擎天崗水牛群暴斃 刺網圍籬惹議

台北市 / 連珮貝 戴榮賢 宋佾璋 報導

陽明山擎天崗的草原野化水牛,從去年底開始、陸續有牛隻暴斃,短短兩個月死了39隻,有專家認為,和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建置不當刺網、圍困牛隻有關,陽管處則解釋、顧及遊客安全不得不建置圍籬,在遊客安全與牛隻的生存該如何兼顧,是否有更好的做法,來看今天的聚焦真相。

陽明山擎天崗,擁有一大片青青草地,過去常常可以看到好幾隻水牛,在這悠閒漫步吃草,與人共享這片天地,不過這樣的情景,恐怕將成為歷史,牛死照片,一隻又一隻水牛,有的大有的小,都相當瘦弱的倒在地上,被發現時已沒有生命跡象,從去年十一月到今年一月,暴斃的擎天崗水牛至少39頭,經過專家學者研判,水牛死因是營養不良。

就是這長達二點七公里的刺網,圈住了擎天崗的草原,也使得原本在這裡生存的水牛,生活空間受到侷限,就連覓食也受到影響,這也讓他們的健康出現狀況,教授說:「這種能夠用來做農牧的,他的草莖至少要高出地面十公分,到十五公分以上,牛嘴的這個空腔,有一個深度才能夠把草擷取起來。」

原來,擎天崗一眼望去綠油油,但草原上的草高度不夠,水牛看得到吃不到,也使得牛隻紛紛想逃離擎天崗,向外覓食,只是這刺網,不但阻礙了水牛去找食物,我們拿起紙張靠近刺網,紙一下就被刺破了,牛隻也被痛得不敢往外衝,甚至學者擔心,陽明山上還有其他生物,也可能會被刺網刺傷。

動物研究會執行長說:「比方說,我們如果看到一隻鷹,牠這樣俯衝下來,追逐獵物的時候,他可能可不可能就就撞到了這個刺,他就被這個非常尖銳的刺,他可能就容易掛在這裡,或者是如果今天是一隻山羊喔,一隻鹿他被獵物追,跑的時候他們可能一頭就撞上去,然後他就受傷了。」

關心僅存在擎天崗水牛的現況,我們跟著長年研究野化水牛的胡教授,循著GPS定位,找到了在擎天崗上,僅存的兩隻水牛依依和依母,胡教授說:「一月初在竹嵩山那邊繞,國家公園也擔心他們的狀況,趕緊剪開刺網讓牠們通行。」

陽管處已經在逐步拆除刺網,並協請台大獸醫,幫忙救治、補充營養,兩隻牛雖已增胖,但遠遠觀察還是能看到,牛隻身上,因為營養不足,禿了好幾塊都長不出毛,我們也來到擎天崗的牛棚,原本屋頂破的破圍牆垮的垮,在經過報導後,陽管處才趕緊加裝塑膠板,好讓水牛遮風避雨,另外還有四隻牛,因為糧食不夠,逃到山下平等里。

胡教授說:「到我們平等里這邊,就是吃剛剛路邊的這些芒草,就是大量的吃,然後幾乎都完全沒有辦法,之前這些每一根肋骨都會浮出來,其實就是很瘦,然後及身體狀況也不好,包括有的時候眼睛這邊,會有這個撞出血的刮痕,也有一些身體上面的開放性的傷口。」

胡教授心疼,逃下山的水牛,瘦到依稀能看見身上的肋骨浮出,然而當初會建置刺網,其實是2018年,一起婦人遭水牛撞傷身亡的事件引起,今年光是8月份,就發生了2起,擎天崗水牛撞擊遊客的事件,動物研究會陳玉敏說:「過去其實牠就是被帶上去,在夏天的時候留在那裡放牧,過去的農民,是冬天一定會把他帶下來,因為陽明山冬天很冷,甚至有機會下雪的,可是我們現在變成是他變野化了,冬天也沒人管理,牠就繼續留在那邊,我們的建議是說,移地安置,開始去尋找平地,有沒有哪些單位可以收容這些水牛。」

水牛這樣的物種,一天要吃15到20公斤的牧草,必須生活在草料豐盛的地方,不耐寒,氣溫驟降恐怕會引發肺炎死亡,夏天還必須要有水池讓牠們泡水消暑,過去我們往往都從人的角度思考,該如何安置,但牛應該生存在什麼樣的環境,恐怕該以牛的角度出發,才能真正保護牠們。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