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救颶風艾妲帶來的大洪災 美東政治突襲隨堂測驗

·7 分鐘 (閱讀時間)

「這是『明天過後』的暴雨洪災版...。」以紐約、新澤西為災情軸心的美國東岸各州,目前正遭大西洋颶風「艾妲」(Ida)所帶來的風暴殘餘威力強襲,自1日晚間開始各地突遭極端暴雨,突襲而來的破紀錄降水,瞬間在紐約市區造成大面積洪水,並在紐澤西州造成大量交通死傷,紐華克自由國際機場(ERW)更因淹水癱瘓。雖然災區各地目前都已各自進入最高戒備的緊急狀況,但艾妲的風暴餘威卻仍持續破壞足跡,截至當地時間9月2日晚間11點為止,美國東北地區已知至少45死——其中在23死的紐澤西,大多數人是在行車中被沖走;至少13死的紐約市,則是因為多起「地下室公寓淹水」多人滅頂至死。

8月26日形成於加勒比海南端的「艾妲」,是2021年北大西洋颶風季裡的第9個熱帶風暴與第4個颶風。在適合高溫與豐沛水氣的有利因素加乘下,一開始威力不強的艾妲,在一路往北的過程中快速變強,並在8月29日——也就是16年前,颶風卡翠納(Hurricane Katrina)強襲

路易斯安納州的同一天——以「四級颶風」之姿(約等於強烈颱風至超級颱風之間),同樣登陸了路易斯安納。

登陸後威力降級 新聞關注降低

颶風艾妲的宿命式「同日登陸」,讓昔日遭到卡翠納嚴重破壞的紐奧良市等路州地區極為緊張。不過艾妲的強風暴雨雖然造成紐奧良超過百萬戶大停電,但爬上紐澳良的四級颶風卻很快地在登陸24小時內「降級」為低壓風暴。

由於艾妲並沒有重現卡翠納當年的災情,登陸後的結構威力又迅速衰減。因此當艾妲失去「颶風地位」後,各地的新聞關注與戒備情緒就明顯減低——不料,以颶風殘餘所形成的氣旋風暴,卻仍持續沿著美國東岸一路北上強襲,並帶拉帶著大西洋豐沛水氣,在東北地區的紐澤西、紐約造成破紀錄的極端暴雨災情。

艾妲風暴對紐約、新澤西的破壞力,大概是在9月1日開始引發極為嚴重的極端天候警報。最一開始,紐約市中央公園的氣象站,就破紀錄在1小時內測得了80mm的歷史性強降雨;接著從周三晚間開始,紐約市開始出現誇張的各地淹水——其轄下的五大行政區,也史上第一次同時頒布了「全城淹水警報」。

根據紐約市政府的救災說法:艾妲所帶來的強降雨,直到9月2日晚間10點為止,一共為中央公園氣象站帶來了183mm累積降雨,但其中最強的1小時80mm數據,卻發生在1日晚間8~9點之間,過度「大量」的瞬間強降雨讓紐約市區的排水系統完全無法負荷,繁華的大街無預警地開始淹水成了運河,地表上的淹水也如同瀑布一樣直接灌入了還沒關閉的紐約地鐵站。

雖然紐約市中心的一小時瞬間雨量「只有80mm」,但對於終年有雨、四面環水的紐約卻已是過於極端的駭人數據——因為紐約市9月全月的月均雨量也只有89mm左右,

「換句話說,中央公園所測得的暴雨紀錄,幾乎是在1小時內下光了整個月的雨量總和。」

除了紐約市之外,同屬紐約都會區的新澤西州紐華克與伊莉莎白市,也同樣遭到極端強降雨的洪災侵襲。其中極為繁忙、作為紐約地區三大空中門戶的「紐華克自由國際機場」,就被超過215mm的累積豪雨嚴重癱瘓,不僅淹水直接灌入了航站大樓,跑道、停機坪、裝卸貨的空儲基地,也全都被遭遇大水侵襲。

短時強降雨驚人 大水灌紐約

艾妲所帶來的短時強降雨雖然非常可觀,但真正讓美國東北陷入汪洋破壞的關鍵原因,其實是連續幾個星期的「風暴侵襲」——在艾妲強襲紐約之前,美國東岸已經連續兩周遭遇了熱帶風暴佛雷德(Fred)與亨利(Henri)的先後肆虐,雖然兩者的氣候強度都沒有艾妲危險,但累積的大量降水卻已經讓各地的河床、土石與城市排水系統吸水飽和,因此艾妲的瞬間強降雨,才會造成末日光景一般的「紐約大淹水」。

根據美國聯邦氣象署的災情資訊:在艾妲強襲東北的24小時內(周三清晨4點至周四清晨4點),紐約中央公園觀測站已知累積了183mm的單日雨量,這不僅是1927年設站以來最高,也是前一紀錄的2倍;紐華克機場則達到215mm,也是截至目前為止全區最嚴重的強降雨地區。

與此同時,截至9月2日晚間9點,紐約都會區的艾妲洪水災情「至少45死」——其中,在全國累積死者數最多的紐澤西州,已23人罹難;紐約市則已發現了至少13人被淹死;而其他像是賓州、馬里蘭州、康乃狄克州...等東岸北區,也都各自因為豪雨、洪水、或者溫帶氣旋連帶觸發的大量「龍捲風」而有人死去。

根據新澤西州長的說法,新澤西地區已知的23名死者中,大多數人都是一時閃避不及而遭洪水捲走淹死的汽車駕駛人;而在紐約市,雖然豪雨大水衝入了地鐵站,嚴重癱瘓了城市交通,但已知的多數死者都是死在「地下室公寓」,因瞬間灌入的大水而被淹死在自己家裡。

霍楚:救災是用救的,不是用秀的

目前,艾妲所帶來的狂風豪雨雖然已經慢慢趨緩,拜登總統急忙動員救災。但此一極端氣候的突襲浩劫,不僅加強了美國東岸選民本來就非常在意的「氣候變遷政治問題」。特別在前州長葛謨(Andrew Cuomo)兩周前因性醜聞風暴辭職下台的同時,突如其來的歷史性天災也嚴峻地考驗了紐約的政治生態。

在周三豪雨災情的最高風險階段,紐約市長白思豪 (Bill de Blasio)緊急頒布了緊急狀態,在後續的救災、搶修與地鐵緊急疏散的政策中,白思豪也都大出風頭站在指揮第一線。而8月24日才因葛謨辭職而臨危接手的新任州長霍楚(Kathy Hochul),則選擇了相對低調的配角路線,除了與白思豪聯手同台救災記者會外,他也特別強調「救災是用救的,不是用秀的」,以凸顯自己與葛謨好出風頭的差別。

在過去的葛謨時代,紐約州政府與紐約市政府之間,葛謨與白思豪時常會為了「誰是紐約扛壩子」的指揮權責,而彼此明爭暗鬥撕破臉。之中,像是幾次寒流的救災與應變指揮權,身為州長的葛謨就屢次「故意跳過通知市長」,而逕行對紐約市的緊急應變指揮下令。

正也因為兩人的瑜亮情節牽扯到的是東岸民主黨的山頭地位,因此葛謨與白思豪的關係才會惡劣多年。因此正當白思豪即將結束州長任期,紐約又即將在2022年迎來期中改選之際,有意讓政治生涯更上一層樓、並傳有意挑戰州長大位的白思豪,此時的救災表現?後續政策?以及與代理州長霍楚——同時也是紐約第一位女性州長——的互動合作,在極端氣候襲來的「明天過後」,或也將成為美國東岸政治的突襲隨堂測驗。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水淹紐約法拉盛 鍋爐家電泡湯 60件禮服水上飄
颶風艾妲襲紐約 重災區皇后區8死 含86歲華嫗殞命
紐約皇后區淹了 公寓地下室變游泳池 鄰絕望呼救卻救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