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續魚荒促使解禁提前捕撈,但也有人質疑「初夏的秋刀魚」

日本網

秋刀魚一直日本人秋季的標誌性食材,深受人們的喜愛,但現在這正逐漸變成一種歷史。從2019年起,日本解除了禁漁期的限制,秋刀魚從5月末就開始上市了。在漁港和魚市裡,也有人發出了質疑的聲音——「為什麼非得從初夏就開始捕撈秋刀魚?」。

即使資源稀少,也需要考慮漁民利益

捕撈秋刀魚的景象一直日本秋季的一道風景線,而2019年,出現了一些變化。在大部分地區尚未進入梅雨季節的5月下旬,日本就開始在公海捕撈秋刀魚了。

直到上世紀90年代中後期,日本每年的秋刀魚捕撈量都在20~30萬噸之間,而最近幾年卻降到了10萬噸左右。作為一項資源管理對策,日本設定了12月為止的開漁期內的捕撈許可量(TAC),但近年來每年的捕撈量甚至達不到規定上限(約26萬噸)的一半。儘管造成魚荒的原因尚不明確,但水產廳分析認為,原因在於「資源水準處於低位,並呈現減少傾向」。

秋刀魚大致是在太平洋北上洄游過程中逐漸長大,秋季從北海道東部海域朝著三陸海域方向,沿日本近海南下,到了捕魚季的中後期,在千葉的銚子港一帶也有捕撈船。長期以來,農林水產省一直將作為秋刀魚捕撈主力的百噸級以上大型漁船的作業期限定在8月到12月末之間。但據說近年來,秋刀魚不再靠近日本沿岸,呈現出在較遠海域分散南下的傾向。

在這種背景下,水產廳稱,由於 「最近幾年,外國漁船總是提前兩個月左右,也就是差不多從5月開始就在公海上大張旗鼓地開展捕撈活動」,所以國內漁民要求提前開漁的呼聲不斷高漲。過去,捕撈秋刀魚曾是日本的獨家專場,但2000年以後,臺灣和中國等地的漁船開始崛起,現在外國漁船的漁獲量已經超過了日本。其中大半都是初夏時節在公海上捕撈的。農林水產省不得不聽從漁民的訴求,更改規定,取消漁期限制。


近年來,在成年秋刀魚南下至日本近海之前,其他國家就在公海上大肆捕撈。選擇從距日本較遠海域南下的魚群也越來越多

被詬病為「又瘦又柴,鮮度不佳」

「又瘦又柴。而且鮮度也不行,我就不進貨了。」

5月30日,一位來東京豐洲市場大量進貨的鮮魚專營店採購員這樣嘟囔道。他的眼前,一批剛上市的生鮮秋刀魚有氣無力地躺在保麗龍箱子裡,似乎一臉哀怨的表情。


5月下旬就早早上市的秋刀魚在豐洲市場的口碑不佳(筆者攝影)

豐洲市場內有一些直接從產地收魚過來的水產批發公司,某批發公司的拍賣師表示,「雖然也明白現在收購秋刀魚還太早,但多少也賺一點銷售額呀」。除了市場內5家批發公司之間的競爭意識外,和產地之間的關係也必須好好維護,所以雖然有些不安,但他還是進了貨,期待搶先上市能夠賣個時鮮好價錢。

送到豐洲市場的頭一批秋刀魚是幾天前在北海道根室港卸船的,一條重約100克。在應季的時期,有些大魚重近200克,鹽烤後盛在盤中,頭尾還能超出盤子邊緣,可見提前捕撈的魚多麼小。

和「入梅沙丁魚」的差距明顯

第一批上市的秋刀魚的批發價為單條40~200日圓,即使與去年相比,也是相當於3分之1以下的白菜價。一位老道的仲介商向筆者推薦了北海道產的沙丁魚,說「這可比那邊的秋刀魚棒多了」。這些沙丁魚和秋刀魚形成了鮮明對比,脂多味美,甚至被稱作「入梅沙丁魚」。體型較大的可達170~180克。那位仲介商打包票說「個頭兒飽滿,又新鮮」。

豐洲市場內有一家名為「龍壽司」的壽司店,當年在築地市場就很受歡迎,他們也表示「大家都知道梅雨時節的沙丁魚脂多味美,而今年的品質更是格外優秀,所以我們一直在穩定進貨,用於製作手捏壽司等」,可見沙丁魚人氣火爆。

另一方面,儘管人氣不旺,但6月以後逐漸會有幾批稍微大一些的秋刀魚在根室和岩手縣大船渡港等地卸船,但不可否認的是,體型看起來仍然很纖細。


鮮度與秋刀魚形成鮮明對比,脂多肥美大受歡迎的「入梅沙丁魚」(筆者攝影)

女川港排斥秋刀魚,銀鮭魚卸船作業熱火朝天

宮城縣的女川港不接收提前捕撈的秋刀魚。捕撈秋刀魚的漁民團體曾預先向港口方面詢問可否進港和卸船,但漁港相關人士表示「已經預料到脂肪含量和鮮度都不會理想,所以結論是『不接收』」。漁民好不容易提前捕撈,卻不能任意選擇港口卸貨。

女川港相關人士表示,「儘管漁獲越多越好,但秋刀魚還是得等到盂蘭盆節(陰曆7月15日)以後。6、7月最賺錢的當屬人工養殖的銀鮭魚」。這段時期,連續數日每天都有100噸左右的銀鮭魚在女川港卸貨,整個漁港呈現出一派熱火朝天的景象。


與根室、大船渡齊名,秋刀魚卸貨量在日本全國名列前茅的女川港,漁民正從大型漁船上卸下應季的秋刀魚,2012年11月(時事)

「秋之美味」成為歷史

據一家秋刀魚生產團體介紹,漁民到公海上提前捕撈秋刀魚的作業主要集中在東北遠海和東經160度附近海域。目前已經證實,除了日本漁船外,中國和臺灣的漁船也在同一片海域捕撈秋刀魚。

水產流通相關人士擔心,如果和外國漁船較勁,拼命搶先捕撈,「恐怕原本日本漁船可以在秋天捕撈的應季秋刀魚就會減少」。對此,水產廳解釋稱「初夏在公海出現的秋刀魚群,未必會來到日本沿岸」,意思是提前捕撈秋刀魚並不會對日本傳統的「秋之美味」造成太大影響。

鑒於秋刀魚資源亮起了黃燈,在7月中旬召開的「北太平洋漁業委員會(NPFC)」年度會議上,日本等8個成員國和地區一致同意引入秋刀魚漁獲配額管理措施,並將捕撈總量上限設定為55.6萬噸。秋刀魚終於被劃入了國際管理對象範圍。但會議也留下了許多課題,比如各國各地區的配額將在明年決定,設定的總量上限高於最近幾年的實際資料,等等。

研究人員認為,水溫上升等海洋環境的變化,和魚荒現象存在關聯。許多人認為,已經再不能指望以前那種漁獲大豐收。或許,在秋天能廉價吃到美味秋刀魚這種美事已經成為過去式。

以中國為代表,全球各地對於水產的需求成長顯著,而日本的魚肉消費卻再持續減少。如今,隨著進口冷凍魚和養殖水產的普及,吃魚的季節感正在逐漸消逝,秋刀魚的魚荒不僅可以促使大家思考有效的資源管理對策,恐怕也會成為重新審視日本人飲食生活的一次機會。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