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帶給台灣的後果

·3 分鐘 (閱讀時間)

華府好比黑洞,存有超大質量與能量,試圖磁吸各國遵循她所形塑的軌道去運行。因此華府的內部狀態,對世局影響極大。

華府的內部結構始終動態變化,憲法所打造的三權分立原型僅只是法定表象。目前的格局是後民主,基本上受制於九力拉扯。4年半以前我文字提出「九力理論」,華府就實際權力運作而言,已經蛻變出九大永久勢力,而形成「九龍共治」。兩黨的政黨力量做為兩大關鍵,體現在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國安及常任官僚系統(所謂深層國)、共和黨軍工複合體、民主黨媒體複合體(擴大涵蓋矽谷新媒體)是三個鐵打的次級營盤。錯落外圈策應的是遊說機構和利益團體,影響力愈來愈大。阿富汗爆發危機以來,九力正在較勁。

先看內政。阿富汗潰敗和撤退危機,美國蒙羞,拜登總統的政治資本泡沫化。民主黨目前擁有多數,還能勉強主導參眾兩議院,因此便急於盡快通過1.2兆美元的基礎建設和3.5兆美元的提振經濟和社會政策預算。如果這兩大史無前例、耗資甚鉅的政府開支順利獲得通過,民主黨還能夠有效動員遊說機構、利益團體和相關企業,民主黨國會議員的向心力便得以凝聚。否則明年的期中選舉挫敗,兩院的多數將拱手還給共和黨;拜登年事已高,不但提前成為跛鴨,還可能面臨眾議院檢討阿富汗以及美國南部邊境的放任難民問題而提出彈劾案。

根據新近的估計,1.2兆美元的基礎建設案可能會通過,但是反映民主黨進步派立場的3.5兆預算是否能得到溫和派的繼續支持,存在變數。溫和派與不受歡迎的總統做法案立場切割,屬於政治常態。而且就算是預算降低,低飛通過,依照期中選舉歷史規律,執政黨明年仍然可能失去兩院多數。目前兩黨在參議院的人數相同,僅僅靠副總統投票支持民主黨,勉強險勝。

再看軍事和國安。基於拜登總統幾度在記者會上的表現,一般判斷他不勝繁劇且思慮不周。共和黨以及右派媒體的看法,是白宮幕僚長其實扮演著相當於「總理」的角色。對於內政課題,拜登倚重幕僚長和國會主導,因此南部邊境難民危機反映出複雜的利益與政治算計,無法擺平。他本人所關注的,主要是外交和國家安全,可沒想到4月以來的阿富汗決策如此不堪。

美國前任國防部長蓋茨曾經不客氣地指出「在過去40年,拜登的重大外交政策和國安事務立場,幾乎每一件都是錯誤的。」他更針對性地說,「我們在阿富汗問題上,看法明顯不同。我認為拜登與軍方的關係有問題。」

目前阿富汗撤軍最有爭議之處,都是涉及方法和步驟。拜登將決策推說是軍情共識,可外界多持懷疑態度。拜登做為決策者,在第一時間竟然向軍方和情報系統推卸責任,容易在深層國引起反彈。阿富汗撤軍的重大失誤,猶如2011年歐巴馬總統伊拉克撤軍歷史再現。歐巴馬失策,直接導致伊斯蘭國興起,中東生民塗炭,間接導致2014年俄羅斯併吞克里米亞且入侵烏克蘭。拜登會帶來什麼後果──特別是對台灣?

關於阿富汗,兩黨開始有了資深高層嚴肅提出增兵返阿的必要。歷史的發展如此弔詭,歐、拜兩總統想擺脫共和黨軍工複合體,但是甩不掉。(作者為加州大學法學博士、美國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