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疆支教108天 這裡是我們的家

資料來源:今晚報
任政是一位老師,也是孩子們的大哥哥。下課時,經常會有學生跟在他身後,不願和他分開。(張立攝)
任政是一位老師,也是孩子們的大哥哥。下課時,經常會有學生跟在他身後,不願和他分開。(張立攝)
課堂上的吳欣潔用活潑的教學方式吸引孩子們。(張立攝)
課堂上的吳欣潔用活潑的教學方式吸引孩子們。(張立攝)
認真、敬業的天津老師教導孩子作業。(張立攝)
認真、敬業的天津老師教導孩子作業。(張立攝)
孩子們搶著與天津老師原雅馨合影。孩子們非常喜歡她,經常搶著擁抱她。(張立攝)
孩子們搶著與天津老師原雅馨合影。孩子們非常喜歡她,經常搶著擁抱她。(張立攝)

「我們的故事就從這裡開始,支教的日子大家變成教師。粉筆的長短書寫世界的精彩,我們的背後是夢想的堅持……」──《玉城西路的日子》。這首由同學們自創的歌曲,記錄天津外國語大學援疆支教團的180位師生,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和田市于田縣支教度過的108個日日夜夜。

2019年9月14日,一批來自渤海之濱的大學生站上講台,給當地孩子們開啟新學年的第一堂課。從那天起,于田縣城玉城西路245號院成了天津外國語大學180位支教師生們共同的家。

初到于田 水土不服

于田縣在哪裡?打開地圖,一路向西看,在崑崙山腳下、塔克拉瑪干沙漠邊上,那裡就是和田市于田縣。從渤海之濱到崑崙山下,從大陸東部沿海到西北邊陲,兩地直線距離4000多公里。早上8時,許從天津濱海國際機場出發,抵達和田機場已是下午4時許,到于田縣還要坐3個小時的車,放眼望去一邊是沙漠、一邊是戈壁。

2018年起,第一批天津大學支教團奔赴和田市的于田縣、民豐縣和策勒縣,展開援疆支教,每批兩所大學,至今已有8所大學肩負起這項使命,天津外國語大學就是其中之一。

初到于田,一切都要重新開始,適應伙食、適應水土,也在適應全新的教學環境。吳欣潔,一位家在新疆庫爾勒市的姑娘,她就讀天津外國語大學國際關係學院。相比其他同學,吳欣潔對這裡的生活環境更熟悉,聽到老師說有援疆支教的任務就踴躍報名。

吳欣潔說:「為家鄉做一件有意義的事,非常值得。我讀小學的時候,也有支教老師到我身邊,送來知識,打開我們的眼界。今天我有能力支教了,教家鄉的孩子們讀書,這份責任義不容辭。」吳欣潔說著話,臉上露出了驕傲的神情。

「我是1999年出生的人,可能在別人眼裡我們還是孩子。但站在講台上,我們就無縫切換到教師的身分,這種責任感驅使著你必須這麼精心。」吳欣潔說。

熟悉于田 老師變媽媽

在于田縣第三幼稚園,天津外國語大學國際商學院的學生王馨怡是這所幼兒園中班的老師。與王馨怡緊緊連在一起的小朋友叫買買提江,今年4歲。在王馨怡到來前,這個娃娃是個「流動生」,從小班到大班,每個班級照顧一個月。為什麼這個娃娃能享受「特殊待遇」?因為他不太好帶,老師講的話他聽不懂,喊他名字沒反應。自從王馨怡到中班任教,這個小巴郎(當地對男孩子的昵稱)就有了專屬老師,不再流動了。

「初次見到買買提江,看著他虎頭虎腦的樣子特別可愛。我發現其他小朋友都去操場做操,就他一個人坐在那裡。」王馨怡說,眼看天氣轉涼,別的家長都開始給孩子穿外套了,而買買提江依舊是那一身單薄的衣服。不僅如此,接觸久了,王馨怡發現這孩子只喜歡喝牛奶,不喝白開水還挑食。

王馨怡掏出自己的零用錢給買買提江買了一雙保暖鞋、一件羽絨衣,還幫他準備了一個小水杯。那段時間,王馨怡每天都在不停地喊著孩子的名字……就這樣一天喊上成百上千遍。王馨怡堅持了半個月。新杯子拿在手上,小巴郎愛不釋手,王馨怡幫他泡蜂蜜水,看著他大口大口地喝完,再慢慢地喝溫開水,孩子也開始適應了。

終於有一天,買買提江的嘴裡吐出兩個含糊不清的尾音,老師……緊接著又是兩個字「媽媽」。那一刻,王馨怡驚喜萬分,眼淚情不自禁地掉了下來,這件事在幼兒園裡可是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支教能教出難以割捨的師生情。我總是在想,可能在買買提江的心裡,我從來沒有來過,但他卻住在我心裡。下一任接班老師一定要不停地叫他的名字,他能感受到……」情到深處,王馨怡又落淚了。

離開于田 忍著淚道別

即使心中有再多的不捨,時間也不會放慢腳步,終於到了即將離開的日子。

在于田縣CEC希望學校,任政當班的最後一堂地理課,孩子們聽得格外認真,這節課結束後,任政就要離開了。

剛下課,孩子們馬上圍了過來,「任老師,你別走。」這樣的場面終於還是來了,孩子們抱著這位年輕帥氣的男老師,任政第一次感受到小粉絲們的熱情。7歲的楊凱一下課就跑到辦公室,「老師,您是要回去了嗎?您不是答應我不離開嗎?」楊凱眼裡閃爍著淚光。小楊抱著楊凱說:「你要好好學習,等你長大了考上天津外國語大學,我們在天津又能見面了。」望著桌上的平板電腦,楊凱在上面寫道:「小楊老師,我想你,你不要走。」

支教團學生謝雨晨說:「晚上熄燈後,我問自己該怎麼和這50個學生說再見呢?也許今日一別,這輩子都不會再見面了,108天的短暫相聚,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當再次唱起《玉城西路的日子》,108天的援疆支教已結束了。欣慰的是,108天,于田縣5500餘名小學生及3700餘名幼兒得以成長,169位天津外國語大學的支教學生們變得成熟。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