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訪張學良公館 為少帥惋惜

(蔣世安/台北市)
旺報

民國25年(1936)爆發西安事變,共產黨起死回生,為紀念西安事變,西安事變紀念館的館址,設在西安事變的主導者張學良將軍公館內,參觀張學良公館,深深體會關鍵時刻作決定的重要性,小則影響個人命運,大則會扭轉國家走向。

公館位於西安市建國路69號,大門右側掛張學良將軍公館招牌,左側掛西安事變紀念館招牌。公館係於1936年9月時租用,於1937年3月,東北軍調離陝西時退租。從1936年10月到12月25日張學良在此地生活辦公、運籌帷幄,西安事變的醞釀、發生及後續處理都在這進行,見證了西安事變,具有非常重要的歷史價值。

見證西安事變

公館目前對外開放自由進出,主體結構為東西排列三座三層磚木結構西式樓房,四周築砌青磚圍牆。靠近大門的西樓,是張學良及夫人于鳳至、祕書趙一荻居室,大門口有兩個開口向外的階梯,氣派非凡,房間依當年情形布置,不同房間標示著當年的用途,如「張學良起居室」、「張學良辦公室」等,屋內的陳列物品,再現了當年的生活場景,連檯燈、電話等都原樣陳列其中。中樓是當年工作人員辦公住所,現為張學良生平陳列展示館。離入口處最遠的東樓,是駐外東北軍軍官來西安公務之住所,1936年12月17日,中共代表周恩來等入住東樓,3樓的房間標示著當時每人所住的房間位置。公館總面積約為7703平方公尺。

民國20年(1931)的「九一八事變」,東北軍退出東北,接著於1932年到1936年,日本陸續發動一二八淞滬戰役及熱河戰役等,此時東北四省既失,華北亦名存實亡,日本之侵略進逼無已,面對外侮,中國情勢非常險峻。

朱毛紅軍於1929年已有相當的力量,為剿共掃除軍事障礙,從1930年到1934年,國軍對紅軍五次圍剿,紅軍被迫由長江中下游地區「長征」到西北邊遠地區。

1936年,中華民國外有日本侵略,內有共產黨擾亂,蔣中正採「安內攘外」政策,先剿共再抗日;於1936年10月2日,為追剿竄往陜甘地區之紅軍,蔣中正任命張學良為西北「剿匪」副司令,代行總司令(蔣)職權。統一指揮陜西、甘肅、寧夏等省軍隊,繼續追剿紅軍,此時紅軍內部士氣低落,給養告罄,飲食缺乏,紅軍官兵攜械潛逃,無日無之。

負責剿共的東北軍張學良和陜軍楊虎城,反對蔣中正政策,主張「停止內戰,一致抗日」,趁蔣至西安時,於1936年12月12日發動兵諫,在華清池扣押蔣中正,逼使國民政府停止剿共,結束內戰,共產黨得以捲土重來,史稱「西安事變」。

12月23至24日,經南京方面、張學良、楊虎城、周恩來等談判達成共識,12月25日,張學良伴送蔣介石離開西安回到南京,結束了西安事變。

西安事變後續發展

西安事變的和平解決,國共十年來的內戰為之停止,進而邁向共赴國難的途徑,戰勝日本,贏得勝利。

西安事變前,國民黨對紅軍已洽定收編辦法,西安事變後,共產黨死裡逃生,國民黨退守台灣,共產黨是受益者,難怪共產黨稱張學良是「千古功臣」。

張學良後經軍法審判徒刑十年,雖被特赦,但仍「嚴加管束」長期監禁,直到1990年,方恢復實質自由。

1936年12月11日晚,張學良在西樓2樓會議室召集東北軍高級將領緊急軍事會議,宣布次日凌晨對蔣實行兵諫;12月14日,蔣介石顧問端納,攜帶宋美齡給蔣介石和張學良的親筆信,張學良在西樓辦公室接見端納;12月24日,張學良、楊虎城、周恩來與宋美齡、宋子文在西樓2樓會議室舉行談判,目前現場用硅膠塑像的方式還原當時談判場景,歷史瞬間顯得生動活潑。

前塵往事 世事滄桑

張學良是東北軍的少帥,年少英俊,掌握東北軍政大權,叱吒風雲,出門前呼後擁,好不威風。張學良曾說:「我的事情是到36歲,以後就沒有了。從21歲到36歲是我的生命。」張學良的輝煌歲月多是在瀋陽張氏帥府裡度過的。

張氏帥府是三進四合院,帥府總占地面積3.6萬平方公尺,總建築面積為2.76萬平方公尺,當然比西安的張學良公館氣派,要說年輕時的少帥為天之驕子,亦不為過。

張學良後被押解到台灣,禁錮在崇山峻嶺間,住在新竹清泉溪邊的小平房,過著與世隔絕的日子,在幽居的歲月中,行動受到限制。派來監視他的警衛,也能騎到他頭上,人若刀俎,我為魚肉,虎落平陽被犬欺,與帥府時代一呼百應的處境相比,真有天壤之別、不堪回首。

在清泉溪邊的幽禁歲月,張學良於1947年曾留下詩句「山居幽處境,舊雨引心寒。輾轉眠不得,枕上淚難乾。」可推知他的心酸處境。

抗戰史的話語權

兩岸分治多年,兩岸的史觀也不盡相同,紀念館的講解員於介紹張學良時,稱他為愛國將領,「九一八事變」東北軍的不抵抗,是奉了蔣介石的命令;但張學良晚年在他的口述歷史中,坦言放棄東北是他的命令而非蔣介石的命令;目前台灣執政當局蓄意忽略抗戰史實,在此消彼長的情況下,則抗戰史的話語權遲早將歸屬於大陸,歷史的真相有可能被掩蓋。

暮色蒼茫中離開張公館,為張學良感到惋惜,張學良本可有番作為,但由於個性坦率天真,甚或近於衝動,於西安事變時,誤判形勢,以致念茲在茲的東北軍斷送在自已手上,國府判決後又認罪不認錯,幾乎終身監禁,但幸好個性豁達,最終能以百歲高壽而善終。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