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揮、機師與主廚,疫情下被迫轉職

換日線
·8 分鐘 (閱讀時間)

作者:國際譯開罐

「叮咚!Foodpanda 送餐」──穿著粉色制服、騎著電動滑板車,送上你的外送餐點。在新加坡訂餐,你可能會遇到這一位來歷不凡的外送員,他是艾摩斯(Chiya Amos):在歐洲各個歌劇與芭蕾舞劇演出的交響樂團擔任指揮;但疫情導致藝術演出紛紛取消,他在失業超過 10 個月後,決定回到新加坡求職,最後成為在城市中遊走的外送員。如此巨大的職業轉變,是眾多專業人士在疫情下的遭遇。

客座歐洲的指揮新星,返國成為外送員

30 歲的艾摩斯(Chiya Amos)上(2)月底在新加坡的英語網路媒體《Today Online》撰文,分享他從指揮成為外送員的心路歷程:艾摩斯在新加坡出生長大,他在國內服完兵役後,在 2011 年獲得獎學金至英國倫敦繼續進修音樂。後來,在 2013 年於俄羅斯聖彼得堡完成指揮碩士學位。過去幾年,艾摩斯在多個國際指揮比賽中贏得名次,也成為法國名指揮帕斯卡(Yan Pascal)於冰島交響樂團(Iceland Symphony Orchestra)與 BBC 愛樂樂團(BBC Philharmonic)的助理指揮。

艾摩斯的音樂表現與經歷,讓他行程滿滿,生活就是巡迴歐洲與俄羅斯的各個城市,與多個歌劇院、芭蕾舞團與樂團合作演出。但,就當新冠肺炎襲擊歐洲後,艾摩斯超過 10 個月沒有演出、更沒有音樂會取消的補償金。即便去(2020)年底,歐洲在解除封城後有零星演出,但多數樂團將演出機會提供給本地音樂家,順勢扶植當地的新銳指揮。因此,像艾摩斯這樣的外籍客座指揮,仍苦無演出機會。雖然他開始透過視訊教授私人課程,但他的存款還是無法支持他在歐洲的生活,再加上疫情下格外思鄉,他決定回到新加坡找工作。

於是,去年 12 月底落地新加坡的艾摩斯,投遞了超過 40 個職缺,從管理、業務銷售到教職,他都收到了回絕信。加上他已經旅居海外多年,讓他無法申請任何星國政府提供的救助金──這也讓新加坡另一媒體《The Independent》的評論撰文,質疑星國的國家藝術委員會。一來艾摩斯是完成新加坡的國民服役(National Service,年滿 18 歲的公民須完成 9 星期的軍事訓練,並成為現役軍人 24 個月),才出國讀書,為什麼星國保障的不是他,而是「讓非星國公民獲得通行證吸乾經濟並玩弄機制。」另一方面,艾摩斯的藝術才華揚名國際,難道藝術委員會都沒有聽過他嗎?「難道他的才華這麼無用嗎?」

在如此窘境下,艾摩斯寫道:「面對財務不穩定,我發現我自己感到非常抑鬱和焦慮。我常常覺得挫折、垂頭喪氣。想要做一些更有用的事情,我向 Foodpanda 申請成為外送員。」他在接受《Today Online》的影音訪談時表示,當他人知道他現在是名外送員,總會有「所以你在做這個?」的反應,而他總回覆:「對,有什麼問題嗎?難道指揮家不能當外送員嗎?」從 1 月上路至今,他一周 5 天、送餐長達 10 小時。他的財務狀況讓他沒有預算買一輛全新的腳踏車,只能騎著一輛二手的滑板車送餐,因此儘管艾摩斯才上工短短 2 個月,他已經在好幾個意外中,扭傷雙腳腳踝,和對指揮工作來說非常重要的手腕。

雖然被迫暫時放下專業,艾摩斯卻表示:「因為(外送工作)我所獲得的感謝,以及從不同人的不同生活中所獲得的不同視角與洞察,我開始內省並且建立了一個更加清晰的使命。」他更稱是送餐,給予了他勇氣、毅力、快樂,讓他在疫情中更加冷靜,「讓我知道我仍能為人們的生命中帶來一些喜悅,就像以前做音樂時一樣。」

現在的他除了繼續送餐貼補收入,也在新加坡開設指揮工作坊,舉辦講座與課程傳授歌劇、芭蕾指揮。在星國媒體大量報導後,艾摩斯表示,他終於透過借款買了一輛腳踏車,而且更多人會在拿到餐點時親切的和他打招呼,也開始有人與他接洽疫情後的演出機會。

波蘭機師改當送貨員:「我曾以為機師資格是生活保障」

另外一頭,波蘭籍機師派翠克(Patrick Pawelczak)在去年 3 月 15 日,從丹麥駕駛班機至土耳其安塔卡拉時,他並不知道這一天將徹底顛覆他的職涯。同日晚上,他任職的斯洛伐克航空公司 Go2Sky,向全公司機組人員宣布班機全數取消,最後於去年 9 月終止營運。因簽署的自聘合約,派翠克成為首批失業員工。

定居於西班牙巴塞隆納的派翠克,現在 33 歲並育有兩子;而就在疫情之前,他才向銀行貸款,購入仍在建造中的全新公寓。即便他向西班牙航空應徵貨運機師,也未獲錄取。他向《Euro News》表示,他一直以為他的機師資格,能成為幫助他度過危急時刻的保障。「如果飛行出了什麼差錯,我可以去教駕駛。直到去年,這都是一個好計畫:你有一個夢幻工作,你有 B 計畫。」

現在,派翠克為亞馬遜送貨。一周只限 15 小時工時、時薪 14 歐元(新台幣 471元)。但在支付稅金、汽油後,他大約僅有 5 歐元(新台幣 168 元)進入口袋。因此他也到甜點工廠當技師,兼任建設工人,裝設電力、水管、空調設備。

歐洲座艙協會(European Cockpit Association)主席 Otjan de Bruijn 以「災難」(Devastation)形容新冠肺炎疫情對歐洲機師工作的影響。「我們過去目睹過許多危機──

2008 金融危機、九一一。我們習慣產業不穩定的生態。但新冠疫情帶來一個突然、重創的驚嚇,更是悲傷地在歐洲機師之間產生急劇的失業曲線。」根據協會估計,全歐在 65,000 個機師職缺中,已有約 18,000 個消失。

米其林餐廳行政主廚,疫後轉職會計

在全球確診病例最多的美國,根據《巴爾地摩太陽報》(The Baltimore Sun)去(2020)年 10 月的報導,根據美國勞動數據局的統計,光是巴爾地摩地區,就有數以萬計的旅宿工作消失,使得眾多該地區的餐廳員工,都藉此反思餐廳工作的缺點,像是工時長、嚴格的工作要求,再加上疫情後使在餐廳工作變得危險、不穩定,種種因素都讓他們決定轉職:

過去曾在米其林餐廳廚房工作、疫情前擔任一家餐廳行政主廚的 Cai Lindeman,他一周工時不曾少於 60 小時。遭到資遣後,因為有家庭與伴侶的安全網支持,他決定要轉換跑道:他參加巴爾地摩市社區大學的會計課程,同時一邊求職。現在的他,在華盛頓特區的事務所擔任會計,並在遠距工作中,學習職場文化。

但也不是每一個人都這麼幸運,除了欠缺保險的無證移民以外,包括資深的餐飲員工,都很難「說轉就轉」。一名 48 歲、已有 20 年資歷的調酒師就說:「我除了失去原有的工作,我也沒有別的工作機會。」雖然他的資歷讓他能到各地的酒吧求職,但在餐飲場所重啟的同時,並不是每一家店都遵循社交規範,在餐飲業工作的危險性仍然存在。他表示,即便有兩個學位,但在這個非常時期,仍沒有信心能成功轉職。

※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 「我曾以為這份工作就是生活保障」──指揮、機師與主廚:3 個疫情下被迫轉職的故事》,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換日線文章
當我們遠端工作、被迫放無薪假──這場疫情如何改變未來職場?
武漢疫情不只是一次公共衛生危機,更將引發一場全球性經濟危機

作者簡介:

國際譯開罐,換日線編輯團隊,每周編譯國際新聞、挖掘台灣主流媒體較少關注的區域與題材。歡迎來信告訴我們,你想讀到什麼樣的故事。(換日線官方信箱:CommonWealthCrossing@gmail.com)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