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繪現實心境卻各異 他沉重畫下《被消失的香港》

《困在隧道的青春》需要確實呈現真實狀況,柳廣成認為創作時也較為理性。(蓋亞文化提供)
《困在隧道的青春》需要確實呈現真實狀況,柳廣成認為創作時也較為理性。(蓋亞文化提供)

香港漫畫家柳廣成近期與《報導者》合作的報導漫畫《困在隧道的青春》,與他先前在台灣出版的《被消失的香港》,都是以描繪現實事件為題材。但他分享,兩部作品創作時的心境可說大不同。

「創作《困在隧道的青春》時,我可以比較抽離。」雖然能同理當事人的遭遇,但畢竟事情是發生在他人身上,因此柳廣成能較理性的決定故事串連與畫面呈現。

相對來說,柳廣成因為在香港成長,創作《被消失的香港》時心境較為沉重。反修例運動進行的2019年、2020年,他陸續畫了數十幅作品,像是被港警擊中的爆眼少女、831太子站事件,又或是港版國安法的施行,「那時候發生的一些事情,我覺得需要記下來的就會畫下來,2、3天就畫一張。」

在反修例運動期間,柳廣成每2、3天就會畫一幅作品,記錄當下發生的重大事件。(翻攝自柳廣成臉書)
在反修例運動期間,柳廣成每2、3天就會畫一幅作品,記錄當下發生的重大事件。(翻攝自柳廣成臉書)

 

「後來集結出版《被消失的香港》也是意外。」因此相較《困在隧道的青春》,柳廣成認為《被消失的香港》沒有明確的故事主線,也沒有交稿日期,「因此作品比較多自己的判斷,而且較主觀。我可以用更多的創作手法去描述事情,希望能讓更多香港以外的民眾,知道香港正在發生的事。」

【點擊看完整全文】

更多鏡週刊報導
港漫逐漸沒落 台漫自給自足題材愈趨多元
畫台灣新電影不為評價歷史 他想用《潮浪群雄》激勵年輕人改變
從圖像就能感受文字力量 重現情境是漫畫改編難題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