揪出潛在熱區 廣篩就對了

·3 分鐘 (閱讀時間)

施文儀為美國霍普金斯醫學院畢業,曾任於台灣省政府衛生處、臺北市政府衛生局與行政院衛生署疾病管制局,退休時為疾管局副局長。

新冠肺炎本土疫情爆發,國內最近為各種疫苗議題吵得不可開交,前行政院衛生署疾管局副局長施文儀則認為,疫苗議題短線是買國外、長線是自己研發,但政府要認清問題,疫苗是未來的預防,救不了這波疫情,現階段應守住人口密集處,透過快篩、PCR盡速將潛在感染者找出來,不要怕確診數字上升,抓出的無症狀者越多,就代表方向做對了。

施文儀分析,想要防堵社區感染擴大,需要關注現在發現的本土個案,是有症狀多、還是無症狀多?如果有症狀的患者多,代表我們還在追著疫情,看到敵人才篩檢、檢驗、就醫,這樣疫情不會那麼快下來,因為沒有發現潛在敵人。

施文儀強調,這波新冠肺炎社區感染,許多都是無症狀,感染者不知道自己中鏢,甚至有傳染力,還以為自己很安全,這種對象只有透過高風險地區的快篩去撈,從陽性率去判斷撈得對象對不對、做得好不好,一旦陽性數字越高,代表方向做對了,老百姓對升高的數字會有不滿,但政府就是要藉此找出流行趨勢,發掘熱區,「篩檢下去就對了!」

這種時候,疫調已經跟不上疫情,因此要找出「為什麼被傳染」,現在有很多人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在哪裡被感染,因此要透過廣篩去分析傳染源頭,當預防做對了,就能降低感染率。

至於社會普遍期待的疫苗,施文儀認為這波疫情無法靠疫苗來控制,疫苗已是未來的防護工具。但他也強調,整個疫苗策略要有短線、中線及長線規畫,才稱得上超前部署。

施表示,國產疫苗就是長線,因為疫情可能持續很久,這算得上是國防工業,且台灣的生技在世界上絕不是弱者,即使數量有剩,也可拿來做疫苗外交。同時,應做壞的打算,因為研發不是光有意志力就能完成,規畫向國外買代工疫苗是中線,直接買疫苗則是抄短線。

施文儀說,台灣人以為買疫苗跟上菜市場一樣,目前民間公司、慈善團體都說要幫忙買,他個人覺得很好,這樣要買的人才知道這中間有多困難。承平時期是買方市場,現在這樣的戰時則是賣方市場,連平常都要準備一堆龜毛資料,何況現在大家是搶著要。

施指出,個人對國產疫苗蠻有信心,有疫情時才能把國內這些科學菁英集中在一起奮鬥。而台灣每次歷經疫情都會進步,例如這次新冠肺炎,應趁此建立mRNA的冷鏈技術,把整個架構出來,怎麼配置、如何分送到各縣市、保存期有多久,未來有mRNA疫苗時,就不必擔心技術問題,做到超前部署,而不是「超淺」部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