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派出「友台大將」處理台灣問題:坎貝爾是誰?他會怎麼做?

商業周刊
·4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國安會新設「印太事務協調官」職務,由庫爾特·坎貝爾(Kurt Campbell)擔任 (來源:Flickr@U.S. Embassy, Jakarta)
美國國安會新設「印太事務協調官」職務,由庫爾特·坎貝爾(Kurt Campbell)擔任 (來源:Flickr@U.S. Embassy, Jakarta)

美國新總統拜登今(20日)就職,眼下要面對美國國內嚴重的疫情、千萬人失業以及政治暴力等內政問題,還有同樣棘手的外交問題。

《日經亞洲評論》指出,拜登在國安會新設「印太事務協調官」職務,並任命歐巴馬政府的前助理國務卿庫爾特·坎貝爾(Kurt Campbell),從這點來看,亞洲仍會是拜登外交政策的中心。

其中美國與中國的關係,會是拜登的一大挑戰,如何組織印太地區盟國,以及處理台灣問題,是當務之急。

台灣高居亞洲衝突點「前段班」

據《日經亞洲評論》分析,拜登上任的百日,給亞洲的時間將相當有限。中國對台灣施壓引發的危機,拜登或許很快被迫需要面對,因為根據智庫「外交關係協會」訪問550位美國政府官員、外交政策專家與學者,發現台灣高居亞洲衝突點的前段班,是美國在此區的第二大危機,僅次於北韓。

許多台灣人都擔心,台美關係會因為拜登主政而倒退。東海大學政治研究所教授潘兆民告訴《日經亞洲評論》:「台灣仍會是美國亞洲政策的重要部分,但不會像川普一樣用來對付中國。」

華府智庫「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亞太安全主席克羅寧(Patrick Cronin)則認為,拜登對台灣問題的原則會是:不一定需要與北京對立,堅持美國的價值與利益。

專職處理亞洲問題的坎貝爾,是著名的「友台」人士。《中央社》報導,他過去至少6次訪台,與總統蔡英文、前總統馬英九及陳水扁都曾親自見過面。

去年12月,坎貝爾透過視訊於「2020台美日三邊印太安全對話」發表演講,他直言:「不了解台灣重要性的時代已經過去。」坎貝爾表示,20幾年前美國了解亞太區域戰略重要性的人較少,但如今包括民主黨內、熟稔亞洲議題的陣容強大,有一整批人深刻了解美台維持強健夥伴關係的戰略意義和利益。

美國會如何「重返亞洲」?

坎貝爾與布魯金斯研究院(Brookings Institution)中國戰略計畫主任杜如松(Rush Doshi)投書《外交事務》,統整出三個美國重建亞洲秩序的要點:達成權力均衡、各國都認可其正當性的秩序、與盟邦及夥伴結盟,因應中國帶來的挑戰。

該文指出,中國與印太其他國家之間日益嚴重的權力失衡,顯而易見——北京當局的軍事支出,就超過所有印太鄰國的總和。為遏止中國,美國可以從改變軍事武器支出的順序開始,把不堪一擊的航空母艦往後移,投資多一點長程巡弋飛彈、彈道飛彈等武器,如此一來,會使中國難以計算美國軍事干預的速度與程度,迫使北京重新評估挑釁舉措會否成功。

然而,要實現真正的區域平衡,還需要與盟國夥伴合作行動。美國需要幫助印太國家發展作戰能力,鼓勵區域國家之間建立軍事情報夥伴關係。

坎貝爾和杜如松也認為,美國若想找回印太區域盟友的信賴,協助印太國家面對中國日益增長的影響力,得積極參與亞洲國際組織。且在中國不斷利用廣大市場誘使各國妥協的情況下,美國也須盡力確保當前秩序體系能繼續為成員國提供物質利益。

例如當中國藉著「一帶一路」向中低收入國家提供基礎設施融資時,美國應試圖提供替代的投資與技術援助。

然而,澳洲智庫「洛伊研究院」(Lowy Institute)高級研究員馬利德(Richard McGregor)告訴《日經亞洲評論》,如今中國在印太區域的經濟地位已比10年前高,美國的地位則是變弱,美國得面對「平衡」的難題,因為多數區域國家想要兩全其美,「他們要強大的美國,又擔心美國獨斷會激怒中國。」他說。

《日經亞洲》指出,坎貝爾透過在日本外務省雜誌《外交》投書,表示自己知道多數國家想在中美間取得平衡,同時保留經濟機會和政治自主權。因此美國要做的是堅定、明確應對中國挑戰,尋求組成團結外交立場。

(參考來源:Nikkei Asia ReviewCNAForeign Affairs

更多商業周刊文章

不管被解僱還是自己辭職…資深人資提醒你,這5件事做了就黑掉!

斷開雜亂人生》她的過年不必大掃除 設計師的零雜物生活

過節祝賀、長官高升,你會送萬元鋼筆?百元煙灰缸?一篇看懂送禮眉角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