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還不具備壓制川普的樣子

韋行之
上報

美國民主黨總統初選進入決定性的關鍵時刻!繼3月3日贏得「超級星期二」(Super Tuesday)10個州黨內初選之後,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趁勝追擊,繼續在10日舉行的幾個州攻城掠地,在包括密西根、密西西比、密蘇里、愛達荷等州贏得多數黨代表票,也擴大他與佛蒙特州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差距達到百餘票。只要能夠囊括1,991票,就能被提名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

對拜登而言,當務之急就是於3月17日與4月7日舉行的初選,繼續在包括俄亥俄、伊利諾和威斯康辛等大州獲勝,幾乎可以篤定贏得民主黨這場戰役。4年前桑德斯雖然在「超級星期二」不敵另一位競爭者希拉蕊(Hillary Clinton),但旋即在密西根州初選扳回一城,但這次卻在密西根州輸給拜登。

初選起步蹣跚、前三戰表現不佳、甚至募款與組織都不及桑德斯的拜登,在「超級星期二」之前的南卡羅來納州初選終於搶下第一勝,頓時改變這場民主黨總統初選的亂局。因為備受民主黨主流的「建制派」憂慮的桑德斯,在初選初期銳不可擋的氣勢,儼然將於「超級星期二」初選後定於一尊,成為「建制派」的最大夢靨。「建制派」質疑桑德斯的「民主社會主義」(democratic socialism)主張,固然可以吸引拉丁族裔和年輕選民,但一旦進入大選,反而會嚇跑多數中間溫和派選民,不利民主黨重新拿回執政權。

在南卡州初選前的內華達州辯論會上,挾著巨額競選資金首次參賽的前紐約市市長彭博(Michael Bloomberg)成為眾家參選人攻擊目標,但彭博表現不佳,也凸顯拜登才是「安全牌」的優勢。民主黨「建制派」於「超級星期二」前,運作印第安納州南本德市長布塔朱吉(Pete Buttigieg)、以及明尼蘇達州參議員克羅巴查(Amy Klobuchar)退選,轉而支持拜登。在「超級星期二」只拿下一個州的彭博隨後也退出戰局,力挺拜登。民主黨內的溫和派大團結,終於讓拜登的選情起死回生,也成功在後續的初選中,抵擋了桑德斯的氣勢。

桑德斯當然尚未完全出局,他還有資金和組織可以瞄準後面的初選,而且另一位退選的麻塞諸塞州參議員華倫(Elizbeth Warren)也尚未決定是否支持桑德斯,兩人在政策主張上較趨接近,若是華倫公開表態支持桑德斯,後者仍可一搏。無論如何,如果桑德斯無法找出讓拜登一刀斃命的絕招,或是成功激出年輕選票,高齡78歲的他,可能帶著遺憾接受再次敗選的事實。

拜登未必能吸收桑德斯選票

成功阻擋桑德斯獲得提名固然是民主黨建制派的第一步,如何讓拜登能夠擊敗川普才是第二道難關。拜登真的有可能擊敗川普嗎?

如果順利獲得民主黨提名,拜登擁有多數民主黨支持者的背書。但4年前希拉蕊在初選擊敗桑德斯後,部分桑德斯的死忠支持者寧願不投票,也不投給希拉蕊,有一成桑德斯的「粉絲」甚至投給同樣高舉「反建制」大旗的川普。2008年歐巴馬首次參選時吸納廣大的年輕選票,造成史無前例的「首投族」風潮,在2016年的希拉蕊身上看不到,也很難在2020年投射到拜登的選戰。

拜登的選戰策士顯然意識到爭取桑德斯支持者的重要性,拜登最近很少攻擊桑德斯,更呼籲選民要團結一致來拉下川普。拜登陣營深知桑德斯的群眾基礎在於拉丁裔、年輕人和低教育程度選民,這些都是拜登必須在大選時極力拉攏的對象。加上最近新冠疫情在美國嚴重發酵,拜登也開始抨擊川普刻意淡化疫情嚴重性,也加足火力批判川普政府無力確保股市動盪。

儘管整體情勢有助拜登,但他仍有潛在弱點與缺失。可以想見,一旦進入大選,擅於掌控話語權的川普肯定會拿拜登家人傳聞中的醜聞作為負面選戰的題材。去年傳出川普在電話中要求烏克蘭新任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i)調查拜登長子杭特(Hunter Biden)涉及烏克蘭與俄羅斯商業醜聞的消息,可見川普陣營手中握有拜登家人若干資訊。但拜登對此議題的回應卻流於情緒,欠缺穩定且具信任感的性格。

其次,拜登擔任歐巴馬副手8年,也必須承擔歐巴馬執政的若干包袱。川普上任迄今在諸多國內外政策上都做出與歐巴馬時代截然不同的改變,例如對中國政策、貿易戰略、氣候變遷立場,以及移民管制等,部分政策的確獲得民眾支持,拜登除了反對,能否提出更具說服力的替代政策?

又如,川普最在乎的就是美國經濟與就業。前者受到美中貿易戰、新冠疫情與近期全球油價下跌的衝擊,出現不穩定癥兆,道瓊指數最近更是慘跌幾千點。美國失業率雖然創下半世紀來新低,卻也可能受到近期的經濟波動而產生變化。尤其川普刻意淡化新冠疫情的嚴重性,讓大選結果出現不利於尋求連任者的變數。

拜登本身戰力太弱

偏偏拜登的個性向來不屬於「鬥雞型」,作為挑戰者理應於大選時火力全開,設定議程,主導話語權,全力抨擊川普執政缺失才對。但拜登的公開發言經常言不及意,可能與高齡也有關係。補救之道在於提名一位能夠互補且具威望的年輕搭檔,女性更有加分作用。

總之,拜登必須明白,他能夠在民主黨初選成為「共主」,很大程度是因為「建制派」不想要桑德斯贏得提名權。但拜登充其量只是民主黨「較好」的總統候選人,並非「最好」的總統候選人。因此強化選戰組織與文宣策略、調整個人人格特質、做好接受負面攻擊的準備、提出美國人民能夠信任的願景、凸顯川普執政的缺失,才是拜登能否帶領民主重新執政的關鍵。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武漢第二批包機返台 361名台灣人終於回家

【影片】全家抹茶季 抹茶控的荷包又要失守啦!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