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掘台語之美 飆粗口不是愛台灣

·4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
(圖/本報系資料照)

日前某位立委堅持用台語質詢國防部長,再度引起社會對語言使用的關心。雖然該位立委台語講得非常「輾轉」,尤其曾在「大港開唱」活動大飆粗口,引起年輕人的同聲附議拍手鼓譟,但是這樣使用母語就是愛台灣嗎?

我知道很多很有台灣心、台灣情的人一直不諒解國民黨過去的獨尊國語,罷黜台語、客語、原住民語的語言政策;不能忘懷小時候因為講方言被罰站,被貼著狗標,被罰錢的不愉快回憶。現在變本加厲,什麼都要討回來。但看到這種口口聲聲講愛台灣,卻在做些蠢事,又飆粗口的現象,令人難以苟同。

以經濟學的角度來看,語言、度量衡、貨幣都是溝通的媒介。單一的標準令人較容易掌握,不會無所適從,產生所謂的「交易成本」。交易成本包括思考運作、評估、監督,各式各樣附加進去的成本,是資源有效率運用的障礙。選擇一個有效率的語言當成溝通工具就很重要。

更重要的,人的時間有限,1天就是24小時。小學生現在要學一大堆的小地區知識,例如鉅細靡遺的台灣原住民歷史,實在浪費時間。語言的學習,除了中文,應廣泛學習世界主要的通用語言。在瑞士,一個人能精通好幾國語言。台灣沒有那個環境,應是每人依自己興趣而學習一兩種外語,讓自己國際化,也讓台灣更走得出去。

然而,判斷一個社會的進步與否,關鍵就是精緻的文化。其包含著真、善、美,是努力的結果,是歷代篩選累積後的產物。隨便、粗俗的東西是不登大雅之堂的。精緻的文化表現在語言上最重要的就是可以反覆吟誦的詩詞、流傳千古的小說及令人陶醉、天籟之音的歌曲。

中文字很神奇,我們的用字從到漢代以後,筆畫以曲線為主的小篆逐漸被直線特徵較多、更容易書寫的隸書取代。之後唐代的隸書再演化成楷體或行楷,迄今幾乎一模一樣。但是西方莎士比亞時代(明朝中葉萬曆年間)的英文跟現代英文差別非常大,遑論更早之前的中古英語或古英語。可是漢唐留下來的文字,基本上我們大都看得懂。

有趣的是,古文、詩詞用台語、客語來吟誦,可以更有韻味。這是值得學方言的一個理由。根據楊雄《方言》的記載,今之閩南語在兩千年前是河南一代的方言。而閩南語的文讀,即黃俊雄布袋戲人物的唸白,就是承襲漢朝以前的官話,在古代稱為雅言或通語。

但古代的雅言為什麼今日卻偏安東南,落腳在福建的閩南地區呢?答案就在晉朝的永嘉之亂,中原人士受不了連年的戰亂,渡過長江南遷閩南。《三山志》有「永嘉之亂,衣冠南渡,始入閩者八族。」見證此南遷的歷史,八族即林、陳、黃、鄭、詹、邱、何、胡。

現在我們講的國語或大陸的普通話,大多是北京地區的發音。而該地區因為古來受朝代興替、人口遷徙影響,胡漢語融合,文言古音的保留不多。反而是避難南遷的閩南語、客家話中的文讀音保留了大量的古文音。這就是詩詞用台語、客家話唸來更有韻味的原因。方言甚至也成了研究古漢語的活化石。

我有個彰化鄉親,陳世明博士,從小家族注重漢學教育,他本來念商科,後讀了資訊博士。工作之餘,研究台語漢字。他用電腦把從《三國演義》、《水滸傳》、《西遊記》,甚至明代《三言二拍》等的古典白話小說,去找出正確的台語漢字。

從他的研究中,依同義複詞、倒裝詞的各項理論找出台語正確的漢字,表達出來的台語是優美、高雅的。很多大家在KTV歌詞看到亂填的字是錯誤的。我覺得能夠這樣的深入挖掘台語的美,而不是飆粗口,才是真正的愛台灣。(作者為中信金融管理學院講座教授、國立台灣大學經濟系名譽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