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諾貝爾獎:「倒吊犀牛」究竟憑什麼奪冠?

·4 分鐘 (閱讀時間)
犀牛
沒有人對倒吊犀牛做過最基本的研究

將犀牛頭下腳上吊起來看看這樣對犀牛有什麼影響的實驗獲得了今年的搞笑諾貝爾獎。

其他的得獎者還包括了研究黏在人行道上的口香糖裏的細菌,以及如何在潛水艇內控制蟑螂病蟲害。

搞笑諾貝爾獎並不像「真的」諾貝爾獎那麼聞名且受人敬重,但仍然有其發人深省的地方。

和去年一樣,今年的頒獎典禮因為新冠病毒帶來的限制措施而不能像疫情之前在美國哈佛大學舉行,而是改採線上進行,但其歡樂搞笑的氣氛並未減少。

先發笑再思考

主辦搞笑諾貝爾獎的幽默科技雜誌《不可思議研究年鑒》(Annals of Improbable Research)表示,搞笑諾貝爾獎會讓你先發笑,然後再讓你思考。

犀牛
保育瀕危黑犀牛時經常需要轉移他們的棲息地以保護基因多樣化

看看這個獲得運輸研究獎的倒吊犀牛的研究就是這樣,把12頭犀牛頭下腳上的倒吊起來10分鐘,還有什麼比這個更搞笑?

但是康奈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的野生動物學家拉德克利夫(Robin Radcliffe)和研究人員是真的在嘗試解決他們在納米比亞(Namibia)遇到的問題:用直升機運輸犀牛,怎樣做最好?

他們想要知道,用直升機把犀牛頭下腳上的倒吊起來,是否會傷害到犀牛的健康。

非洲保育工作經常會需要將犀牛在不同的棲息地之間轉移,但是從來沒有人研究過最基本的問題,麻醉過後的動物,其心肺功能在倒吊飛行如何發揮作用。

拉德克利夫對BBC表示,「納米比亞不是第一個倒吊犀牛運輸的地方,但他們是第一個認真想過『我們來研究一下,看看這是不是安全運輸犀牛的方法。』」

在納米比亞環境、森林和旅遊部的合作下,研究團隊用吊車將12頭黑犀牛倒著吊起來,並測量他們的肢體反應。

結果顯示,這些犀牛的反應還不錯,甚至有證據顯示這種倒吊運輸方法比讓犀牛側躺或趴下還要更好。

「我們看過犀牛側躺時間太久,壓著胸骨肌肉會受傷,因為他們太重了,但是倒吊起來就沒有這個問題。」

犀牛
空運時倒吊犀牛其實比側躺更加安全

搞笑諾貝爾獎的傳統之一就是由真的諾貝爾獎得主來擔任頒獎人,今年的頒獎人包括了2018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弗朗西絲·阿諾德(Frances Arnold),2001年物理獎得主卡爾·威曼(Carl Weiman),以及2007年經濟獎埃里克·馬斯金(Eric Maskin)。

獲獎者可以獲得一座獎杯,不過他們必須從PDF文件打印出來自己組裝起來,另外還有「現金獎」,他們可以獲得10萬億假的津巴布韋元紙幣。

被問到要如何使用這筆「巨款」,拉德克利夫笑著說,「我們隨時都需要研究資金。」

「我一聽到搞笑諾貝爾獎的時候還不太確定這是好是壞,,但是『先讓你發笑再讓你思考』這就是我們在做的事情。越來越多人應該要了解到,為了拯救和我們一起共同居住在地球上的這些美妙動物,我們花了多少心血和努力。」

搞笑諾貝爾獎
倒吊犀牛研究團隊獲得搞笑諾貝爾獎

其他搞笑諾貝爾獎得主:

生物獎:舍茨(Susanne Schötz),她對貓和人類之間溝通所發出的不同聲音進行研究分析。

生態獎:薩塔裏(Leila Satari)及研究團隊,他們對不同國家人們吐到人行道上的口香糖裏面的細菌,進行基因分析來辨識細菌的不同種類。

化學獎:威克(Jörg Wicker)及研究團隊,他們對電影院的空氣成分進行化學分析,以判斷觀眾產生的氣味是否能有效顯示電影含有的暴力、性、反社會行為、毒品和粗俗語言的程度。

經濟獎:布拉瓦茨基(Pavlo Blavatskyy),研究發現從一個國家政治人物的肥胖程度可能可以看出該國家的腐敗程度。

醫學獎:布魯特(Olcay Cem Bulut)及研究團隊,他們研究顯示在改善鼻塞方面,性高潮和鼻塞藥的效果一樣。

和平獎:貝色里斯(Ethan Beseris)及研究團隊,他們對人類蓄須是為了在挨拳頭時保護自己的假設進行測試。

物理獎:科貝塔(Alessandro Corbetta)及研究園隊,他們做實驗以了解行人之間為什麼不會一直彼此相撞。

動力學獎:村上久(Hisashi Murakami)及研究團隊,他們做實驗以了解行人之間為什麼有時候會彼此相撞。

昆蟲學獎:穆勒納(John Mulrennan Jr)及研究團隊,他們對「控制潛水艇蟑螂的新方法」進行研究。

運輸獎:拉德克利夫及研究團隊,用實驗來證明倒吊犀牛空運是否更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