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託,讓我們安心變老

天下雜誌

文/黃惠如

台灣已從「養小孩」跨到「養父母」的時代。高齡化速度將快過日本的台灣,必須正視《日經Business》的警告:「公司的王牌主管很可能就這樣辭職消失,這是未來最直接撼動企業經營的風險因子。」而在2018年初正式宣布退休照顧失能父親的前花旗(台灣)商業銀行董事長管國霖,只是掉入台灣長照四大斷裂的百萬名照顧者之一。下一個,會是你嗎?

 

花旗(台灣)商業銀行董事長管國霖,為了照顧臥床5年的父親,2017年底宣布退休,震驚金融圈。他才50歲。

「這一年來非常累,但父親這擔子不可能卸,我需要更有彈性的工作,」他說。

管國霖不是特例。台灣有近110萬名失智、失能者正在被家人照顧,而且不是照顧幾星期或幾個月,是平均照顧9.9年,每天照顧長達13.6小時。

1980年代,育嬰是雙薪家庭最關心的議題,但2018年以及可見的未來,花在照顧雙親的時間將超過照顧兒女。

台灣中重度失能長輩,缺乏多元、優質的機構或服務安頓;社政(長照、福利)、衛政(醫療)各自為政,無法整合,讓老人變成人球;照顧人才荒,長照難民恐來臨;以及台灣醫療長期看病不看人,共形成四大「醫養斷裂」,使得中年子女飽受犧牲與折磨,成為台灣社經的重大衝擊。

如同管國霖提前退休,照顧離職不再是「隱形」風暴,而是每個企業都正在面臨的危機。

《日經Business》警告比台灣老化先幾步的日本:「公司的王牌主管很可能就這樣辭職消失,這是未來最直接撼動企業經營的風險因子。」

因照顧父母離職的員工通常是40、50歲,屬於較高階的員工或主管,恰是當前台灣企業最缺少的「腰力」。

衛福部研究發現,台灣有兩231萬人因照顧失能家人而影響工作,約佔全體工作人口的五分之一,其中又有13萬人因照顧家人辭去工作。日本每年照護離職者為10萬人,但日本人口是台灣5倍。

金馬影后楊貴媚被民眾直擊,素顏陪坐著輪椅的母親看畫展,並熟練地抱癱瘓的母親上車,後來經媒體採訪才得知,楊貴媚為了照顧中風的母親,貴為影后依舊「照顧離職」停工半年,之後和兄弟姐妹輪班,一晃眼也照顧了6年。

政府──「長照2.0」滿週年,沒顧到中、重度失能者?
其實,台灣對高齡化並非毫無防備,相反地,近年來對長照議題還非常狂熱。

2017年年底,幾乎每逢週末都有高齡、長照相關的國際研討會或論壇熱鬧登場,有時講者和參與者還一天南、北拚場,全台長照相關人員忙昏頭,一時之間,台灣不僅對鄰近的日本,連英國、荷蘭、北歐,甚至以色列的長照制度與政策,都深入研討。

熱鬧的背後是政策與預算的支持。

長照2.0投入過去5至6倍的長照預算,主要目標是在地老化,也就是老人家可以在自己熟悉、安心的社區,在地安養。

2017年,台灣開始在社區廣設長照據點,以ABC三級區分服務機構,連結居家、社區等服務,並提供延緩失能、失智等活動。

「這是趨勢,人不喜歡脫離家與社區,」長照2.0操盤手、政務委員林萬億說。

這些作為預防或延緩失能的政策都很需要,但卻沒有正視中、重度失能長輩缺乏適當照顧的巨大困境。

投入長照近30年的雙連安養中心執行長蔡芳文直指,長照2.0將資源佈建在社區是好事,但家人要獨立面對中、重度失能的老人,無力也無法面對。

「中、重度失能」是指照顧管理評估量表八級中的四級以上者,若以失能人口109.6萬人的兩成估算,約有22萬人。

家庭──下班後接手照顧,一人失能,全家倒下
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秘書長陳景寧質疑,長照2.0主推的居家服務、日間照顧等,均無法照顧這中、重度失能的22萬人,一人失能、全家受累。

表面上,長照議題熱鬧滾滾,但一旦家中有人倒下,照顧責任依舊冰冷地吞噬每個家庭。

「我和我太太從聯考到就業,可以說一帆風順。現在遇到人生課題,才知道人生這麼煩,」一位37歲還在職場衝刺的中階主管,白天工作、晚上趕回家照顧輕度失智的岳父。

3年來,他已經換了三任外籍看護,前兩任以不同的理由要求返國,這次則是逃跑。

外籍看護逃跑後,根據規定,至少有6個月的空窗期,不能申請外籍看護的他和太太,輪流把年假請光後,白天找彭婉如文教基金會的居服員,晚上由他負責照顧。每天一到下午6點,他急忙趕回家接手,幫岳父洗澡、拍痰,等岳父入睡後,再工作到半夜一點。隔天6點岳父起床,他也得起床。

「有一次我找葬儀社來,其實是我太憂鬱了,萬一我岳父怎麼了或我怎麼了,這些資訊可以給我太太,」他透露身心壓力極大。

他不是沒有找資源,「我打電話給照顧管理中心,隔天他們就回電告訴我沒有人(沒有居服員),我不知道政策能幫我們什麼,」他說。

台灣突然老了,速度兇猛、規模驚人。這項龐大的挑戰,是台灣非積極面對不可的危機。

危機在於台灣是全世界老化速度最快的國家,可準備因應的時間極短。

國家發展委員會指出,台灣從高齡社會(老年人口佔比14%)到超高齡(老年人口佔比20%)僅需八年。已進入超高齡國家的日本花了11年、美國預估花14年,英國則推估將花51年。

社會──嬰兒潮世代變成老人潮
台灣高齡化的加速器是,六百萬人的嬰兒潮世代將逐步成為被照顧對象。

前政務委員薛承泰在《台灣人口大震盪》裡指出,1951年至1966年出生的嬰兒潮世代,在台灣人數超過600萬,從2016年開始陸續成為老人,這批人將在2020年以後,逐漸成為被照顧的對象,無疑是台灣長照最迫切的負擔。

驚人的老人潮意謂,照顧老人已是當代人的重擔。頻傳的照顧悲歌,已經發出台灣照顧懸崖的警訊。

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統計,光是2016年,台灣因為照顧親人自殺或殺人的照顧悲歌多達13件,比起往年暴增一倍。

台灣遲於因應,是因為政府未面對台灣社會結構與人口組成,皆因少子化、全球化、醫療科技而產生巨大改變。過去台灣老人多半靠家人照顧,但現在的家庭已經不再兒孫滿堂,缺乏照顧老人的條件。

內政部2017年統計,台灣平均每戶人口僅2.74人,若家裡一人倒下,馬上面臨照護難題。

政大社工系教授王增勇指出,台灣政策制定者與需求評估者,都是假設失能長輩背後有家屬可以照顧。但日本長照政策制定,都先假設「零家屬」,才來設想老人需要的服務。

未來──單身、獨老族愈來愈多,迎接「零家屬陪伴的時代」
更令人不安的是,「孤獨老大軍」即將來臨,他們是單身,甚至連一個家人都沒有。根據財政資訊中心最新統計,台灣的單身戶已經過半(52.4%),有322萬戶的納稅戶是單身。

身為單身,萬一老後失能、失智,無人照顧,成為許多人晚年最大的恐懼,也是台灣社會還未正視的難題。即使有子女,也可能住在外地或外國。

「全球化工作,人不可能不移動,家人不可能像農村社會一樣,都住在大宅院裡,」王增勇比喻。

前長庚大學醫務管理系教授陳寬政接受《康健》採訪時舉自己為例,他有兩名子女,但都住在美國,他獨居在學校附近,和一隻狗、一隻貓作伴。「如果哪天昏倒在浴室,也只有狗可以汪汪兩聲而已。」

這是台灣2300萬人共同的噩夢。不管年輕時有多少豐功偉業,不管現在家人有多少資源、可以打多少電話,一旦家中有人倒下,都得面臨醫院趕你出去,家裡根本沒人有能力照顧;打遍電話找醫院、找養老院,有的冷漠、有的客氣地告訴你,要排隊超過一百號、甚至千號。

生到死一條命,都會需要醫療與長照。但出了醫院,尤其是中、重度失能者,需要長照時,就發現醫養四大斷裂。四大斷裂不填好,長照不可能好。

更多天下雜誌文章
這5種個性,讓你老得快
奪牌選手絕對禁止的「促疲勞飲食」,但你每天都在吃?

今日熱門影音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