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救浪浪 省思與挑戰 |告別十二夜悲歌 |華視新聞雜誌

台北市 / 陳璽鈞 採訪/撰稿 張書堯 攝影/剪輯

您還記得2013年,這部讓人鼻酸的紀錄片十二夜嗎?這部影片記錄當時動物收容所中,狗狗們經歷生命倒數12天的殘酷,上映之後受到社會矚目,也促成動物保護法的修訂,2017年全台公立動物收容所,全面停止人道撲殺!但政策上路後,流浪動物的處境改善了嗎?結紮率太低,收容所嚴重超載的難題,該如何解決?導演耗時三年,拍攝了十二夜續集,希望再次帶大家省思。

(畫面來源:紀錄片《十二夜)望向籠子外流露哀傷神情,陌生環境中有的流浪犬,全身顫抖哭泣哀嚎,有的拚命掙扎傷痕累累,更有些浪浪放棄抵抗任人擺佈。生命進入倒數,是他們的共同命運,12天沒人認養,無論健康殘疾,都需接受安樂死。殘酷的鏡頭惹人鼻酸,2013年上映的紀錄片十二夜,真實記錄流浪犬,在收容所裡的悲慘世界,引發各界關注,更催生了台灣的零撲殺政策。但結束了安樂死悲歌,其他後遺症,卻也揭開續曲。2015年立法院三讀通過,動保法部分條文修正案,隔年四月嘉義縣家畜疾病防治所,發生將犬隻運往私人狗園安置時,因為車內通風不良,一車70隻貓狗,有47隻往生的慘案。公立收容所人力不夠設備不足,更時有所聞。

聲音來源:動保志工(2016.4.28)說:「是不是餓很久了吧,不然怎麼可能吃自己的同伴」,往生的小狗遭到啃食,兇手竟然是關在同籠的夥伴,2017年零撲殺政策上路後,各縣市流浪動物的收容量不斷暴增,痛心亂象一再發生。

鄭莉佳高雄市動保處技士說:「牠們的空間都越來越小,狗群牠在那麼小的空間,沒有辦法獲得那麼大的自由,對牠們來說其實除了,長期的精神折磨以外,也無助於讓牠們有機會出去」。

(資料畫面(2017.5.20)),2017年彰化縣府,預定在溪州花博園區,規畫流浪動物收容中心,當地居民擔心造成,環境汙染和傳染病強力反對,和動保團體人士,爆發激烈肢體衝突。最後計畫胎死腹中,流浪犬收容中心改建困難重重。

Raye紀錄片導演說:「一大堆他們你想要改善,但是也改善不了,我們都不喜歡在,員林收容所拍攝到的,十二夜這樣的故事,可是他想要改建他想要變好,我們的民情又還沒有到一個,可以接受這樣轉變的情形,所以就一切事情卡在那邊,要利用公眾教育來傳播它」。

(畫面來源:紀錄片《十二夜2)UNA台灣之心協會成員說:「公的嗎公的還是母的,母的,不好意思打擾了,想請問你們家狗狗,有沒有做結紮,沒有耶」。

歷時三年拍攝後製,十二夜續集少了讓人不忍直視的場景,更多的是對流浪動物議題的理性討論。導演Raye與團隊,走入全台11個縣市,跨越2萬2300多公里,尋求問題的源頭,帶著民眾回到「第零天」。

Raye紀錄片導演說:「那時候是完全沒有想過,要拍續集的,因為第一集的那個拍攝,其實很痛苦,我覺得那是會讓人生病的一次拍攝,上一部應該就是讓你看見問題,然後讓你感同身受,這個問題有多大,然後這一次的話,是跟你很理性地探討,我們要怎麼一起來解決」。

台灣之心協會成員說:「這是壽山,這條就是萬壽路,大家有看到一個S型,應該800隻1200吧,你說全部,全部全部我的天呀,突然從天堂掉到地獄,壽山很大耶,有記錄到的已經500多隻了」。

根據農委會統計,2018年全國遊蕩犬多達14萬6773隻,比前期多出2萬隻,創15年來新高。為此許多民間團體,都在默默付出努力,台灣之心協會投入偏鄉犬貓結紮,目前已有4.2萬隻母犬完成絕育。還有相信動物協會,挨家挨戶家訪宣傳,以地毯式普查尋找未絕育的母狗。Raye紀錄片導演說:「有一些人會覺得,我關在籠子裡面,然後養在室外作為一隻看門狗,牠們不需要結紮,這樣養狗方式其實牠就,牠還是有機率會懷孕,所以結紮跟教育,是非常重要的兩件事情,我們電影裡面,這次也著墨在這部分非常多」。

聲音來源:洪世恩彰化縣動物防疫所獸醫說:「其實員林收容所,它一直是非常老舊,它是由一個老舊的豬舍下去改的,偏遠墓地的中間,又在垃圾場的旁邊,我那時候常常開玩笑說,旁邊是垃圾場,這邊也是垃圾場,那邊是丟你家裡不要的垃圾,這邊是被人家丟不要的動物」。

全台21縣市32處公立動物收容所,有一半縣市收容所爆籠,台北更超收233%、澎湖185%,台南也有125%,數字背後反應的是零撲殺政策,缺乏相關配套的壓力反彈。紀錄片團隊,遠赴海外三個國家拍攝取經,為台灣流浪動物問題尋求解方。

(畫面來源:紀錄片《十二夜2)聲音來源:姜淑芳台中市動物保護防疫處秘書說:「我們看到這些東西,拿給建築師他們去看,為什麼要這樣設計,為什麼繩子會收上面,為什麼怎麼樣,就是告訴他們有這樣的動線規畫,因為我們原本就得到了一個,它根本就不是用來,關狗狗的地方的建築物」。

Raye紀錄片導演說:「我們去美國的時候,他跟我們講說,比方說他看十二夜他說,我以前跟你遇過一樣,一模一樣的問題,我是怎麼解決的,或是七年前我們也是這樣子,後來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樣慢慢一步一步改變,你看得到一個,你這輩子有可能看到一個進程,就是好我努力的話,我應該可以達到的感覺」。

跟隨導演的腳步,我們探訪高雄市燕巢的動物保護關愛園區,這裡堪稱全國第一座,五星級公立動保機構,園區面積0.9公頃,不只收容流浪犬貓,更力求轉型,成為環境教育場所。鄭莉佳高雄市動保處技士說:「其實我們園區有綠建築的標章,因為當初其實設計,就是希望可以節能,然後可以不要,那麼浪費了資源,所以從南邊吹來的風,然後它可以透過犬舍,然後從北邊出去,它可以過濾相關的空氣,而且我們其實都有太陽能板,我們也可以自產綠電」。

鄭莉佳高雄市動保處技士VS.高雄市深水國小學生說:「歡迎大家今天來到汪喵星球,想買一隻狗跟想要領養一隻狗,領養,為什麼會突然,為什麼會有突然這種轉換,因為不用花錢,對嘛不用花錢」。

採訪這天附近深水國小的學生,來到園區校外教學,放下課本離開教室,體驗一場最真實的生命教育。鄭莉佳高雄市動保處技士VS.高雄市深水國小學生說:「無論牠長得多可愛,我們都要問主人說,我可以摸你的狗嗎,有沒有看到狗很可愛,我們就靠近牠的,不行喔這樣太危險了,你要問說我可以摸你的狗嗎,我可以摸你的狗嗎可以,你要不要摸看看,握拳來小花聞看看好不好,大家可以看一下牠有沒有表情,你看其實牠撇開眼神對不對,牠願意聞你了耶,那你可以摸牠了」。

王和蓁高雄市深水國小學生說:「很開心今天可以看到狗和貓咪,那妳還記得說,養狗狗需要做哪些事情嗎,需要有時間陪牠,然後還要幫牠結紮要有晶片」。

顎宇翔高雄市深水國小學生說:「今天學到了什麼,看到狗不要跑不停,那應該怎麼辦,假裝自己是一棵樹」。

孫國華高雄市深水國小校長說:「課本上可能就是學到就是認識狗,但是跟狗互動這個就,可能在這個場所才學得到,學校也有一門課程,叫做生命教育課程,跟我們這個關愛園區,這個收容流浪狗,這個關愛生命,這個是有關聯的,那這個精神是一樣的」。

高雄市深水國小學生還有一隻睡著了說:「小幼犬是那個,狗狗前面是黑色那個,是誰最小啊」。

黃安婷高雄市動保處技士說:「他們來園區不是認養為主,他們可能有教育宣導的部分,然後來體驗,就是比如說洗狗或牽狗,就是在這些飼主責任之前,他們就先去了解說,這些貓狗要怎麼照顧,或者是說我可能會面臨什麼問題,那先來體驗」。

鄭莉佳高雄市動保處技士說:「我把園區改成一個,以教育為中心的一個目的,那民眾或是學生他進來,能夠有獲得更正確,更快速更好的教育的時候,他們有機會聽到,我們的做得有多好,那我們也有能力可以,更大聲說出,我們其實動保處,並不是鄰避設施的時候,我希望最終,它能夠回到市區蓋一個,在一個社區的一個收容所,動保處2.0,對那是我們最終的期待」。

Raye紀錄片導演說:「收容所不是一個終點,但它也不是一個永久的牢籠,它應該是一個通道,就是狗狗進來這裡,牠應該要很快地可以去到新家,那這是一個需要很多努力,才能做到的事情,然後這個努力,不只是政府要努力,我覺得民眾也要努力」。

回到第零天,讓台灣動保的下一步,往正確方向前進,我們都可以是一分子。沒有配套措施,缺乏足夠設備的零撲殺,無法真正解決難題。找到問題的源頭,改變飼養的習慣,讓人類不再是製造,流浪動物問題的共犯。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