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能阻止中國歷史進程?

石齊平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shutterstock)
(圖/shutterstock)

3月18至19日,中美雙方在美國阿拉斯加的安克拉治舉行一場各方關注而又別緻的2+2會談。中方由中共中央外事辦主任楊潔篪及外長王毅出席,美方有國安顧問蘇利文及國務卿布林肯與會;層級極高,均具有代表雙方領導人特使的色彩。

談什麼?取決於雙方的動機與意圖,後者則往往可以從會前的一些行為與言詞看出一些端倪。

這場會談,中方的說法是美方主動提議的,並且是一場戰略性對話。美方並未否認主動提出,但未認可是戰略性對話,只說一切要看此次會談能否取得實質成果而定,並且還說,一定會談及香港、台灣及新疆問題。與此同時,美方明顯地刻意做了很多鋪墊:拉了日本、澳洲、印度3國,辦了場「四方安全對話」、防長出訪印度、國務卿與防長連袂出訪日、韓兩國,分別與兩國舉行2+2會談,並邀集日、澳、英、德、法、西各國軍艦到南海「自由航行」,這一切,除了對美國國內的反華情緒做些「大內宣」之外,主要還是在為摸北京的底造勢或壯勢。

這話從何說起,不妨先瀏覽幾則相關的報導。一、美軍印太司令部司令戴維森表示,憂心中國在2050年前取代美國的世界領導地位,「台灣顯然是中國實現這項目標之前的一個野心」,他甚至推測中國將在未來6年內入侵台灣;二、美國中央情報局局長伯恩斯說,「勝過中國」將是未來10年美國國家安全的關鍵」;三、澳洲前總理陸克文指出,未來10年,對中國及美國而言都是「非成即敗」的關鍵時刻,也是一個「危險的10年」;四、美國記者羅金出版新書《天下大亂》,書中提及川普總統在回應一名共和黨參議員說服他應對北京更強硬時表示,「台灣和中國的距離就像只有兩英尺,我們位在8000英里之外,如果他們入侵,我們什麼都做不了。」;五、川普任內的國安顧問麥克馬斯特說得更白:明(2022)年北京冬奧之後,至年底中共二十大之間,將是台灣的「最大危險期」…。這些訊息或資料,相信熟諳中美關係及全球形勢的拜登不可能不清楚,因此,他必然高度關注北京的謀畫與動向,因為萬一、萬一北京真如前述戰略研判,近期對台採取了行動,而美國亦真如川普所謂的「如果他們入侵,我們什麼都做不了。」那麼他必然將面對三個嚴峻的考驗:

一、美國要不要出兵?美國如果不出兵,那就丟掉了台灣,而且也將失去一眾盟國對美國的信任;如美國出兵卻處於下風,一樣失去台灣,還會讓美國威望掃地。二、如果真丟了台灣,而且發生在他任內,那麼他及民主黨如何面對2024大選。三、美國如果敗走台灣,美國固守近一個世紀的第一島鏈將隨之瓦解,甚至還會鬆動第二島鏈,太平洋版圖及美國霸權地位均將為之動搖,這樣的歷史責任他能面對嗎?

拜登總統因此必須想方設法做好一切準備,更要想方設法阻止相關情況的發生,安克拉治美中2+2會談也因此是必須要跨出的第一步,但他的努力就真的能阻止中國的歷史進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