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政府太空政策 4大挑戰

青年日報社
·4 分鐘 (閱讀時間)

編譯施欣妤/綜合外電報導

拜登就職後雖優先關注疫情與經濟復甦等議題,但太空新聞網站「SpaceNews」已點出,拜登政府未來4年將面臨4項「太空挑戰」,有賴其擬定或調整當前太空政策方針。

2024登月計畫 前途未卜

拜登首要面對的太空挑戰,是調整NASA「阿提米絲」登月計畫,其目標是讓太空人在2024年重返月球,最快今年底就要進行繞月飛行,可是當前該計畫面臨技術與資金的兩大瓶頸:其中新火箭在16日的關鍵測試出狀況提早結束,恐衝擊整個計畫時程,NASA也坦言2021財年支出法案,其雖獲得8.5億美元預算挹注登月,但只滿足其需求的1/4。

登月或許只是川普前政府「讓美國再次偉大」的政治宣示之一,可是許多相關廠商、實驗室則視其為擴大研究與商業業務良機,並且大力呼籲拜登政府進一步投資登月,但拜登因防疫與刺激經濟,面臨更多預算排擠問題,有待其拍板決定,是否調整「阿提米絲」計畫時程。

「太空航路管理」 亟待推展

隨著全球火箭發射任務日益頻繁,為了避免太空垃圾影響衛星、發射任務或國際太空站安全,美前總統歐巴馬時代即提出「太空航路管理」(STM)概念,並在各單位協商下,決定交由美國空軍負責。川普政府則2018年將民用STM項目由空軍,轉由商務部太空商務辦公室負責,該辦公室也在2021財年首度獲得營運資金。

目前公私營單位普遍認為商務部,是處理美國民用太空航路管理的最適當機構,不過拜登的商務部長提名人、羅德島州州長雷蒙多,至今未曾展現對太空議題的任何興趣或立場;隨著太空領域成為美國重要議題,預期拜登政府仍會持續重視STM,但會投資多少?有待觀察。

「太空軍」擴編計畫

美國第6軍種太空軍在川普任內正式成軍,也獲得國會大力支持,但在拜登治理下,太空軍的受關注程度與議題熱度恐降低。此外,2020年逾2200名空軍官兵轉任太空軍,預計2021年將再有3600人加入,但太空軍最終目標,是希望編組達到6千名軍事人員,與8千位文職人員。因此拜登政府預計今年內,必須提出太空軍擴編計畫,考量由陸軍或海軍轉調人力。

軍民攜手 推動太空現代化

川普任內積極推動國防太空計畫現代化,預料拜登將繼續推動。未來4年五角大廈將繼續執行眾多攸關國安的太空發射計畫,而且絕大部分都是由SpaceX公司、聯合發射聯盟(ULA)等廠商合作,藉此提升美國太空競爭力。

ULA承諾今年完成新火箭「火神半人馬座」(Vulcan Centaur)首飛,未來將與SpaceX已獲認證的「獵鷹9號」與「重型獵鷹」火箭,並列美軍軍用發射任務的主要載具。預計到了2024年,太空軍將再提出新的美軍發射任務計畫,拜登政府屆時必須評估「藍源」(Blue Origin)等太空民間企業的定位。

另一方面,美國太空系統自川普執政期間,就遭抨擊易遭駭客入侵、存在易攻擊等弱點。五角大廈為了降低發射任務成本,開放與民間企業、研發團隊合作,引發部分反彈,認為此舉恐有國防機敏資訊外洩風險。而五角大廈2019年成立「太空發展局」(SDA),作為協調太空防禦的單位,卻也遭質疑將使太空計畫喪失研發彈性與活力,SDA目前預計2022年將發射首批28枚衛星。

拜登未來4年將權衡,如何利用較低成本的民間商業太空技術,確保敏感的國家安全問題,在降低太空研發成本同時,確保美國情報與國防機密不會外洩。

以太陽神阿波羅孿生姊妹命名的「阿提米絲」計畫,希望延續半世紀前阿波羅計畫的成功,帶領美國重返月球。圖為太空人於月表作業想像圖。(取自NASA網站)

太空航路管理攸關美國與全球發射任務的安全,以及衛星在太空運行狀況。圖為NASA監測「飛龍號」太空船載人赴國際太空站任務。(取自NASA Flickr)

太空軍在川普任內成立,拜登則將決定未來太空軍擴編與任務方向。圖為拜登就職典禮時,旗手持太空軍軍旗進場。(達志影像/歐新社)

美國公部門勢將擴大與民營新創太空企業合作,但同時得顧慮國安保密問題。圖為美國國家偵察辦公室的極機密間諜衛星,由ULA「擎天神5號」(Atlas V)火箭發射升空。(取自ULA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