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出首本AI科幻小說!李開復:2041年你可能愛上AI,但AI肯定不愛你

·5 分鐘 (閱讀時間)

電腦科學家、AI專家李開復多年來著書良多,但這一回出版的竟是「科幻小說」!李開復接受《遠見》專訪,暢談這本《AI 2041》,親揭「人機之戀」的可能發展。

AI人工智慧趨勢專家李開復2018年出版《AI新世界》,探討未來世界人類工作的變化,以及產業發展的外來景況,甚至探討了AI的危機。他已經將未來五年的世界寫得明白,還能如何闡述AI?

「我希望有更多的人能瞭解AI,小說形式可以吸引更多人去理解它」,李開復表示,今天很多人對AI感到恐懼擔憂,覺得未來會很走向負面結果,其實這可能是過慮了,如果大家都這麽負面看待一個科技的話,反而會形成不可避免的未來預言。

「所以我想在今天這個重要的節點,讓大家來瞭解AI到底是什麽?能做什麽?可能帶來什麽樣的好處和壞處,這些壞處有沒有可能避免,這是我寫這本書的目的!」李開復闡述這本別開生面的創作緣起。

與「科幻作家」陳楸帆合作撰寫AI科幻小說

這次李開復找來科幻作家陳楸帆合作,他曾在Google與李開復共事,後為知名科幻小說作家,曾獲得星雲獎、銀河獎、世界奇幻科幻翻譯獎等獎項,他們一同說10個未來的故事,描繪一個更遙遠的未來《AI 2041》

科幻作家陳楸帆。取自百度百科
科幻作家陳楸帆。取自百度百科

科幻作家陳楸帆。取自百度百科

這本耗時將近兩年的小說集,每篇故事有不同的「未來人」當主角,談論不同國家或是不同文化的可能樣貌,有趣的是,每篇故事李開復都附有開篇導讀和文末解讀,拆解故事中提到的科技概念,及其意義與影響,導讀與解讀常常比故事篇幅還長。

「它貌似是一本科幻小說,但其實是科學小說,」李開復笑著說,因為故事裡的科技假設都是經過多年經驗總和,判斷未來10~20年可行的技術,「它是一本有關科技影響社會而瞭解未來問題的書,既是科普圖書,也是預言書,也是一本短篇小說集。」

人機之戀有譜?李開復:AI肯定不愛你

《AI 2041》多個篇章談論到人與人之間的感情變化,例如〈無接觸之戀〉〈雙雀〉〈偶像之死〉等,描述未來世界親情友情愛情的變化。究竟2041年人類會不會與「非人類」(機器人/作業系統等)談戀愛?

李開復停頓了兩秒,肯定地說「有可能,」並隨即笑了起來,「是很傻的人類才可能」。

他解釋,雖然AI發展到2041年,在99%的情况之下,都能夠與人類對答如流,與人類甚至沒有太大的差別,但是人類對「真的人」的真實感要求非常高,AI可以模仿人,甚至可以模仿一個你愛的人。

然而,一旦AI運算出錯,說錯了一句話、出現一些非人的動作,一丁半點的低級錯誤,就會抹煞「他是個人」的認知,更何況談戀愛還有互動與接觸,AI要完美模仿人,技術上是做不到的。

「但如果有人被AI騙了,也不是不可能的!」李開復語氣輕鬆地提醒大家,如果哪天真的覺得自己愛上了AI,一定要提醒自己,AI只是在做文字的匹配,把人們說的每一句話跟資料庫訊息對比,找出哪句話能够合理的討好你。

「它只是一個對比的機器人,它沒有靈魂,沒有任何感情,沒有任何自我意識,它肯定沒有愛上你!要想想在這種前提之下,你真的要愛這樣的一個冷冰冰的機器嗎?」


未來世界的三種可能:頹廢的、升華的、互助的

對未來世界保持審慎樂觀的李開復,認為在AI幫助下,人類會更快樂嗎?

李開復表示有很大的機會,但同時也可能喪失更快樂的機會。他描述三種可能的未來世界樣貌:

一是,人類發現AI越來越聰明,取代了部分工作,人類就開始頽廢,認為一切沒有意義,「懶得用大腦去跟AI競賽,乾脆接受事實,被AI統治,人類做無用階級就好了,我不排除70% 80%的人類選擇這樣結局的可能性,這是最糟的結局。」

二是,AI成為非常好的工具,負責執行重複性工作,讓人類發揮原創力的價值,藝術家能夠畫出過去畫不出的畫,音樂家可以創作過去沒有的音樂,甚至出現更多全新的工作,AI的巨大能量提升了整個世界,更多人類得以自我實現,讓人類提升為更高層次的動物。

「這兩種結局並不互斥,可能同時並存。還可能有第三種可能,是AI幫助人類成為更好的人!」李開復舉例,現在許多網路服務運用AI技術,運算出可以吸引眼球、換取流量、變換出價值與財富的方式,但或許可以讓技術和技術人,脫離賺錢思惟,升華幫助人們成爲為更有價值的人、更快樂的人,例如AI目標函數是衡量用戶的自我學習、成長、快樂指數。

這次李開復新書,有別於過去,沒有那麼科技,沒有那麼產業,李開復難得輕鬆描繪未來人類生活樣貌。有趣的是,受到疫情影響,李開復與陳楸帆幾乎以「網友」的方式完成,創作期間並未實際見到面,就連本週舉辦的港台新書發布會,都是視訊完成,也算是體現「出版新世界」。

AI人工智慧趨勢專家李開復新書《AI 2041》
AI人工智慧趨勢專家李開復新書《AI 2041》

AI人工智慧趨勢專家李開復新書《AI 2041》

本文轉載自遠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