但即使美國今日全力支持中共,難道我們就不抗爭了嗎?路既然要走下去,就不要分心,要認準方向,全力以赴,路上是風和日麗也好,是狂風暴雨也好,都要走下去,問題不在於走不走,問題只在於怎麼走。

希望大家都冷靜,適當抽離,事到臨頭,見機行事,不要自家人吵到翻天,讓藍絲看熱鬧。(本文授權轉載自作者臉書專頁/原標題:放下歧見,保持樂觀,共同對敵​)

※作者1978年赴香港定居。曾任《新晚報》副刊編輯、《文匯報》副刊編輯及天地圖書公司總編輯。

更多上報內容:

我支持川普 因為從來沒有一個美國總統敢直斥中共之非

美國大選有可能作票嗎?

美聯社:美國疫情最嚴重的地方 壓倒性支持川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