撫平喪親痛陪伴勝於安慰

報導洪秀瑛
高以翔的大哥(右)和二哥(戴口罩者)昨參加弟弟的頭七。(吳松翰攝)
高以翔的大哥(右)和二哥(戴口罩者)昨參加弟弟的頭七。(吳松翰攝)

中國時報【報導洪秀瑛】

35歲的高以翔驟逝,高爸高媽白髮人送黑髮人,令人不捨。大悲學苑靈性關懷小組督導、前台大醫院安寧病房護理長王浴3日受訪時表示,白髮送黑髮產生的劇烈撕扯是人世間的至痛,哀傷期更是漫無止盡。至於哀傷急性期,旁人可以做什麼?她表示:「同理感受,千萬不要一直安慰。」

王浴認為,講一些沒有用的話不如陪在身旁,「關心哀傷者吃了沒,不如陪她一起吃個飯、喝個湯比較實質,也可以聊聊往生的子女、回顧以往,有時候親朋好友會害怕談這些,擔心談完又會發現孩子不見了,白髮人會再大哭一場,其實這是正常的。」

王浴進一步指出,子女意外離世,父母肯定無法接受事實,會認為這是老天爺開的玩笑;一般在喪葬期間,很多親友會陪在身旁,真正哀傷的開始是周圍安慰、鼓勵的人慢慢變少,接下來必須獨自去面對孩子已經不在的事實。

長期耕耘醫療影視作品的資深製作人黃大軒表示,哀傷初期出現非病態的症狀是合理的,例如食不下嚥、全身沒力氣、感到人生沒意義,周圍的人可以陪伴並留意事主的身心狀況,提醒吃東西、喝東西,也可以告知對方有事情自己隨時都在,甚至注意手機是否維持開機,讓哀傷者有需要時能找到人、能有說話對象。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