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終於讓兩岸三地有共識

嚴震生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在台灣有許多川粉,尤其是不少本地媒體。儘管他已經輸了選舉,仍認為選舉結果是肇因於民主黨陣營及其支持者在選舉中舞弊,因此川普可以透過打官司,逆轉局勢。

對大多數自認有進步思想的台灣人來說,川普對女性、同性戀、穆斯林、少數族裔、移民的歧視,就應該遭到譴責;對深受氣候變遷所苦的台灣人而言,川普不相信全球暖化的證據,也不該被認同;對相信專家、願意保持社交距離及戴口罩以預防COVID-19的台灣民眾來說,川普不接受公衛專家的建議、將戴口罩變成是政治操作,導致25萬美國人死亡的不負責任態度,也應該受到譴責。

然而,台灣人這些進步價值原來是如此廉價,只要川普將COVID-19說成是中國病毒、功夫病毒及熊貓病毒,或是美國出售會讓台灣政府預算難以承擔的軍備及武器,甚至是讓吃不起本土豬肉的台灣人可以有含萊克多巴胺的美豬吃,我們就可以瘋狂地支持一個沒有中心思想的偽政治人物。

不過,個人有一項比較不太受到注意的觀察,就是台灣人是否擔心拜登當選後,兩岸將會是40年來首次對美國總統採取相同的中文譯名。

還記得上世紀80年代簽署《八一七公報》,但也提出對台灣6項保證的雷根嗎?他在中國大陸被稱為里根,香港則是使用列根,大概當地人沒有國語中劣根性的說法。

接下來賣給台灣F-16的老布希總統,對岸譯為布什,說廣東話的香港人則是稱他為布殊,此譯名有布料相當特殊之意,境界顯然高過列根。90年代中期台海危機時,派兩艘航空母艦來台的柯林頓,在大陸及香港都被稱為克林頓。本世紀初的小布希,在中國大陸還是被稱為布什,我們當然不會感到意外。

歐巴馬這位美國史上第一位非洲裔的總統,在中國大陸被稱為奧巴馬。如果用英文的發音來看,台灣的譯名比較接近原音,而大陸的翻譯則是有些失準。最後,在台灣有很多鐵粉的川普,對岸稱他為特朗普,有些接近德文的發音。我們只要聽到有媒體人使用後者,就表示他可能是上對岸的節目太多次了,已經習慣使用他們的譯名。

如果拜登當選上任後,這位美國領導人將在中國大陸、台灣、甚至是香港過去40年來首次有共同的譯名。在台灣與大陸有許多不同譯名的情況下,許多台灣人會認為這是兩地並非同一國家的一個檢驗標準。

對部分支持台灣獨立的人士來說,當中國大陸、台灣和香港都對未來的美國總統採用相同譯名時,似乎就少了那種台灣不是中國一部分的感覺,或許這是為何許多台灣人不希望拜登當選總統的原因吧!(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政治系兼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