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氣候外交暗藏玄機

美麗島電子報
·6 分鐘 (閱讀時間)
President Joe Biden sits down after speaking to the virtual Leaders Summit on Climate, from the East Room of the White House, Friday, April 23, 2021, in Washington. (AP Photo/Evan Vucci)
圖片來源:AP

4月22日是「世界地球日」,全世界40多個國家的領導人,在這一天出席了由美國總統拜登召集的「氣候變化全球領袖視訊峰會」。這是拜登上台後導演的第一場多邊外交大戲,幕前幕後引發關注。

氣候變化與新冠肺炎疫情,都是屬於非傳統安全的領域,但對人類造成的威脅,往往比傳統安全更為嚴重。因此,世界各國都理解,必須以集體的力量,合作對抗人類共同面臨的天然災害。但如同「疫苗外交」,應對氣候變化如今也成為外交博弈的舞台。

拜登把處理氣候變化問題,視為他對外政策的優先課題,希望美國藉此重起爐灶,恢復其在國際社會的領導地位。拜登上任第一天,便重新加入川普退出的《巴黎協議》。但拜登能否因氣候變化重振美國雄風,關鍵還是中國的態度;因為中美同是二氧化碳排放大國,中國排放量占全世界的28%,名列第一;美國位居其後,占全球總量的14%。

僅管過去兩年,中美在外交、貿易、科技等多項領域,都處於針鋒相對的狀態,但拜登還是在峰會前,派遣他的氣候問題特使凱瑞(John Kerry)訪問大陸。凱瑞是拜登上任後訪陸層級最高的美國政府官員,訪問期間和中共發表了聯合聲明,被認為釋出中美兩國在氣候領域合作的積極信號。

與此同時,拜登也積極尋求盟國的支持。例如,在他和日本首相菅義偉舉行的高峰會中,氣候變化就是一個重大的議題。兩國領袖啟動氣候合作伙伴關係,並在聯合聲明中強調:第一,執行《巴黎協定》和實現2030年國家自主貢獻;第二,清潔能源技術的開發、部署和創新;第三,在其他國家,特別是印度太平洋地區,支持脫碳努力。

習近平上台後對環境問題相當重視,他在中共「19大」報告中,特別強調「加快生態文明體制改革,建設美麗中國。」習近平去年9月承諾,「中國將力爭於2030年前實現二氧化碳排放達到峰值,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中國國家能源局在本次氣候峰會開始前發布《2021年能源工作指導意見》,稱今年將把煤炭消費在總能源結構中的比重從目前的57%降至56%以下,同時將電力消費從27%提高到28%。

中共積極應對氣候變化的措施,符合中國大陸的經濟和環境利益,也是少數得以提升中共國際形象的建設項目;然而,中共卻在峰會即將召開的前一天,才宣布習近平出席的決定,顯示習的與會是經過了一番考量。我想主要的考量是不願讓美國因川普和拜登的一退一進,取得氣候多邊外交的主導權。

有媒體指出,凱瑞這趟「上海之行」,受到中共刻意的冷遇。「美國之音」引述美國前助理貿易代表布羅德曼(Harry Broadman)的話說:「我的猜測是他在中國也體驗了白宮其他官員在安克拉奇的經歷。」中共官媒《環球時報》在凱瑞行前聲稱:「美方既缺少道義基礎,也沒有實際力量就氣候問題對中國發號施令。」

另一方面,習近平捷足先登,於高峰會前的4月16日,與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舉行了中法德領導人視頻峰會。習在會上重申他去年9月提出的論點。外界認為,這意味著中共已不把美國視為其對外關係的「中心」。

中共自認為發展中國家的一員,故試圖爭取一些排放量較少的貧困發展中國家的支持,以維持中共在第三世界的「代言人」角色。習近平在線上峰會上指出,「發達國家應該展現更大雄心和行動,同時切實幫助發展中國家提高應對氣候變化的能力和韌性,為發展中國家提供資金、技術、能力建設等方面支持,避免設置綠色貿易壁壘,幫助他們加速綠色低碳轉型。」

美國總統拜登在氣候峰會上表示,美國承諾到2030年將碳排放量在2005年的基礎上減少50-52%,但要解決氣候變化問題,拜登必須突破國內和國外的考驗。在國內方面,《華爾街日報》社論指出,推動增加化石燃料成本補貼再生能源的政策,將衝擊到經濟利益,對此國會和在野黨都有不同的意見。

在國外方面,中共仍是拜登無法迴避的合作對象。拜登政府視氣候變化為單一議題,擔心中共會以此作為雙方合作的談判籌碼,換取美國在台灣和人權等問題作出讓步。

如前所述,習近平提減排目標後,即一直未對二氧化碳排放量設定絕對限制,也沒有公布任何細節。習在全球氣候峰會上表示,中國將嚴格控制煤電項目,但亦未作出任何承諾;中國人民銀行前行長周小川撰文指出,不使用絕對量指標,「可以在數字上『打太極拳』,特別是打給外國人看。」

中美技術競爭加劇波及到氣候政策,為減排提供的解決方案,有賴於能源電池、汽車和碳儲存的創新。美國議員要求美國禁止中國產品用於拜登提出的基礎設施項目。中共在清潔能源方面取得重大進展,在太陽和風能發電技術已領先全球。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說,如果「美國不能領導可再生能源革命,難以想像美國能贏得與中國的長期戰略競爭。」

凱瑞23日接受彭博電視台訪問時表示,美國總統拜登正在評估是否實施一種邊境調整稅(BAT),課稅對象瞄準來自氣候政策較弱國的進口貨品。因為開徵此稅既可催促其他國家採取行動降低排碳量,同時也能保護本國能源密集產業的勞工,並阻止企業把工廠遷往環保法規較寬鬆的國家。

中共外長王毅4月23日應邀在美國「對外關係協會」(CFR)發表演講時批評美方,以「競爭、合作、對抗」三分法來定義中美關係,沒有分清中美關係的主流和支流,缺乏努力的方向和目標。王毅認為中美把合作搞起來,就能讓各種「不可能」成為「可能」,就能推動兩國關係朝健康和穩定的方向發展。王毅強調,就合作領域而言,最突出的是共同應對氣候變化。

我認為中美在氣候方面有很大的合作空間,但因彼此缺乏互信,雙方都以「競爭」來定義「合作」,中美關係真的很難回到從前了。

【作者 趙春山/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遠景基金會首席顧問】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