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能修補美國的分裂嗎

衣冠城
·3 分鐘 (閱讀時間)

台灣許多評論將美國的川普現象形容成民粹主義或白人焦慮,這種結論恐怕無法解釋川普拿下超過7000萬票的美國總統選舉史上第二高票,也無法解釋無論在總統與國會的選舉「藍色浪潮」並未掀起巨浪,也未能理解美國政治分裂的真正原因。

川普的支持者絕非媒體所呈現的,只是一群反智的民粹主義者或極端白人至上的種族主義者,而是一大群自認在捍衛美國的自由價值與傳統的一群人,而這群人在美國仍占有相當高的比例。

他們所捍衛的自由大致可以歸為以下幾點:第一,經濟自由:川普上台後大幅減稅,意味著自由運用的資產增加,而民主黨偏向高福利、高稅收,違背美國自食其力、按勞分配的傳統,許多人擔心過多的福利只會製造福利寄生蟲。

第二,言論自由:共和黨的選民認為民主黨操弄身分政治,政治正確無限上綱,大興文字獄,許多右翼的政治人物或活動分子無法進入校園演講,主流媒體與網路社群媒體並未客觀公平的報導,許多川粉認為言論自由已經遭到財團的汙染與限縮。

第三,身體自由:很多人認為民主黨的全民健保主張違反了個人就醫的自由,甚至會形成對個人生活方式的干預。他們也認為國家不應以防疫之名限制個人行為與活動。

第四,教育與就業自由:民主黨為了保障少數族裔,在工作機會和大學入學名額上採取按族裔分配名額,許多白人或重教育的亞裔認為這已構成了反向歧視。

第五,持槍自由:許多人持槍的理由是認為如果人民沒有擁有槍械,「會給予政府相對普通民眾過大的權力」和「人們將更難以保護自己的家庭」。

最後,也是許多美國人在乎的就是國家自由:共和黨支持者認為現有的國際政經體制不利於美國,美國吃了大虧,只有美國優先才能恢復美國的國家自由。

自由主義、民主政治、個人主義和平等主義這些政治價值觀和理想構成了瑞典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貢納爾‧邁達爾所說的「美國信條」,而這成了美國國家認同的核心。

所以美國的分裂不僅是意識形態的左右之爭,而是國家認同危機的鬥爭。許多美國人認為民主黨已逐漸背離了美國的傳統政治價值,他們正在將「山巔之城」變成一個「平庸之國」。

遺憾的是,川普絕非挽救美國自由民主的救星,正如已故的美國政治學大師杭廷頓所言:「毀棄美國自由民主者,必以自由民主之名行之。」這樣分裂的美國,相對弱勢的拜登恐怕也難以修補。 (作者為退休大學教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