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筆記】關於那些我為攝影買的小廢物(二)摩洛哥扛回來的復古磅秤

葉琳喬
鏡週刊Mirror Media
當時肯定是理智喪失,才會從摩洛哥扛一個8公斤重的磅秤回台灣!
當時肯定是理智喪失,才會從摩洛哥扛一個8公斤重的磅秤回台灣!

我買這些,一切都是為了工作!真的都是為了工作!自從踏入攝影「錢井深」這個坑,鏡頭、閃燈各項設備陸續買過一輪,為了方便營造美食情境照,家中那些「總有一天會用上」的鍋碗瓢盆、桌布、背景,早已堆成一座山,每當我把小山搬到拍攝現場時,總被同事恥笑:「哩勾黑白買?」哼!雞肋總有一天會派上用場!

出國看到喜歡的東(廢)西(物)猶豫是否要買,「這地方你不會再來了啦!」「過了這個村沒了那個店!」就像催眠指令一樣,教人默默掏出錢包,更何況像我這樣一個腦波弱者,絲毫沒有招架之力,只能雙手恭敬奉上鈔票,至今為何我會從摩洛哥搬回一個扎扎實實重達8公斤、可以當作殺人武器的鐵製磅秤,依舊是一個未解的謎。

賣水人穿著誇張紅色摩洛哥傳統服飾,帶我們穿越時空回到中古世紀。
賣水人穿著誇張紅色摩洛哥傳統服飾,帶我們穿越時空回到中古世紀。

市場是認識一個城市最快速的地方,常民的生活風格、飲食服飾、文化傳承生猛演出,我們跟著受訪者走逛摩洛哥卡薩布蘭卡的傳統市場,身穿紅色長袍、掛滿銅製水杯皮製水袋的賣水人就站在市場入口,像是對我們說,歡迎來到這個奇幻世界。

一攤逛過一攤,什麼都好新奇!台灣售價不菲的無花果在這裡價格跟味道一樣甜,毫不手軟買了一袋立刻品嘗;麵包店香氣陣陣,大夥等的可不只是新鮮麵包出爐,當地人用托盤送來自家揉好的麵團,請師傅幫忙代烤,層架上各家桌布百花齊放就是識別名牌。

濕潤空氣中瀰漫海鮮與肉腥味,整條牛開腔破肚赤紅紅高掛在攤前觸目驚心,魚販直接坐在石桌高台上大聲叫賣吆喝,有著跟台灣完全不一樣的風景,不過最吸引我目光的是水果攤子上的傳統磅秤。

摩洛哥不少魚販直接跪坐在攤位上面兜售商品,畫面相當有趣。
摩洛哥不少魚販直接跪坐在攤位上面兜售商品,畫面相當有趣。
從陳列方式到器皿容器,逛一趟市場就能迅速了解當地常民生活藝術。
從陳列方式到器皿容器,逛一趟市場就能迅速了解當地常民生活藝術。
魚販使用的復古磅秤深深吸引我的目光。
魚販使用的復古磅秤深深吸引我的目光。
看到水果攤上的磅秤,我隨口問句哪裡有賣?竟然開啟了尋找磅秤之旅。
看到水果攤上的磅秤,我隨口問句哪裡有賣?竟然開啟了尋找磅秤之旅。

看著水果攤老闆熟稔地用砝碼秤重計價,我隨口一說真是好看,哪裡有賣?誰知這下可不得了了,當地廚師立刻說這附近有專賣店,趁著她下午空班時間,帶著我們穿越整個市場,開始了這個尋找磅秤之旅。

市場裡來回穿梭問人,好不容易找到磅秤專賣店,誰知店主剛好休假出國,廚師又拉著我跳上計程車,驅車直奔專賣五金雜貨的小區,問了幾家店,全都只剩電子磅秤,絕望中終於問到一家五金行尚存唯一一個,磅秤主體外觀看起來就像是剛噴上孔雀藍與金色鐵樂士,金銅色托盤閃亮發光,看起來好「新穎」,離我預期想要的復古模樣相去甚遠,但是如此舟車勞頓,不想辜負廚師的熱情,且折合新台幣不到900元,當下決定還是買了吧!

我預期想要的磅秤是像這樣……
我預期想要的磅秤是像這樣……
找到的磅秤外觀像是剛噴上了鐵樂士般新穎,當下其實小小沮喪。
找到的磅秤外觀像是剛噴上了鐵樂士般新穎,當下其實小小沮喪。
少了砝碼的磅秤還是磅秤嗎?要買當然要買一整組。
少了砝碼的磅秤還是磅秤嗎?要買當然要買一整組。
近7公斤的磅秤再加上2公斤砝碼,搬行李時只想剁了自己的手。
近7公斤的磅秤再加上2公斤砝碼,搬行李時只想剁了自己的手。
拍攝前用鋼刷稍微刷掉刺眼的噴漆、再將托盤隨意亂摔製造使用痕跡。
拍攝前用鋼刷稍微刷掉刺眼的噴漆、再將托盤隨意亂摔製造使用痕跡。

什麼叫拿石頭砸自己的腳,大概就是像這樣吧!少了砝碼的磅秤還是磅秤嗎?要買當然要買一整組,全部夯不啷噹加起來近8公斤,原先的行李加上攝影裝備早已超過20多公斤,全都放入大行李箱中塞好塞滿,在每一個看到沒有電梯的樓梯瞬間,上上下下又下下上上,我只能幻想用這個磅秤拍出一些歐美情懷的照片來激發「肌力」扛回台灣。

過了一年事實證明,果真成了我架上另一個生積堆陳的裝(小)飾(廢)品(物),這次趁著拉拉山友人寄來水果,買了鋼刷稍微刷掉刺眼的噴漆,托盤隨意亂摔亂敲,再放上梨子與葡萄,拍攝一組照片以記錄我腦波弱的荒唐事。


更多鏡週刊報導
【攝影筆記】走進賽德克巴萊電影場景 合歡溪步道
【攝影筆記】十年後舊地重遊 我在吳哥窟見到不變的微笑
【攝影筆記】台灣最美水上城堡 台江國家公園遊客中心

你可能還想看