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外交政策》準白宮國安顧問:中國是「重要戰略競爭對手」 終結多邊貿易戰才能與盟友聯手施壓北京

·6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政權交接剩下兩週時間,各界也睜大眼睛關注拜登上台後的外交政策路線。美中兩大強權的「新冷戰」是否勢不可擋?拜登如何看待俄羅斯對美國的威脅,又能否為伊朗、北韓的核子危機降溫?而美國將如何應對阿富汗、敘利亞、葉門正上演的戰爭?而拜登政府的中東政策又是什麼?

將隨拜登入主美國權力中樞的候任白宮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3日登上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人氣時事評論節目《札卡利亞環球公共廣場》(Fareed Zakaria GPS),接受知名記者札卡利亞(Fareed Zakaria)專訪,暢談新政府在全球各處面臨的外交挑戰。

對於美中關係在川普任內陷入冰點,蘇利文將中國定位為美國的「重要戰略競爭者」,「在許多方面都與我國利益」背道而馳,顯然不會全盤推翻當前的對中路線。

但蘇利文批評現任政府單打獨鬥、疏遠盟邦的的作法失當,反而使中國在國際舞台趁機擴張影響力。他強調,拜登將拉攏盟國站在同一陣線,迫使中國在貿易、科技、人權、軍事等面向做出改變。

拜登新政府對中路線

面對札卡利亞犀利提問,既然拜登(Joe Biden)在競選期間極力批評川普(Donald Trump)對中國發動貿易戰,使美國民眾與產業付出慘痛代價,為何又稱不會取消對中國商品開徵的關稅?蘇利文強調川普政府的失誤在於並未尋求國際夥伴支持,選擇獨自與中國對決,期間甚至還對想與美國站在同一邊的盟國也發動貿易戰。

因此,拜登政府上台後將與美國在歐洲、亞洲的盟邦展開磋商,共同商討該如何聯手對北京施壓,迫使中國坐上談判桌,改變傾銷、非法補貼國有企業、強迫勞動等損及他國經濟利益的「貿易濫用」(trade abuse)行徑,但在此之前,美國首先得為當前的多邊貿易戰畫上句點,化解與歐盟(EU)等盟友的歧見。

蘇利文還稱,「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 RCEP)的簽署、《中歐投資協定》完成協商,都是川普過去四年來疏遠歐洲、亞太盟邦下付出的代價,而拜登政府一上任即會與盟國建立共識,就彼此對中國帶有同樣深切疑慮的議題達成共識,「不僅是貿易(領域),還有科技、還有人權、還有(中國的)軍事侵略。」但蘇利文也強調,在氣候變遷等領域,拜登政府仍將尋求與中國合作。

拜登時代的伊朗、阿富汗政策

蘇利文是通稱「伊朗核協議」的《聯合全面行動計畫》(JCPOA)的操刀者,而隨著川普在2018年退出JCPOA、對伊朗重啟經濟制裁,又在距今一年前下令擊斃伊朗特種部隊聖城軍(Quds Force)司令蘇萊曼尼(Qasem Soleimani),面對美伊之間一觸即發的戰爭風險,新政府又將如何緩解兩國關係?

蘇利文向札卡利亞表示,在川普的「最大施壓」戰略下,一步步促使伊朗走向發展核武的危險境地,伊朗在中東地區發動的攻擊行動,更與美國及盟友的利益背道而馳,一旦伊朗重新開始遵守核協議,美方最終的目標是進一步限制伊朗的彈道導彈計畫。

而將關注焦點轉向阿富汗,在川普政府的國務院阿富汗和談特使哈力札(Zalmay Khalilzad)領銜下,美國與「神學士」(Taliban)在去年2月29日簽下一紙和平協議,多年來犧牲無數人命的戰事似乎終見曙光,蘇利文對此表示,若神學士履行協議承諾,與「基地」(Al Qaeda)等恐怖組織劃清界線,終止暴力行動,並和阿富汗政府展開談判,新政府將持續遵循既定外交基調,同時確保阿富汗不再淪為恐怖份子的溫床。

拜登將如何對付普京?

蘇利文在訪談中還抱怨,在這段政權過渡期,部分政府機關,尤其是國防部拒絕配合,遲遲不肯與拜登陣營會面接觸,而他強調這不僅帶來交接上的不便,上下屆政府若沒能「無縫接軌」將構成嚴重國安威脅,九一一恐攻事件即為血淋淋的前例。

而對於日前疑為俄羅斯駭客大舉滲透美國政府機構網路一事,蘇利文表示新政府將投入大量成本防範此類攻擊,一旦確認攻擊來源後「我們將作出回應」。即便如此,拜登仍將在軍備控制、防止核武擴散等領域與普京(Vladimir Putin)尋求合作。蘇利文也提及,美俄《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Strategic Arms Reduction Treaty,簡稱New START) 將在拜登上台兩星期後到期,續簽條約也成為國安外交團隊上任後的首要之務。

歷來最年輕白宮國安顧問

2020年美國總統候選人拜登的核心外交幕僚蘇利文(Jake Sullivan)(AP)
2020年美國總統候選人拜登的核心外交幕僚蘇利文(Jake Sullivan)(AP)

拜登的核心外交幕僚蘇利文(Jake Sullivan)(資料照,AP)

剛滿44歲的蘇利文將成為史上最年輕的白宮國家安全顧問,他生於佛蒙特州大城伯靈頓(Burlington),耶魯大學(Yale University)政治學系畢業後遠赴英國牛津大學(University of Oxford)攻讀國際關係碩士,之後回母校耶魯法學院取得法律博士(J.D.)學位。

蘇利文原本在司法界工作,2008年美國總統大選轉換跑道踏上政治路,先後投入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與歐巴馬(Barack Obama)的陣營。選後希拉蕊出任國務卿,蘇利文成為她麾下的得力大將,擔任副幕僚長與政策規劃主任,曾隨同她訪問112個國家。希拉蕊卸任後,蘇利文轉任時任副總統拜登的國家安全顧問,而他的前任正是將出任拜登政府國務卿的布林肯(Antony Blinken)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拜登新政府》彌補未提名首位女性國防部長 五角大廈二把手由女性出任
相關報導》 拜登新政府.族群角力戰》拉美裔爭取教育部長 亞太裔力挺華裔出任勞工部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