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名李鴻鈞 難洗白監察院

(圖/本報系資料照)
(圖/本報系資料照)

蔡總統提名親民黨籍的李鴻鈞擔任監察院副院長,這個決定大致延續上次提名國民黨籍的黃健庭以尋求政黨和解的思維,並不令人意外。但監察院副院長畢竟功能有限,也管不動監察委員,僅李鴻鈞一人能產生多大平衡效果,難讓人期待,充其量是個僅具跨黨派象徵意義的人形立牌。

最近監察院正成為輿論撻伐的眾矢之的,或許這時候,正需要一點形象「洗白」的工作;另方面,黃健庭婉拒提名已時隔近兩年,蔡總統未有動作,年底大選將屆,此時提名又很難不讓人多所聯想。一個本應跳脫政治色彩的職位,蔡總統卻始終揮不去政治考量的思維。

現任監委已經清一色完全由蔡總統提名,但跨越黨派獨立行使職權的氣象難見,為自己人護航開脫的創舉倒是不少,監院現在儼然成為綠營違法者干預司法的「非常上訴」院。高涌誠等監委可以為翁啟惠浩鼎一案,找出各種理由一再翻案,三度調查,甚至不惜修改內規向懲戒法院提出再審;近日同樣是高涌誠,又史無前例地二度彈劾檢察官陳隆翔,試圖為前綠委段宜康吞曲棍球的助選豪語平反;監察院長陳菊甚至撈過界,被批評關心起前總統陳水扁國務機要費除罪化在立法院的議事動員。

監察院本應是政府內部自我監督、糾舉不法違失的內控機關,如今不僅已成修理異己的東廠打手,甚至還淪為協助政府宣傳助威,只知報喜,卻不准報憂,「隱惡揚善」的啦啦隊。過去1年來政府防疫有多少荒腔走板的事,監察院唯一通過的糾正案竟然只有彰化縣政府進行的血清抗體調查案。碰到自己人,再大的事也不管;不是自己人,小事就當大事辦。

從口罩之亂、疫苗採購之亂、3+11政策鬆綁、手握8400億預算竟還要藝人幫忙籌募「救命神器」,監察院對民怨充耳不聞,毫無作為,執政者當然更不會自省檢討。試想如果疫苗採購之亂,監委諸公面對行政院長蘇貞昌說「約詢陳時中不厚道」時,仍能挺直腰桿進行調查,糾正相關機關的失誤,甚至彈劾幾個不知民間疾苦的官員,讓政府知所警惕,今天的快篩劑之亂或許就不會發生了。

監察院已被一群由總統胡亂提名的監委們所左右,彈劾案審查出席率低,院長也只能道德勸說一番。院長連最基本的出席要求都僅止於此,副院長又能如何?要平衡特定監委的政治性辦案,更是想都別想。

只是表面上的和解,下面依舊喊打喊殺,這樣的安排當然挽救不了監院現在護短與雙標的臭名。況且李鴻鈞的政治立場與言行向來鮮明激烈,連提名形象溫和的黃健庭民進黨內部都有反彈,綠營立委這次是否買蔡總統的帳,仍未可知,其他殺紅了眼的監委恐怕更難接受。

李鴻鈞你是期望自己能力挽狂瀾?還是甘願在萬綠叢中,乖乖地為其虛假的跨黨派形象裝飾點綴?這些問題終究得面對歷史的檢驗,不是簡單退出政黨就能找到答案的!(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