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衛憲法 4保守派大法官也支持歐記健保

·2 分鐘 (閱讀時間)

「可負擔健保法」(Affordable Care Act)第三度挺過一路上訴到最高法院的官司訴訟,仍是聯邦法律;這起判例的重點在於,羅伯茲(John Roberts)、湯瑪斯(Clarence Thomas)、卡瓦諾(Brett Kavanaugh)、巴瑞特(Amy Coney Barrett)等四位保守派大法官與三位自由派大法官站在同一陣線,以論理基礎不足為由,予以駁回。

不過,保守派大法官的裁定並非為了搶救歐記健保,湯瑪斯便在協同意見書(concurring opinion)裡批評歐記健保,也檢討最高法院對於歐記健保的先前判例;保守派大法官的用意在於捍衛憲法:聯邦法院應該聆聽原告因為個人受到影響而提出的案件,但這起「加州控告德州案」(California v. Texas)的狀況並非如此。

國會在2017年表決通過,將沒有健保民眾的罰責降到零元,但「加州控告德州案」兩名原告聲稱,被迫購買醫療保險負擔沉重,但罰款實際上卻是零元,不符合法律上的「損害」(injury)概念;因此,沒有損害,便沒有提告立場,原告指控理由不成立,讓大法官有了駁回案件的裁決理由。

7票對2票的表決結果,仍有明顯意義,尤其是被前總統川普提名而進入最高法院的卡瓦諾、巴瑞特,不但加入多數決,也出現在17日出爐的另一件重大判例「富爾頓控告費城市政府案」(Fulton v. City of Philadelphia)多數票行列。

卡瓦諾及巴瑞特在這兩個判例裡,都投下相為傾向於自由派的結果,讓保守派大法官戈薩奇(Neil Gorsuch)、艾里托(Samuel Alito)苦惱不已,更讓力挺卡瓦諾、巴瑞特進入大法院的廣大保守派感到詫異。

事實上,卡瓦諾與巴瑞特都做出司法制度底下標準式保守決定:不去碰觸重大判例是否應該推翻可負擔健保法是否應該繼續存在等更高層次的問題, 而以較低層次的角度處理。

在「富爾頓控告費城市政府案」中,他們把問題焦點放某項特定行動是否能夠普遍適用(generally applicable),在「加州控告德州案」裡討論焦點則是立場。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疫情、歧視、工作機會 許多亞裔遷回亞洲
疫期RV遊 讓亞市華人賣掉百萬豪宅 出走芝加哥
能信任普亭?拜登「點頭」引爭議 失控怒罵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