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救台灣低生育率 人力顧問倡議彈性工作制

The Central News Agency 中央通訊社
中央社

(中央社記者邱柏勝台北4日電)台灣生育率僅1.13,為全球第三低,但台灣女性勞動參與率僅5成左右,同樣敬陪末座。人力顧問業者表示,政府若想解決低生育率問題,應提供女性多元且彈性的工作機會。

根據美國中情局(CIA)的「世界概況(World Factbook)」調查報告指出,去年台灣在全球224個國家與地區的總和生育率(TFR)中,排名倒數第三,意即全球第三低,僅高於新加坡與澳門。值得一提的是,過去與台灣並稱「亞洲四小龍」的南韓、香港和新加坡就位居生育率前5低,凸顯過去40年來為求經濟發展,犧牲家庭的結果。

部分人士認為,女性就業率提高後不願生小孩,是導致生育率下滑的主因,但從女性勞動參與率來看,顯然不是這麼回事。根據行政院性別平等處最新資料顯示,女性勞動參與率始終無法跨越51%門檻,遠低於新加坡的6成,也不如香港與南韓,顯然勞參率與生育率並無因果關係。

對此,得人資源整合有限公司共同創辦人蔡淯鈴表示,當今社會家庭工作型態多元,上班族期待的,是工作與家庭的整合,而非傳統製造業思維的固定地點、固定時間工作,因此,世界先進國家陸續提出彈性工作措施。

蔡淯鈴說,根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統計,已開發國家中有90%的公司,會提供某類彈性工作措施給全職員工,以日本企業為例,豐田汽車就針對年資5年以上的辦公室職員,導入「在家上班」措施,每週只要到公司2小時。

蔡淯鈴表示,企業實施彈性工作措施的好處,在於可擴大人才來源,轉為績效導向,減少員工摸魚,甚至可節省薪水發放,也能節省加班費。目前台灣也有部分外資企業開始導入彈性工作制度,例如IBM、微軟、戴爾電腦等,確實都達到不錯的效果。

彈性工作雖有助於提升企業營運效率,但由於台灣彈性工作多屬約聘、派遣等非典型工作,若企業擴大實施彈性工作措施,令人擔憂勞權是否因此受到侵害。

蔡淯鈴說,提出彈性工作的想法,主要是提供企業與勞工多一個選項,許多原本學有專精、且在企業位居要職的女性主管,當懷孕生子後離開職場,但等到孩子長大想要重回職場,人力市場多只剩下低階、低薪的服務業工作,這些非常優秀的人才無法發揮所長,對企業也是損失,彈性工作可以給這些女性上班族發展事業第二春的舞台。

曾在外商銀行擔任儲備幹部的Amy(化名),求學階段以第一志願進入北一女、台大,後來更順利取得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的MBA學位,回台在知名銀行業工作逾10年,能力備受肯定,她也樂在工作,但卻因為結婚生子,有了180度的大轉變。

「幾年前,我退出了職場,因為我有一個高功能自閉症的女兒。」Amy表示,她一直努力讓女兒接受各種療育,也盡力陪伴和訓練女兒,「但我並不是真的很擅長料理家務,我真正會的其實是上班,尤其像是用英文打筆戰這種工作。」

Amy說,當她陪孩子溜滑梯時,心裡想的常是一些與經營策略有關的事情;當坐捷運看到世大運廣告,也會去思考每波行銷方式的目的和執行。她也不愛買東西,上網就是看國際新聞和財經消息。「這些生活的落差,讓我產生很深的隔絕和孤立感;我的世界充滿了挑戰和困難,還有不被了解的寂寞。」

Amy當時認為,自己不可能有機會重回職場,「哪種工作能讓我不需放棄孩子?」後來,她參與人力顧問公司的工作坊,「我原本認為育兒的限制,讓我在人力市場的條件變很差,但關鍵其實是在於能力能否滿足企業需求,至於彈性都是談出來的。」

經過眾人鼓勵,及堅不放棄的努力之下,Amy最後找到了一個跟以前工作同產業的外商公司,協商出一個具彈性時間的正職工作,雖然薪水較全時工作少,「但這能讓我兼顧公司跟孩子的需要,簡直就像夢一樣。」

像這類彈性工時或部分工作,對想兼顧事業與家庭的上班族,無疑是非常吸引人的工作型態,但除了薪水可能較少外,相關勞動權益的減損,也可能使人因而卻步。對此,蔡淯鈴補充說明,現行勞動法規有明文規定,選擇部分工作的人,薪水雖會較全職工作者少,但在勞保年資的計算上並未打折,勞資雙方的義務責任為法律所保障,有行事依據。

蔡淯鈴強調,時間彈性工作可打破「朝9晚6」,賦予未來職場環境新的可能,企業可用「核心時間」來維持團隊運作;雙薪家庭夫妻也可協調上下班時間,讓小孩得到最好的照顧,「經濟發展與家庭興旺,兩者並不衝突。」(編輯:林孟汝、林沂鋒)1070404

★ 更多新聞報導

幼兒津貼沒進展 新手爸媽哭哭
台南公共托育家園 每月最多負擔7千
近8成上班族是「三明治族」
台灣生育率全球倒數 主因是這個
台灣兒少預算 不如英國、丹麥

--------------------------------------

Yahoo奇摩新聞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https://goo.gl/iy5TCA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